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16年04月
2016年04月29日 15:42

靠“删”和“禁”救得了“越来越猥琐”的汉语?

靠“删”和“禁”救得了“越来越猥琐”的汉语?

今天早晨,一条标题为《今天的汉语越来越猥琐》在微信上流传,并引起众人群情激昂的转发和评论。在评论中,有认对文中所指当下青年人和网络语言粗鄙下流,有辱斯文心态,希望有关部门“管一管”;有人则认为,语言是一种社会心态的真实反映,是社会形态浮在海面上的冰山一角,在社会大环境没有改变的前提下,片面强调语言的粗鄙,是一种缘木求鱼的行为;另有论者则认为,对流行语的过分在意,是无事找事。而将此上纲上线...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7日 07:54

对佛山童工死亡最应该关注的是什么?

对佛山童工死亡最应该关注的是什么?

14岁的佛山“童工”王攀已去世半个月了,招聘使用王攀的至雅公司日前已向家属支付赔偿款15万元,佛山市南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根据国务院发布的《禁止使用童工规定》第六条,对企业处以罚款1万元。该局在发布会上称:“未有证据显示该公司存在超时加班问题”。
对此,舆论的反映一片哗然。有媒体质问“15万元赔偿能否换来一条年轻生命?” ,有评论感叹:“罚款一万元,是处罚还是挠痒痒?”还有论者质问:“...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5日 15:55

你没有外表装得那么幸福

你没有外表装得那么幸福
  一群十多年未见的儿时伙伴因为一次偶然的由头而相聚。像所有类似聚会一样,大家都衣着光鲜满面春风地来赴会,半真半假地喝酒吃饭,半荤半素地聊天,彼此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大家聊得最多的无非两个话题:一个是当下的事业发展及家庭状况;二个则是当年谁喜欢过谁谁是谁的梦中情人。聊前者的目的,无非是忙中偷闲为自己这次聚会找点剩余价值,看看是否能将旧友变成新资源;而后者,则多半是中年人聚会特有的一个节目,...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3日 10:45

与阅读有关的凄美故事:母亲与油灯

与阅读有关的凄美故事:母亲与油灯   作者注:今天是世界阅读日,猛然想起多年前听到的一个朋友讲的他关于阅读的故事。那凄美的母爱故事,至今令人唏唏嘘:   我的家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小山村偏远得连电都不肯光顾。村子的主要照明工具是煤油灯和松明。近些年,有些家境稍好的后生仔也用过电筒,但被大多数村民认为是败家的奢侈行为而终究没有推广开。 我是村里自光绪年间到现在唯一一个大学生。这与我母亲有不可分的关系。其实,村里的后生仔比我精灵...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1日 08:54

获普利策新闻奖的怎么老是负面新闻?

一条题为《你吃的每一条鱼可能都沾着别人的血和泪》的微信公号文章在朋友圈中刷屏了,帖子介绍的是最新揭晓的第100届普利策新闻奖“公共服务奖”获奖作品,这一组由美联社记者采访的包括7篇长篇调查和两则视频的报道,讲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真实故事:在孤悬在大洋上一个叫班吉纳(Benjina)的印尼渔村,有2000多名被囚禁、被虐待奴役了几年乃至几十年的非法移民,他们喝着肮脏的水吃着不足以果腹的食物,拿着极低的工资,稍有不顺从...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0日 14:56

书非偷而不能读也——关于阅读的记忆

书非偷而不能读也——关于阅读的记忆

  在我短暂而漫长的青春岁月里,出现得最多的一个主题词,便是偷书。按照前辈孔乙己先生的说法,窃书,读书人的事,不算偷。故而我也择雅而从之,仿他的说法,窃一回。
  我不知道孔乙己的书,究竟有多少变成铜钱换了黄酒,多少用来打发寂寥漫长的日夜;但我知道,我所努力想要窃的书,没一本是打算拿去换麻糖和花生吃,而是为了自己的眼睛和心灵的需求去窃,如果单纯是为了要换糖,我完全可以像小伙伴那们,向我...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8日 14:47

不发朋友圈的人还值得交往吗?

不发朋友圈的人还值得交往吗?


        一段时间以来,朋友圈门前闹出诸多是非,先有某刊物打出“远离朋友圈”,后有所谓北大博士“逃离朋友圈,拯救智商”之类的说词。其理由无非是朋友圈中充满了各种“伪科学”、“心灵鸡汤”和“标题党”,是无效信息。这种逻辑,跟“小孩身上有污垢,必须扔掉”一样,既看不到智商,也看不到趣味。         朋友圈确实存在上述瑕疵,但它有的,仅仅是这些吗?作为一种新社交方式,它为我们带来的知识和乐趣...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5日 16:28

江湖小人物:烂尾楼里杀出来的名记者

江湖小人物:烂尾楼里杀出来的名记者


  在“春天花园”的历史上,曾有几次大风波,险些让大家住不下去。一次是收荒匠们联合起来,想争夺二当家手里的钥匙;一次是幺儿帮几个大幺儿把一个小幺儿醉死了,引来警方的调查;还有一次,就是出了个卧底记者小蚊子。而其中,又以小蚊子带来的影响和破坏力最大,他险些让几年后那场定向爆破提前来临。

  就像许多介于黑白之间的灰事情那样,“春天花园”及其住客的存在,都是可以做而不可以说的。这也就是二当家一直...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7日 08:24

生11个娃娃的极端个案是怎么来的?

生11个娃娃的极端个案是怎么来的?

    四川省遂宁市蓬南镇三台村村民何洪,1995年在上海打工时带回一个安徽女人,至2012年7月当地政府给何洪妻子安环节育前,两人已生养了11个孩子,被当地人称为“超生游击队”。“存钱不如存人”是何洪坚持近20年的想法,“只要这群孩子中,出一个能人,那么,这个家就好过了”。如今,他开始觉得这是“一种错误”。     中国青年报对何洪及其家庭二十年来生活的细致报道,引起了许多人的震惊和感叹。何洪夫妻在极端艰...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4日 08:02

骑摩托和电动自行车的都不是人民?

骑摩托和电动自行车的都不是人民?

  
  深圳市近日集中整治“禁摩限电”,对所谓超标电动车进行查处。截止3月31日公布的信息显示已经查扣电动车17975辆、拘留874人,采集非法拉客人员771人次。澎湃新闻从当地4家主要的物流快递企业了解到,此轮“禁摩限电”至少已造成约1200辆快递三轮车被查扣,约50名快递员被拘留。《新京报》则报道说,某快递公司已有上千快递员辞职,包裏配送遭致延误。
  这一事件直接导致“限摩、禁摩”这一老生常谈但一直没有定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