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19年03月
2019年03月29日 17:51

连载:《大嘴村》(十六)

16、服从是件幸福的事情

 

逃回村子的光莺莺又一次将自己藏了起来。但这次与前些年的情况完全不同。前些年,她藏自己,无非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丫头把自己藏起来。像一只不起眼的麻雀躲入树丛中那样悄没声息。别人不在意她,她也不用在意别人的在意。

但现在的情况却不同。长大了小麻雀已不是小麻雀了,而是一只色彩鲜艳体积庞大的孔雀。在男人眼中,她鲜艳夺目声色撩人;在女人眼中,她搔首弄姿娇艳臭美轻贱可恨。

要想在...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9日 10:24

有些所谓胜利,除了让你失去朋友,便再无别的意义

有些所谓胜利,除了让你失去朋友,便再无别的意义

    土弼士是小学三年级那个暑假从我生命中匆匆闪过的一个孩子,他本名叫什么,我至今也不清楚。他的这个绰号,来自于一本没有封面的小人书,里面有一个个头并不高但肚子却异常大的人,喜欢穿件黑色的礼服,看起来像一只体重超标的燕子,叫洋弼士,我觉得跟我面前这个小伙伴有点相似,只是这家伙一副土得掉渣的样子,于是就叫他土弼士,为了念准这个读音,我还专门查了字典。
    土弼士并不在意别人怎么叫他。他没...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9日 10:17

微电影剧本:救命钱


 微电影剧本:救命钱


微电影剧本 

  

 

 

                             编剧:曾颖



人物:

 

旅客:中年,清秀,儒雅,神经质。

杨老板:旅店老板(中年,外表忠厚,内心机灵)

旅店老板娘:(青年,样子奇丑,但自以为漂亮)

张屠夫:(中年,剽悍)

王伯劳:(猪农,老年,老实)

王伯劳妻:(猪农,老年,老实)

何大壮:(中年,奸狡,怕老婆

小狐仙:(妓女,青年,漂亮,风骚)

 

年代:

 

不明确,疑是民国加...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7日 12:07

狗尾一篇鲁迅的作品,为先生记录后续的世界

狗尾一篇鲁迅的作品,为先生记录后续的世界

 

阿Q后传

阿Q成为世界级知名人士,未庄上下欢欣鼓舞。庄政府接连召开5天4夜会议,初步订下“以旅游为龙头,带动多种经营发展“的调子,一场“阿Q搭台,经济唱戏“的热闹景象在未庄轰轰烈烈地展开。

除了庄长和几大班子的领导之外,最忙的可能就算赵太爷了。他老人家连夜用百年老墨将阿Q的名字写上赵氏族谱,并鼓励吴妈以未亡人的身份口诉报告文学《我与阿Q椿米的日子》,茂才公整理之后,觉得还不够刺激,没有卖点,决定...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7日 07:49

连载:《大嘴村》(十五)


 连载:《大嘴村》(十五)

 15、唱歌的光莺莺

  

  我们惴惴不安地等到下午,也没见有任何异常的响动。这进一步证实了我们的判断:昨晚,我们被自己心灵深处的恐惧产生出的幻像追赶了一夜,几乎自己把自己吓死。

  迫在眉睫的危险消失之后,我们一家像昏迷一般睡了一觉。睡时,太阳从东边的墙缝里射进一道道白辣的光柱。而醒时,太阳已在西边的墙上,啄出一根根红色的光线。

  起床时,我们的肚子和头空空如也。

  妻起床,伏耳在门后和窗...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6日 10:29

我曾经痛彻心骨地认为海子骗了我

我曾经痛彻心骨地认为海子骗了我

1989年3月26日,海子自杀了,时间一晃就过了二十九年。谨以这段文字,纪念他,也纪念那个喜欢诗歌的我……

25岁之前,我是要写诗的,海子是我的偶像,每当我读起他那些让人半懂不懂却内心激动的诗句时,我都有一种神圣的向往感,特别是他后来背着四本书,在山海关铁路上完成那惊天的一卧,我更是像许多同龄朋友那样,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也被车轮血淋淋地削辗而去一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一次念到他的诗,都会泪流满...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6日 07:40

连载:《大嘴村》(十四)


 连载:《大嘴村》(十四)


14、你以为想逃就能逃?

