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17年十二月
2017年12月29日 14:11

我们终将四处飘散,宛如逝樱

我们终将四处飘散,宛如逝樱
在女儿带回的漫画书的一角,我看到一句诗:“汝等终将四处飘散,宛如逝樱。”这句诗仿佛有电一般,让我有一种久违的战栗感。瞬间,眼前一棵鲜艳的樱花树,上面每一朵花每一片叶,都开成一个友人,一段往事。风乍起时,满眼缤纷。
 
花影中我看见6岁时的洪贵与我,用一条橡皮绳套着彼此,他当马,我当驾车人,穿行在人们的裤腰之间,一直跑着,一直跑着,总以为烦恼和忧愁,永远都追不上我们。或许根本不知道,世间还有这等恐怖的怪兽,像不知道森林中有豺狼的小兔子一般,无忧无虑地跑着,跑着……
 
我看见13岁时的阿勇“押”着我从街......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3日 14:54

改开四十年,过不过圣诞又成了问题

第一次接触圣诞是1979年,此前,只在战争电影中看过美国人向朝鲜发动什么“圣诞节攻势”,直至这年,已开始改革开放,一些新概念和新物质都忽明忽暗地进入国内。那一年我10岁,正读初一,正处于想追星而没有星追的年纪。
 
一位姓陈的同学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台单声道盒式录音机,并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们,今天是外国的生蛋节,搞一盘邓丽君的磁带,今晚好好庆贺一番。那表情,仿佛是拿了一样不小心就会把天搞个窟窿的震撼玩意儿。
 
盒式录音机乃稀罕之物,邓丽君的歌更是。而“生蛋节”更是闻所未闻。三奇相加,自然让我们这群想“哈”点什么的小青年兴......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18日 17:17

每一棵小草都有你不知道的传奇

每一棵小草都有你不知道的传奇
 
    年轻时,我说话比较尖酸刻薄,总以为用一句妙语挖苦别人让其脸红语塞是一种本事,殊不知,这是一种令人讨厌的习惯,我那时人缘关系不好,且遭遇过的许多不顺利,大多与此有关。而更大的悲剧是,我对此却惘然不知。
 
    比如有一年暑假,发小小峰带着刚刚确立关系的女朋友来和我们聚会。那女孩子头发黄黄,皮肤黝黑,不怎么会打扮,衣服不十分合身,花色也不好看,一句话归纳,有点“土”。
 
    小伙伴们用眼神传递着内容丰富的评论。因为小峰是个帅气的小伙,而且喜爱艺术,大家心目中为他预设的女朋友......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04日 15:13

低端人间之:治愈系钵钵鸡

低端人间之:治愈系钵钵鸡

 
    我人生最焦虑的一个时段,恐怕就是在那家城市晚报当记者的时候。虽然当时的收入,比我在山沟里的电厂当工人或在县电视台做编辑时高很多,而且工作的地方也是自己曾经最向往的省城最热闹繁华地带,但我并不快乐,“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当我进入到这座曾经的向往之城时,内心充满了焦虑。这些焦虑,既有来自报社对付民工式的考评制度,也有来自周边一日一新的房价与我蜗牛般爬行的工资的纠结,还有就是每天经历的所谓新闻中总能大剂量遇到的要把黑说成白把圆说成方的憋屈。最重要的是,妻还在一百多里之外的老家当织女,那时手机还属于我消费不起的奢侈品,故而,大多数时候......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02日 18:55

那个对我有再造之恩的人走了

那个对我有再造之恩的人走了

    在广西支教行程结束返程的飞机起飞前,我接到高中时代的班主任李洪高老师去世的消息。他是昨晚突发疾病走的,群里的同学们都觉得突然。但也许病痛和失去师母的孤单,已折磨了他很久,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和李老师认识,是33年前的事情。那一年,我被一场渣到底的中考送到了新由一所乡村中学转为职高的什邡职一中。那时,我惟一能看到的未来,是好好学手艺,去当一个修收音机的师傅。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到电子装配厂的流水线上去谋一个工位。人生,对于我来说,既遥远,又渺茫。我几乎是带着混三年的心理,踏进那所远在郊外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