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寒夜乱聊

寒夜乱聊

我很喜欢一本书的书名,叫《寒夜客来》,总觉得天气下着雪,自己独居荒村之中围炉读书,突闻得外面柴门轻响,有老友乘舟冒雪而来,拎着酒和花生,然后翻身而起,拨炉添火煮雪烧茶,饮酒吃菜聊各种有趣的话题。"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这样的场景,早年或许有过,但后来就只存在于画和文字中了。大家都忙,或以为对方很忙,忙得连怀念,都有点奢侈了。我上微信,看朋友圈发朋友圈或者公号,有时就有《寒夜客来》的感觉。有时,哪怕朋友不在,坐在那里,看看他近日所思所想所喜所愁,也是一件值得安慰的事。
 
这也许也是我一直还在写公号或发朋友圈的原因。很多朋友已不这么做了,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一个“忙”字可以说完的。
 
然而,我决计还是继续写下去。
 
昨天看到一位读者给作者留言,大意是说:“你不要沮丧或者沉沦,因为你的态度影响我的生活态度。”这句话,让我心有所感。虽然我还不至于脸皮厚到觉得自己也可以有那样的能力,但总觉得,一个写字的,哪怕最后还剩下一个读者,你都是要负责的。我的号,关注的人不多,但大多都是这些年在网络世界积累下的老友,我不想让我变成你们不熟悉甚至憎恶的样子而取关成为陌路。所以,我不沮丧,哪怕不能写出令自己满意的东西,但至少不要去写不要脸的混账话。
 
我不是一个勇敢的人,勇敢的基因早已在很多代之前就灭绝了。我的祖先,如果在指鹿为马那个年代,肯定是站在屠刀一边,认同鹿是马的。只是赵高那厮行事还不够彻底,没有干脆将典籍上所有关于鹿的文字都变成马,所以才将自己整成了一个笑话。可能是当时的竹简改起来太费事吧,如果换成后来,出几本什么全书或按一下替换键,历史会是什么样子,就另说了。
 
我的文章,还是如我最初想的那样,是写“曾颖眼中的世界”,这当然是主观色彩很重的东西。价值判断和事实判断,肯定会有出入,我不敢保证我说的都是对的,而且对的标准也各说不一,但我将继续保持写自己的真实想法,就像我的日记,哪怕当时的想法有多么荒唐,但一定是真实的。
 
作为一种趋势,文字写作和印刷文明将注定会退出历史舞台。我作为一个并不太健康的血肉之躯,注定也将消失。回想这么些年,从写诗投稿开始,到写报刊文章挣稿费,到突然遇到互联网BBS,之后博客、微博、朋友圈、公号或抖音微视,我都看到并体验到各种传播方式带来的改变。在这一点上,我是进步论者,我觉得传播方式会带来思想的改变,即使其中有各种曲折,但总体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的。哪怕我和我的文字,最终已不在车上。
 
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权当是雪夜之中,和朋友们说两句夜话。学直播小妹的话说,就是跟咱家老铁们聊两句知心话。不是你想听,而是我想说。
 
最后,还是忍不住想说几句关于新闻的看法:
 
第一条:肖战道歉。我个人的观点,是从整个这个事件中,既看到攻守双方将举报与治裁手法用得如此娴熟,确实令人心惊。明明是想给偶像出气,但举报时却冒充未成年人家长,要求整理秩序。而反击方也不含糊,不来口水战,直接拿对方的金主爸爸们下手,抵制其代言的产品。惟一值得欣慰的是,令一众人等群情激昂的,是举报和封杀行为,由此可见,多数人的三观,还是很正的。
 
第二条:外国人永久居留权。这事闹得很激烈,根源倒不是多少人对外国人突然感起兴趣来了,而是觉得作为一个好客的大国,好客还是应该有度,就像一个好客的家庭,如果将来客的孩子与自家的孩子区别得过甚,必然会引起自家孩子的不满甚至愤懑。小时候家里来过客的,想必都知道这个理。
 
第三条:初中生没手机上网课吞药。这件事情对当地的扶贫形象影响肯定很大,但想想,即使是正常人家,如果有三个青春期的娃娃,也会是非不断。没手机上课这确实算个事,但那些又有电脑又有平板又有手机甚至有汽车住大房子住贵族学校的孩子跳楼,又是怎么一回事?青春期的孩子,极端个案不必做过分深入的解读。希望那孩子和她的家在社会的关注下,会好起来。
 
以上纯属个人观点,寒夜乱聊,欢迎留言交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