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18年09月
2018年09月29日 08:57

《粉红发廊》连载(二十三)

23、要是有人这么对我,死了也值!

    在小魏家呆了几天,和叶子通了电话,知道风声已过,林芳决定启程回城里。小魏也打算和她同路,启程时,和来送她们的天生拉了手又拥抱,拥抱了又拉手,直到车开的最后一刻才依依不舍地放手。

 

    小魏对天生说:等我回来过年!下次再也不走了!

 

    天生点头。铁硬的脸上闪过一丝哀怨的表情。

 

    看着两人的手像被突然硬掰开的牛皮糖,恋恋不舍藕断丝连地缓缓分开,林芳...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8日 11:26

《粉红发廊》连载(二十二)

 22、泪水起初是为别人流的

    全世界的寂寞人好像都跑到网上来了。大家像屎胀了想找厕所一样急迫地在寻找着可以和自己聊天的人。林芳没费太大的力气,便找到一个外地来的出差人。文莉说这就像打麻将,越是生手运气越好!

 

    这天夜里,林芳顺利地和那个自称是来出差的瘦高个男人见了面。装着若无其事地在街上遛了一圈,并成功地将他带进酒吧,开了一瓶假芝华士,总共花费了五百元,按比例她提到了二百元钱。果然如文莉...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7日 20:15

《粉红发廊》连载(二十一)

  21、他不恨我,只是心疼我。

    报上说又要搞扫黄打非行动了,为期15天。这原本像吃腊肉放爆竹一样,是本市过年的一个重要内容。每家发廊,大致也识趣,白天警察上班的时候决不开门,留待夜静更深的时候再悄悄开门,像所有面临被取缔的占道小商贩和非法营运的三轮车一样,与有关部门打时间差,彼此眼不见心不烦地相安无事。

 

    但这次扫黄与往日有些不同,据说是因为兄弟市一个代表团来作客,入住本市某五星级大酒店,...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6日 15:39

《粉红发廊》连载(二十)

 

    20、把她卖了她还要帮忙数钱

 

    秋蓉悄悄地将钱从银行中取出。沉甸甸地拎着,到翠珠陵塔那装修得如同王宫的办事处里换回一张盖着公章的发票。看着钱如流水般哗哗哗地从点钞机里流走,流进玻璃墙里那个大保险箱里,她的心中空落落的。但看着发票上的大红公章以及所处的这座比晒场还大还敞亮的营业大厅以及大厅里一大群和她一样满眼放光念念有词的人们,她又感到好受了许多。

 

    她悄悄把发票用一个铁盒装起来...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5日 14:07

《粉红发廊》连载(十九)

19、玲娃子就在身边,但不会对她笑   一个多月过去了。   秋蓉依然没有如愿听到女儿叫她妈妈,更没有看到女儿的笑脸,她有些绝望。她想找人诉诉苦,但看着戚叔比她还失望的样子,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   玲娃子依然像个只会吃饭不会说话的木偶,对外界封闭了自己的感观和触觉,任外部的冷热酸甜喜怒哀乐都毫不相干地在自己身外流过。   秋蓉觉得自己这些年的出走亏待了孩子,造成孩子多年来在沉闷苦难的生活中养成...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4日 20:16

《粉红发廊》连载(十八)

18、我想你亲吻的不只是我的寂寞   从巴中小子房里出来,小杨儿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有一股挥之不去的烧烤味。这味从她的身体各处往上蒸腾着,把她搞得有些烦躁。   她很想好好洗个澡。   在她想好好洗个澡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余天明:这小子很久没出现了,究竟跑哪去了?   小杨儿很奇怪,自己会在刚和一个男人做完爱之后,开始想另外一个男人。   她像平时一样,跑到附近一家宾馆去开房。服务员跟她已很熟了,给...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3日 17:39

《粉红发廊》连载(十七)

17、巴中小子进城以来最大的一笔消费       秋蓉把女儿接来,叶子和小杨儿都很高兴。特别是小杨儿,嚷着闹着要让秋蓉把玲娃子领来,让她带着去吃肯德基。秋蓉说:这孩子刚来,不习惯,以后再说吧。       对于秋蓉的拒绝,小杨儿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但她身后的叶子,脸却一下子胀红了起来。她觉得秋蓉之所以不愿意让女儿见到她们,肯定还有别的原因,这些原因,多少与她们的职业有关。       叶子原本是个敏感的人,这段...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2日 10:47

鲁山检察院,我们不会和你冰释前嫌!

