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18年一月
2018年01月22日 15:26

伤感的盛装

伤感的盛装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在八月的阳光下穿着冬衣向我微笑的女孩。
 
    我所在的众之金服公益志愿者团队与哈工大威海校区志愿者团队联合,在贵州省毕节市举行了一次针对留守儿童的暑期夏令营活动。毕节是劳务输出大市,前几年因为几个涉及留守儿童的典型事件而名闻天下。当地各级政府机构,对这个“名”当然是无限尴尬,于是针对留守儿童做了大量工作,支持各界对当地留守儿童的关爱与帮扶行动,便是其中之一。我们的夏令营,顺理成章地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大力支持。
 
    活动地址选在赫章县安乐......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7日 15:53

上世纪80年代组乐队的糗事

上世纪80年代组乐队的糗事
 
    人的一生,最不易回答的问题,居然是:“你究竟想要什么?”有的人穷其一生,也没有找到答案;而有的人貌似找到了,但历经千难万险并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个结果时,却发现那一切全是错的。这段话,似乎就是我一段青春岁月的真实写照。
 
    1988年,我18岁,职业高中毕业后,在一家山区企业上班。这家企业是在原“三线”工厂搬迁的旧址上重建的,生产区是全新的设备,生活区却是古旧的现成设施,员工也多以外地的老工人为骨干,带着我们一帮半大的孩子,整个厂区,充满了只有青年人聚居的地方才有的热闹、好动、喧嚣和狂躁......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5日 15:30

江湖小人物:挖耳匠和他的疯妈妈

江湖小人物:挖耳匠和他的疯妈妈


    黄挖耳是掏耳朵的匠人,其工作不需日晒雨淋,也不用付大力气累得黑汗长流,属于“春天花园”的白领,平时进进出出,多少有点让人只看得见鼻孔的感觉。居民们对他颇有微词,经常在他背后戳着他皮影一样跳跃着远去的背影说:“拽什么?有本事就别在这里跟咱们挤!”

    这句话是“春天花园”颇为恶毒的一句咒语,大有点像公共汽车司机斥责拥挤的乘客说的那句“有本事打的去!”往往此言一出,令后者憋气绝望到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黄挖耳就有这样的感觉。依他每掏一个耳朵五元,帮人提提背拍拍腿十元的收入,是绝对有能力享受一套......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0日 18:04

我这辈子做的第一道菜

我这辈子做的第一道菜


    我这辈子做的第一道菜,是烧土豆。那是小学三年级的事情,那一年我8岁,相比于5岁就开始做饭的妈妈,幸福了三年。

    我们同龄的孩子,都有一个标配,就是脖子上用细绳挂着的一把钥匙,那是为了方便回家做饭的。相比而言,孩子们的学校,比家长工作单位离家更近,所以,通常是第三节课课间十分钟,便是孩子们做饭的冲刺时间,下课铃一响,大家如赶急了的小鸡,四散奔突冲回自己家,把蜂窝煤炉揭开,淘上米加上水盖上盖,蜂窝煤火力不猛,可以保证在一堂课的时间里把饭不焦不糊滚热喷香地煮出来,当然,这不包括那些因匆忙而忘记加水最终把锅和米煮糊的马大哈。每......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05日 15:12

关于红苕的离奇故事

关于红苕的离奇故事

    红苕是大航海时代从南美经吕宋传到中国来的,与土豆玉米一道,大幅度改变了中国人的主食结构,使中国人口突破粮食瓶颈,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

    红苕易于种植,产量大,好保存且味道甜美,可以生吃可以蒸可以煮可以晒成干也可以用火烤,还可以用油炸酥再加糖炒制成苕丝糖。在每个中国人的记忆里,或多或少都保留着一段炉火与红苕交织的亲情故事,那种“偷,不如偷不着”的香气,是可以穿透屋宇,穿透空气甚至穿透岁月的。我的妻子,就常常怀念那带着焦糊的丝丝甜味而央求我给她烤,而我还真在15楼电梯公寓的厨房里,用天燃气灶加平底锅,烤出了老灶膛木炭灰里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