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17年十月
2017年10月30日 16:25

隐身于市的画者——画家周明广印象

隐身于市的画者——画家周明广印象
圣修堂茶馆是四川省什邡市这个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小城仅存不多的还有些古意的地方。这里至今保留着许多需要穿越才能见到的旧时光。老旧的教堂、氤氲的老灶,泛着岁月油光的竹椅,残破的明瓦,各色浸泡在回忆中的茶客。这些物和人,构成了一个个看似平淡却回味悠长的故事。在这些故事里,就有画家周明广与他那些“只有在圣修堂茶馆里才能画出来的画”的故事。
周明广,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生于什邡外西街一户铁匠家里,自幼因家贫,高小未毕业便开始跟着父亲打铁和贩卖铁器,饱受世间种种艰辛与磨难。在困苦谋生之余,他无师自通开始用粉笔和树枝在地上画山石草树、花鸟虫鱼和戏剧人物,从中体会到在无望的......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5日 15:05

上世纪80年代未婚先孕是怎样的恐怖经验?

上世纪80年代未婚先孕是怎样的恐怖经验?



    17岁那年,我爱上了一个男孩,在偷偷交往了差不多一年之后,我们战战兢兢地体验了爱的感觉。应该承认,最初的感受并不是愉悦的,但也并不像大人们所说的那么不堪和恐怖,那完全是一场情之所至的自然结果,花,到了季节自然会开;苹果熟了,自然会从树上落下来,就那么简单,这与别人并没有太大关系。

    但当时的社会空气显然并不是这样,一种公共情绪认定那件事是丑恶而肮脏甚至邪恶的。人们在说起它时,总是一脸标准化的义愤填膺和尖酸刻薄,仿佛别人处置自己身体和情感这件事,伤及了他家祖坟一般。我不敢保证这些都是他们发自内心的真实想法......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3日 15:42

所谓成功,无非就是能爽朗地讲出曾经的苦难

所谓成功,无非就是能爽朗地讲出曾经的苦难


    近段时间,突然喜欢起成功人士们的传记和演讲来。倒不是因为年近知天命的年纪还梦想着借别人的成功经验来一次亡羊补牢的逆袭,而是觉得这些成功人士们之所以能干出比别人更不一样的成就,必然是有一些完全区别于常人的人生经历,这些经历,就是精彩的人生故事。

    在这些故事中,我看到球王贝利的名字原本来自于别人对他的鄙视和嘲笑;看到王石曾经贩卖饲料为了搞车皮而背着三条香烟去“行贿”遭拒的尴尬场景;看到马化腾倾尽所有研发的基于传呼平台的信息服务系统成为一个笑话;看到马云与24个人一起应聘肯德基,与6个人一起考警校,与1个人一起......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6日 11:46

【组图】老成都风情漫画

【组图】老成都风情漫画

这是我从去年开始学习漫画的一些习作,画的都是心中向往并觉得美好的老成都风情。因为初学,难免手拙,署个8岁的名,以免挨打。

























(附文纯为了凑够三百字的发表标准,大家可以飘过)
 
“天下茶馆数四川,四川茶馆数成都”这句广为流传的话,既表达了成都茶馆的地位,也表达了成都人和成都文化与茶馆之间不可隔断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茶馆的成都是什么样子?别的不敢说,至少成都的雅致、闲适......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9日 15:37

用最损的招对付父母口中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用最损的招对付父母口中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我曾是个嫉妒心非常强烈的人。据父母和亲戚们转述,我在四岁的时候,就因为邻居几个孩子在家里荡秋千不让我加入,而砸破了人家的玻璃窗户。具体怎么个砸法,有说是用瓦块,有说是用拳头,还有人说是小宇宙爆发,一脑袋撞过去的。这个至今我都怀疑的故事,却将我死死定位成了性情暴烈和嫉妒心超强的人,大家在脑中为我打下一个基本属性的烙印,就像醋是酸的酱油是咸的一般的牢不可破。
 
当然,人们对我这个固定印象,并不简单来自那件至今我都不一定敢干的勇猛行为,而是来自于成长岁月中的大大小小种种真实表现——我,曾经为了心中的某一种不平衡,干下了许许多多令人发指的事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