鲁山检察院,我们不会和你冰释前嫌!

有网友发现,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人民检察院通过官方微博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鲁山一初中生一时冲动犯错,检察官介入下双方冰释前嫌》。但细读文章您就会发现,这个案件恐怕不仅不宜“冰释前嫌”,反而是让人感到冰冷刺骨:这是一起被抹稀泥摆平了的强奸未成年少女案件。   据媒体报道,这件事情被曝光并引起舆论强烈反响的原因,是当地检察院将此案例作为“讲好检察故事”的正面案例进行推送,并引起“好事者”的关注...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1日 16:00

《粉红发廊》连载(十六)

16、终于解脱了!   黄牛儿被秋蓉本能产生的阻力搞得有些激动了。他集中全身的力于一点,钢筋铁骨一般地朝前冲去。   秋蓉感到一阵剧痛,她本能地扭动身子想躲开。而就在扭动的过程中,她感到黄牛儿的身子突然颤抖了起来,他的眼睛突然朝前狂突,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晶晶莹莹地汇集成一条细线,冰凉地滴落在秋蓉的肚脐上。几乎与此同时,她感到自己的两腿之间,像有人挤破了一个成熟的果子,一股滚烫的汁浆喷泻在她的身...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0日 19:56

《粉红发廊》连载(十五)

15、当抵抗成为一种本能   几天后,玲娃子醒了,虽不说话,但已不再逃了,秋蓉喂给她的东西也要吃了。秋蓉觉得事情有转机,于是决定去找黄牛儿,要把该办的事情办妥,尽快带着玲娃子离开。   对于秋蓉提出的离婚和带玲娃子走这两件事,因为早在意料之中,黄牛儿没吭气。他知道,即使吭气,对事情的结果也没什么改变。   秋蓉给黄牛儿留下1000元钱,黄牛儿也没吭气。本来,他是想为自己留下最后一丝男子汉的脸面,一挥手...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9日 15:09

《粉红发廊》连载(十四)

14、一定要帮她!   第二天,秋蓉天不见亮就起床去找玲娃子。   严格的讲,她其实一夜没合眼。睡在玲娃子那张硬而有些发臭的床上,她始终有些透不过气的感觉。她把满是补丁的黑色蚊帐打开,想透一口气,蚊子却又像轰炸机一样铺天盖地的袭了过来。   枕头里的干谷草硌得她的脖子生痛,每翻一次身,床和枕头里的草就会发出叽叽喳喳的惨叫声。   最让她感到恐怖的是她的每一根头发每一寸肌肤上,似乎都有一只只细小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8日 22:01

《粉红发廊》连载(十三)

13、秋蓉回乡   因为店里突然多出了两个人手,秋蓉决定休息一段时间,她想把心中积压了多年的心愿了却了,她觉得这事像一块大石头,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她想趁着它还没有膨胀到让她承受不起的时候,将它彻底解决了,像切除一个急剧膨胀的肿瘤那样,手起刀落,一劳永逸。   这个肿瘤便是她远在家乡那个多年没通音讯的丈夫,和她那不知道现在已长成什么样子的女儿。她想在女儿11岁生日也即是15天之后把她接到自己的身边。 ...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7日 22:16

《粉红发廊》连载(十二)

12、低胸装   在林芳离开的这段日子,发廊里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故。秋蓉与戚叔谈恋爱而对生意有些懒心无肠;小杨儿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出工不出力。发廊的生意,一下子清淡了许多。这让叶子有些急,她想了半天,最终还是请隔壁卖成人用品的老方帮她写了一个招聘启示,诚征按摩熟手两名。启示一贴出去,来应征的女孩子络绎不绝,有刚出来打工的农家小妹,有下岗女工,还有附近医学院学推拿的学生想来实习按摩技艺的。叶子挑了两...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4日 15:17

《粉红发廊》连载(十一)

