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小人物面对极端抉择的机会不会太多

小人物面对极端抉择的机会不会太多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走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尔自由!
 
我渴望着自由,
 
但也深知道——
 
人的躯体哪能由狗的洞子爬出!
 
我只能期待着,
 
那一天——
 
地下的烈火冲腾,
 
把这活棺材和我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和热血中得到永生。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它没有华丽的词藻和炫目的技法,却充满着一种真挚的豪气和愤怒,是我记得的不多的小学语文课,它让我从小就记住了一句话“人的躯体哪能由狗的洞子爬出!”(不知道现在的小学课本里,是否还保留着它?)
 
这首诗的作者是叶挺将军,他写出了囚禁在不自由状态下的人的共同心态。以至于多年来,一吟起它来,就想起电影和小说里看到过的所有不屈服者的形象。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将它的作者,记成了红岩烈士中另外的一个人,我记忆中的版本,也有一些字词上的出入。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让我记住了,人的身躯,怎么能从狗洞里爬出来?
 
小时候读书,少年情怀,常把自己代入到文章里,自问假如我是那个主人公,会是怎样怎样?那时我就问过自己,假如我是那一个在敞开的狗洞和紧锁的门前作选择的人,我会做什么样的选择?
 
人在不知道后果的情况下,往往会做出勇敢的选择。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大致讲的就是这个意思。当时我的选择,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坚决选择了在紧锁的门前,作一个堂堂正正站着的人。
 
当然,这种选择的前提,是不知道堂堂正正站着的代价与后果,便是死或者生不如死。枪毙,饿杀,竹签钉手,剜眼割鼻子拔指甲或凌迟诛十族,任何一款,足以吓尿绝大多数的人。而从狗洞里钻出去的,得到的是金钱、权位、锦衣、玉食、美姬、骏马。虽然身后名有点难听,但多数人会心向往之。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句诗应该是古已有之的吧?
 
这也许就是几千年历史书上,真正敢像人一样站着死的人总是能被人们记录下来,并加以颂扬的原因。这事太难了,物以稀为贵。很多人讲这事,与其是在教育人们要堂堂正正站着,还不如说是让人学聪明,像狗一样钻出洞,逃得远远的,然后像阿Q一样,自我原谅,“君子不居危墙之下”与“好汉不吃眼前亏”,都是这种人发明的。
 
正因为这样的“君子”与“好汉”太多了,几千年的封建历史,变成了一部沉默和黑暗甚至荒诞的历史,统治者像刀,民众像树枝。树枝只有屈服与被修剪,并歌颂刀的义务,没有言说和发挥智慧的权力。许多事情,不搞得后果严重完全无解的情况下,就不会有改变。就像是一部微电影上讲的,一位老师认为3×8=28,并且将那个一直坚持认为3×8=24的学生“毙掉”,那么班上所有的孩子,从此都只有回答3×8=28。至于他们心里怎么想,就只有看堕落的程度了。心里明白3×8=24,而天天嘴上念3×8=28,会变态的。
 
很多年之后,我再问自己小学时提出的那个问题,得出的答案,已变得非常犹豫和丑陋——至少我们不要为那份偷生,暗自得意,并自唱着“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颂歌,甚至嘲笑勇敢者的迂阔与不懂变通。
 
当然,作为连棋盘上的灰都算不上的小人物,我们面对这种极端抉择的机会,不会太多。反倒是为某个话题的褒贬或单位的琐事纷争或某个项目的选边站队,会做一些规模更小或无关生死的选择时,可不可以稍稍有点正义感和情怀?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