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17年八月
2017年08月30日 17:18

自由在很多时候长得像是孤独

自由在很多时候长得像是孤独


 

    这几天,我脑海里一直游荡着一条鲸鱼。那是几天前从广播里听来的一段凄美故事的主角,它是一只能发出50赫兹音频的巨鲸,因为声音太过于独特(通常鲸们的联络声频只有它的几分之一),而无法找到同伴,已经在茫茫大海上独自游曳了三十多年,孤独地唱着没有人应答的歌,慢慢地老去,直至某一天再也游不动也唱不出,就会沉入到黑暗的海底,它庞然的身躯与长达几十年的游动与歌唱,像大海中任意一个消失的浪花和泡沫,仿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何尝不是这样一条孤独的鲸鱼。茫茫人海,何尝不是一大片永远游不到尽头且深不见底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9日 16:34

把七夕当情人节,你知道错得有多凶?

把七夕当情人节,你知道错得有多凶?
 
“七夕”来自于牛郎织女的传说,这个由穷文人编来安慰穷小子的故事被一代又一代地传颂着,成为中国的“情人节”,商家们在炒遍了洋节之后,已开始重视这个节日了,因为这个节日中,鹊桥、聚会、爱等符号都很容易使消费主力群体的人们认同。
 
和所有文化概念一样,“七夕”这一概念也是由许多可以具象化的物质符号构成的,七夕传说中,喜鹊搭成的桥;老牛皮制成的飞行衣;牛郎挑着儿女的箩筐;织女的金梭,这些东西都没有超过产生这个神话的生活土壤,它们在凡俗生活中都是有原型和出处的。
 
“七夕”除了......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5日 17:30

辛酸故事 | 神龛上的奥特曼

辛酸故事 | 神龛上的奥特曼
前段时间,我到乡下走亲戚,在这家古旧的农家小院里,我们喝着主人汪老伯自酿的米酒,吃着他老伴推的石磨豆花,看着小院里奔走的小鸡小狗和石缸里的锦鲤,闻着树上晃晃悠悠飘来的桂花香气,体会唐诗宋词中才有的古雅意韵。
 
汪老伯是个颇有古风的人,虽然一生务农,但说起诸子百家古文观止之类,也头头是道,让我想起“晴耕雨读”这个中国传统文化人最心向往之的生存理想来。
 
像很多老人的家一样,汪老伯的堂屋里,也保留着一个神龛,上面写着“天地君亲师”几个大字,龛前的小香炉里,袅袅燃着三炷梵香,散发着幽蓝芬芳的烟气。
&n......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8日 18:10

你受够了的苟且,是我口水嘀哒的远方

你受够了的苟且,是我口水嘀哒的远方
    在汉源九襄一片灿烂的桃花林里,我遇到一个抱着一摞书匆匆赶路的女孩子,向她问路,并攀谈了起来。那个时候,微风轻摇,远处的竹林和近处的桃花相互唱和般轻摇的节春天,与我的心律同频,阳光温暖明亮适度,空气中有蜜蜂和花叶追逐的嬉闹之声,其情其景美得让人忍不住脱口赞叹:“这里太美了,好像仙境!真想就在这里,不走了!”
 
    热心帮我带路的女孩笑着说:“那你就留在这吧!我把我家的小院租给你,反正我父母和哥嫂都到成都去了,我也正打算去!”
 
    之后,我们俩便像身在两个不同鱼缸里的鱼,开始羡......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6日 18:14

那一场以诗歌为名的青春流浪

那一场以诗歌为名的青春流浪


 

 
    在我年轻的时候,诗歌和诗人,都是受尊敬的词语,我的同龄人里,谁的枕边没有一本抄写着各种感动句子的笔记本?同学之间的新年祝福和离别赠言,大多也是以分行文字来表现。校园里,各种名字奇异的诗社,此起彼伏的讲座和朗诵会,让人仿佛置身于缪斯的花园。那时,一个著名诗人,犹如时下的偶像派歌星一样被追捧着。而能小小写几句歪诗的同龄人,也可以获得人们的尊敬和羡慕,甚至受到那些一向不太容易以青眼视人的品质女孩的关注。
 
    那样的氛围,促发每个人梦想成为诗人。这梦想实现起来并不难,只须每天抱一本诗集在校园的湖边坐着,或低......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7日 17:04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游戏是最简单的沟通语言,二十分钟之后,在陌生人面前腼腆的小姑娘们,突然就“飞”了起来。





终于轮到露一把老脸了,与90后们合个影。
 
晚上,按原计划,来一场电影晚会。来点零售食,边吃看,第一晚上,《冰雪奇缘》。对于很多孩子来说,这还是新片。





然而,电影设备很任性,才不理会孩子们的热情,说不工作就不工作。结果,为了不让孩子们失望,曾叔叔我临时救场,现编现演一个独角小品《卖假药》,居然还得了个满堂彩,还骗了他们二十元钱。当然,事后还给他们了,但让他们明白,现在......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6日 20:58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图文连载一)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图文连载一)

2017年8月2号,我们众之金服志愿者又一次来到贵州省毕节市赫章县安乐溪乡,这是个需要坐飞机坐高速大巴坐乡村公路小巴走很久才能到达的偏远乡,在这里,我们与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校区“织锦留纹”志愿团队联合举行的乡村儿童暑期夏令营活动就要拉开帷幕。这一项旨在关心和帮助乡村留守儿童,同时也是锻炼在校大学生公益意识和社会实践能力的暑期活动,今年已是第三届的,得到了赫章当地政府部门和学生的支持、欢迎和好评。作为一直以“点亮希望”为理念的“众之金服”集团,义不容辞地为此次活动提供了全额赞助。27位来自山东威海和四川成都的年轻人,与孩子们一起,度过了一个很燃的暑期夏令营。

话不多说,上片片:<......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1日 15:58

人生第一次受骗

人生第一次受骗


 

    据说人们对童年的清晰记忆,至多保留在5岁之后。5岁之前的记忆,则是浑沌一片,全靠父母和长辈们偶尔的打趣聊天,或我们生儿育女之后,从蹒跚的孩子们身上去重新补上那段空白。老天爷让我们当父母,大至也是这个道理。
 
    我6岁以前的记忆,几乎就是一团浆糊,虽然母亲和姨妈们多年来重复循环讲过的童年趣事中,我是那么聪明伶俐讨人怜爱,什么出生三天洗澡时就能抓住盆沿把盆子带起,三岁就能唱整段的李铁梅,我都完全没有印象。唯有一点记忆的,是4岁那年我弟弟出生时,大人们把我带到保健站四合小院里,我看到一个红红的小家伙睡在妈妈的旁边,本应是我的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