11、“黑红”的游戏   当深秋最后一片树叶离开树枝的时候,叶子发廊的老板叶子开始感到有些落寞了。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有摸过笔写过诗,但每当这个时节,看到树上那些曾经青葱茂密的叶子由绿而黄而黑最终像一只只中弹的鸟,消散于萧瑟的寒冷意境中,她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慨。她总会将这些树叶,与她的青春和身世联系起来。她知道,这些树,明年还会生出更绿更茂盛的叶子来的。而她的青春,却没有这样的幸运。算算离过年不到三个月...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3日 15:14

《粉红发廊》连载(十)

10、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事情并不像秋蓉所想的那样。几天后,戚叔又来了,进门还是习惯性地笑笑,然后习惯性地往最里间的按摩房走。仿佛几天前的事情压根儿就没发生过,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   但秋蓉却不知道,在这几天时间里,戚叔的内心,其实发生了一次不亚于海啸的大冲撞。在六十多年形成的价值观和道德观与秋蓉的手那几下轻轻撩拨勾动起来的快感之间,展开了一场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争斗。在白天,总是前者取得胜...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2日 16:04

《粉红发廊》连载(九)

9、男人不过是一张张立着或横着的钞票   只有秋蓉和小杨儿的中秋节过得比较平淡,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秋蓉带着拐子在河边转悠了一大圈,看着树丛中那些拥着抱着亲着的年轻人,嘴中竟莫名的生出了久违的那一股子死老鼠味,趁自己还没恶心得吐出来之前,她拽着拐子一路狂奔着逃回发廊,把卷帘门一关,守着那台老得泛着红光的电视机剥了半宿瓜子,发了半宿的呆。   小杨儿早早地溜到网吧里占了一台速度快的好机器,一面“斗地...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1日 15:20

《粉红发廊》连载(八)

8、请原谅我不能画饼充饥 中秋这天晚上,叶子也很郁闷。 本来这应该像往日那样,是一次令她身心愉快的聚会。她可以像以往很多日子那样与那个文静而有些伤感的年轻人一起在河边谈谈人生、未来和诗。这些在现实生活中离她都非常远。但远虽远但决不等于没有,就如同灶膛中被炉灰压住的火星一样,只要稍有轻风吹过,便会呼哧哧燃成一片。   叶子明白,这一阵清风就是秋蓉所称的那一个“梦”。识字不多的秋蓉在港台言情剧里捡过...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0日 16:30

《粉红发廊》连载(七)

7、中秋节到了   之后的半个月,小杨儿再没有往外打过骚扰电话,这让秋蓉和林芳都感觉不习惯。因为小杨儿打电话时拿腔做调的样子颇具观赏性,可以让她们在无聊而漫长的时间中体会一点点乐趣。   叶子的感觉与她们正好相反,她不仅习惯而且甚至有点高兴,这意味着店里长期居高不下的电话费将大幅度下降,再没有比压低成本更令她高兴的事了。以往,为了将电话费的损失夺回来,她有意识让秋蓉专捡便宜菜买,现在,小杨儿不打电...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9日 21:17

《粉红发廊》连载(六)

6、小杨儿惊诧自己还会脸红   小杨儿被带到一个单位的家属区,那男人也不和他并肩,只在她前面两步左右的地方走,偶尔回头看看她是否还跟在身后。   小杨儿心想:这个老土包子不会把自己带回家去吧!这样岂不把开房的钱都省了,待会儿可要好好地敲他一笔,省得便宜了他。   七弯八拐在楼与楼之间晃悠了一阵,看来这是一个大单位,房子与房子像在捉迷藏一样的你躲着我我躲着你。小杨儿在楼房里明灭的灯光中走动,觉得晕...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8日 18:55

《粉红发廊》连载(五)

 5、要小心!   无所事事的日子里时间像一个瘸了腿的胖女人一样,沉重而缓慢地磨蹭着。发廊像个石磨,很沉重很缓慢地转运着,将女人们一个个压缩消磨甚至使她们变形。   小杨儿最年轻也最耐不住这种缓慢的沉闷,除了打瞌睡以做梦的方式溜出发廊去玩一会儿之外,她最爱做的,便是对着发廊里那台图像永远都不是很清晰的黑白电视机发呆。偶尔为那些千篇一律乱七八糟的电视剧喝上一声倒彩。她很喜欢尖利地拖着声音长吼一声,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