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18年七月
2018年07月31日 16:24

《大嘴村》连载六

6、撞见皮匠的秘密

为了判定那条裂缝是真实存在而非我眼睛看花了,第二天大清早我又一次上了北峰。为了看得更仔细,我特意在北峰上坐到了正午。在正午耀眼的阳光下,我看到昨天看到的那条裂缝比我想象的还大还可怕。它刚好生在大嘴村与北峰的交接点上,一旦断裂,大嘴村便失去惟一的依托和支持,后果便是全村葬身于万丈深渊之下。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我感到恐怖和震颤的。我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向村长报告这一惊人的坏消息,即使他不喜欢,也一定要报告!

我被自己的勇气鼓动着,一鼓作气往山下赶。我要趁着这股气一路冲到村长面前告诉他山上出裂缝了大嘴村要完了!

我知道自己这勇气鼓起得非常不容易,因此......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30日 21:25

《大嘴村》连载(五)

5  发现了大嘴村最大的秘密 

哦,我说这些是不是扯得很远了。对不起,可能是我太久没有这么自由自在地说过话。真让我放开舌头,我还真有些不太适应了,想说的东西排山倒海地往外面蹦。请原谅我这种不太有条理的叙述,我只是努力地想向你讲述我的那个大嘴村,而讲大嘴村,如果不讲这些拉杂的事情是讲不好的,在交代了这些之后,让我开始给你讲我的故事吧,这可以回答包括我为什么来这里和怎么来这里在内的所有疑问。

事情要从几个月前那次上山采药说起,具体日子我已记不清了。我记得那时节应该是春末夏初,山上该开花的植物都开花了,漫山遍野星星点点红红绿绿的,风一吹起,一阵接一阵的花浪由西到东一浪接一浪......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4日 16:19

《大嘴村》连载(四)

4、舔鼻涕的新老师

教书匠已预感到喳啦氏的到来,但他很平静。他远远看见那6个摇头晃脑的身影和闪闪发着寒光的铡刀,知道自己的时间并不多了。他清了清嗓子,理了理衣服,很认真很庄重地对学生们说:孩子们,我们的缘份到此为止了,老师不才,没有教你们学会更多的作人道理,这主要的原因是我也懂得……太迟了!老天爷给我的时间太短了!给你们的时间也太短了!

这时,喳啦氏已来到窗下,她大声叫着:教书匠!快出来!

教书匠一掸身上的尘灰,开门出去。阳光射在他的脸上和身上,镀出一层刺眼的光晕。这是学生们最后一眼看到他的形象。之后,他们再没有看到过他们的老师。

关于教书......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3日 17:18

《大嘴村》连载(三)

《大嘴村》连载(三)

3、教书匠疯了

比赛进行多年以后,村长老了,老了的村长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往年比赛的成绩,他都是遥遥领先于村人们。举石磨过山,他跑到终点并点上一锅烟悠哉游哉地吐上几百个烟圈了,第二名才会面红耳赤汗流浃背连滚带爬的赶上来。而这一年却不同,老村长感觉山道上像是有谁伸出手来拉他的脚一般的让他移步非常困难,当他好不容易挣扎着到终点准备抽出烟袋的时候,跑在第二名的后生已满脸得意地站在他的面前。

从作者的记录中可以看出,村长当初的震惊和对自己一天天衰老这个事实的无奈都异常明显地表露在他的脸上。

接下来,村里取消了一年一度的比赛。作者显然是反对者,因为从他记......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9日 10:35

《大嘴村》(连载一)

《大嘴村》(连载一)

前言:这是我多年前写的一部长篇小说,投出去之后,收到一些出版社的回复,编辑说个人很喜欢,但大环境下是无法出版的,于是,以放生一条鱼的心态,将其放到网上来,希望一万或十万人甚至百万人里能遇到一个读者。目前,此文中的许多段落在网上流传,打印流传的发行量已达千册,谢谢这些复印着或顺手点转发传播的朋友们。

引子

这是哪里?

我还活着?

能告诉我吗,朋友?

我已在冰冷的河中已泡了很久了,三天?五天?也许更长。河水像一条......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6日 16:46

那一次,在越南翻了船

那一次,在越南翻了船
    2014年8月,我跟团到越南岘港旅行。旅行中的一个项目,就是到占婆岛浮潜海钓。
    行程与所有的海岛游没什么区别,我们在蓝蓝天空下晒得人冒烟的港口上等了一个多小时,并且经历了不太情愿的小费敲榨之后,我们坐上了去往占婆岛的快艇。驾驶快艇的渔民们,将快艇开得跟飞机一样,船在浪尖蹦跳着,飞离水面,又扎下去,溅起一片水花,给人一种刺激而兴奋的感觉,在大家从头到脚几乎都湿透了的时候,占婆岛到了。
 
    短暂歇息并喝上两杯特制的冰镇椰汁之后,我们开始各按兴趣分头行动。有人激动地换上泳衣和护具,要冲下水去和珊瑚约会;有人则坐上簸箕......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3日 17:29

一个小白笔下的重庆(送给山城的十幅插图)

一个小白笔下的重庆(送给山城的十幅插图)
六月初,受天涯重庆的邀请,参加了他们主办的《“行千里,致广大”走读重庆活动》,与国内二十多位手绘和卡通达人一起,在重庆的渝中、沙坪坝、合川、忠县、涪陵、武隆等区县,参观了当地的名胜和风物,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回成都之后,因病住了几天医院,在病塌前,忍着痛,凭着记忆,画了些小插图。这些图,难免粗陋幼稚,但总归是一片心意,还望大家不要见笑。
 
第一幅:收到邀请时,当年读书时的重庆,菜园坝火车站的缆车是老重庆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最深的记忆。
 
每二幅:在重庆吃的第一顿饭,有个性的老火锅,一看就是重庆人开的,颇有重庆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