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17年九月
2017年09月29日 15:47

很悲伤,那个知己不知道名字

在每个人的生命中,总会有这样的奇妙感觉——在某时某地,会碰到一个从未谋过面的人,但你会对他的言行和举止感到熟悉和亲切,甚至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你们会因那样一段邂逅,而深刻铭记其中的某些细节。尽管此后大家依然还是陌生人,依然不知道对方姓什么叫什么?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但那一刻的短暂记忆,也许会像一段古老歌曲中的悠远音符,温暖你的一生。
 
在我的生命中,曾经有过几段这样的记忆,这些记忆,在发生之初并没有太多的注意,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它已随着光阴之河悄然沉到很深很远的岁月深处,而它泛起的浪花,却在某个独处的深夜,悄然涌上心来。
 
这些......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7日 16:05

被耻笑逼出来的人生角度

邵兵移民到加拿大之前和我有一次彻夜长谈。这位我早年在一家地级市广播电视局工作时的同事,拥有资产在八到九位数之间,是我认识的不多的一个称得上富翁的人。
 
那晚照例是他喝酒我喝茶。我们在一起,喝什么都能进入到一种近乎于饮酒过量之后的坦诚状态,包括资产和给情人买房子之类的私密话,他也从不忌讳。
 
这天夜里,他喝了很多酒,也说了很多话,其中最让我记得住的,是他主动披露的发家密笈——这是我们大伙一直想知道而他一直缄口不提的。
 
他说:你还记得我们一起打台球吗?往往有许多种线路选择时,球不容易进。而所有可能性被堵......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6日 13:55

爱不是苹果,可以比大小

爱不是苹果,可以比大小
在2010年左右,小美猪突然对在墙上涂鸦感起兴趣来。准确地说,是她对在墙上写表达心情的文字感起兴趣来,那些出自于一个6岁小朋友笔下的夹杂着拼音字母错别字以及简单图形构成的小小标语,表达着的,却是她的小小心情,这是她的小小微博,虽然读者只有两三个人,但她却乐此不疲,更新频率很快。
 
这些小标语,表达的是一些小小的喜怒哀乐。早在她还不会写字时,家里墙上便时不时会窜出一串飞翔的掌印,笑着或哭着的太阳以及开心或不开心的小猫,这些都是记录她心情的小小符号,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以这样的方式诉说,而我们也从来没有试图打断她,哪怕是最初刚搬进新家时面对新刷的白墙惨遭小......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0日 16:35

那时候,做梦都在偷书

那时候,做梦都在偷书


    在我短暂而漫长的青春岁月里,出现得最多的一个主题词,便是偷书。按照前辈孔乙己先生的说法,窃书,读书人的事,不算偷。故而我也择雅而从之,仿他的说法,窃一回。

    我不知道孔乙己的书,究竟有多少变成铜钱换了黄酒,多少用来打发寂寥漫长的日夜;但我知道,我所努力想要窃的书,没一本是打算拿去换麻糖和花生吃,而是为了自己的眼睛和心灵的需求去窃,如果单纯是为了要换糖,我完全可以像小伙伴那们,向我家背后的铁工厂废料场下手,只需要从墙下的水沟洞里钻进去,捡两块称手的铁扔出墙,几块麻糖和花生便到手了,无须像书那样,经费尽周......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8日 15:56

来你生命中的人,必是有缘由的

来你生命中的人,必是有缘由的


 

    美国作家米奇·阿尔博姆的小说《你在天堂里遇见的五个人》,讲述的是主人公爱迪在人生旅途的最后一站遇到了五个人,这些人,并不是他的亲朋好友,有的他甚至根本不认识。但这些人的命运,却与他有着很深的交集,比如,有他少年时代横穿马路导致车祸被撞死的开车人,有他在战争中烧掉的房子中丧生的无辜者。这些彼此并不认识的人,却决定性地影响着彼此的命运,他们之间的关系,显然已不是简单飘过的路人甲乙丙,他们是彼此生命的搬道工,在不经意间,已决定了彼此的生命走向和轨迹。
 
    这让我想起多年以前,我在一家电视台打工时的场景,某天,电视台要......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5日 13:56

苏享茂死于自己的思维BUG

苏享茂死于自己的思维BUG




    苏享茂,一位有才华的程序员,被毒妻敲诈,走投无路,选择跳楼自杀。这种悲剧,算不得多么独特的新闻,回看古今,这样的事情,换个主题词,随处可见。无怪乎有老话说:选伴侣就是选命运。决不仅仅是女怕嫁错郎,男人找错了女人,不死也要脱层皮。正因为如此,有必要好好聊聊此事。还有很多毒妻和渣男在婚恋市场上混,并且如恶狼一般随时准备出来伤人情感和性命,因此,牢记这场悲剧的教训,是非常有必要的。虽然,这对于死者来说,已没有什么价值了,但对于活着的且随时有可能踏入陷井的小羊羔们,却有意义。

    在这个事件中,毒妻......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3日 16:06

江湖小人物 | 卧底记者小蚊子

在“春天花园”的历史上,曾有几次大风波,险些让大家住不下去。一次是收荒匠们联合起来,想争夺二当家手里的钥匙;一次是幺儿帮几个大幺儿把一个小幺儿醉死了,引来警方的调查;还有一次,就是出了个卧底记者小蚊子。而其中,又以小蚊子带来的影响和破坏力最大,他险些让几年后那场定向爆破提前来临。
 
就像许多介于黑白之间的灰事情那样,“春天花园”及其住客的存在,都是可以做而不可以说的。这也就是二当家一直坚持让大家不要声张的原因。虽然掌握着工地大门的钥匙,但他从不让那道临街的大门敞开,而是让大家从背街的墙洞里进出,而且,在他心目中最恶恨和必须制止的坏事情,第一莫......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1日 20:27

到雅安天全切山村小学陪孩子们玩(组图)

到雅安天全切山村小学陪孩子们玩(组图)
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按照原计划,众之金服志愿者将去雅安天全县切山村小学做精神午餐公益活动,这是几天来的第二次,开学之初嘛,活动有点密集。“精神午餐”是由四川省新闻办、四川省网信办直属政务新媒体“四川发布”倡议发起的公益项目,众之金服集团作为联合发起单位之一,当然义不容辞地应该支持和捧场。
 
起了个大早,小伙伴们很兴奋,今天上一线的,除了老曾之外,基本是新的志愿者,所以大家没有看到另外几个熟悉的可爱面孔,而增添了几个美丽的新面孔,这些都是众之金服志愿者团队的新鲜血液,都是热心而善良的可爱孩子。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4日 15:57

青春的别名叫混蛋

青春的别名叫混蛋
    姜文说:最滑稽的场面,莫过于一个混蛋教育自己的儿子不要去当混蛋。我觉得这就像是在讲我和我的父亲。我的成长历程,就是一个混蛋教儿子不要当混蛋的过程,而他用的方法,却是极其混蛋的。

    我的父亲,是个如假包换的混蛋。几十年来,他独领风骚地占据了大多数邻居和亲戚的诅咒。他的劣迹,可以追溯到刚学会走路时,将一堆炭灰干干净净地铲到他爸爸也就是我爷爷刚刚挑了4担水好不容易才灌满的水缸里。他的行状大致还有:把他外婆泡了几十天一直舍不得吃的咸蛋全砸到马桶里;把他三姑心爱的镜子放到她将要坐的板凳上;骂过他的幺伯上厕所时,他往旱厕里扔炮仗;把圆珠笔里的油墨涂......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