  

  消失了的货郎和他的邻村,就是妻子和妹头为我设计的未来。虽然模糊渺茫而且遥远,但在她们看来,这显然比我每天抱着麻药罐任其侵噬最终变成一滩浓臭的浊血要强许多。我说过,我妻子在家的屋顶下不是笨女人,她用她那个并不太笨的脑瓜子,想出了一个她觉得还不算太笨的主意。这个主意虽然不笨,但实现起来却需要超强的胆量和勇气。因为我们并不是邻村的货郎,村长不能把货郎丢下舍身崖,但丢...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5日 15:11

有些所谓胜利,除了让你失去朋友,便再无别的意义


 有些所谓胜利,除了让你失去朋友,便再无别的意义


    土弼士是小学三年级那个暑假从我生命中匆匆闪过的一个孩子,他本名叫什么,我至今也不清楚。他的这个绰号,来自于一本没有封面的小人书,里面有一个个头并不高但肚子却异常大的人,喜欢穿件黑色的礼服,看起来像一只体重超标的燕子,叫洋弼士,我觉得跟我面前这个小伙伴有点相似,只是这家伙一副土得掉渣的样子,于是就叫他土弼士,为了念准这个读音,我还专门查了字典。


    土弼士并不在意别人怎么叫他。他没有某些弱...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5日 15:11

连载:《大嘴村》(十三)


 连载:《大嘴村》(十三)

 13、米变得比屎还罪恶

  

  就在大伙被饭香的消失而发出意味不同的叹息的时候,村长来了,身后跟着喳啦氏和他的五个儿子。

  按道理讲,像大嘴村出现今天这种倾村而出的场面,村长及其家人绝不可能最后知道。但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村长一家七口正躲在家里啃猪骨头。昨天村里刚祭过祖,杀的猪和开的酒,在祭完祖之后,自然要进村长全家人的肚子里消化掉。这已是大嘴村的通例。每次祭祖之后的第二天,村长的家就会关门...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1日 22:11

你身边若有这样的人 赶紧躲远点儿

我的一位朋友,不久前遭遇一场无妄之灾,一向待人温和且乐观如维尼熊一般的他,居然在下班路上和人打起架来,还进了派出所,而起因,居然是为了一句问候。   那天是个周末,加了许久班的他竟意外的准点下班,如蒙大赦的囚徒,他是蹦跳着窜出大门的。看天,看地,看橱窗里的塑料模特和小贩手中的蛋烘糕,都一片喜气。   快到他住的小区时,碰到路边一个卖辣椒面的人,因为时常看到,而且偶尔还会买点芝麻辣椒之类,属于熟悉...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1日 11:19

一条让人听懂后悔恨万分的理财秘诀

一条关于砍柴人与放羊人的故事刷爆朋友圈,其大意是砍柴人和放羊人聊天,放羊人告诫他:“我是放羊的,和你聊天的这段时间,羊儿还在吃草长肉自己繁殖,而你的柴却无法自己从树上断下来走回家里,你就不要再在这里和我瞎耽误功夫了!”   这个故事,跟另一个“管道与井”的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处。那个故事讲有两个人,一个每天挑水喝,另一个拼尽全力搭建水管。后来,挑水的人挑不动了,就没水喝了,而搭管道的人在挑不动的时候,...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9日 14:53

几部值得一看的逃亡电影

女儿和我一起看电影《盲山》,看着看着,竟掩面说“害怕”。这部电影里并没有让小孩子感到恐惧的巫婆与妖怪之类可怖元素,她为什么感到恐惧呢?主要原因,是影片中那位被卖到山里给人当媳妇的女主角每一次逃跑,脸上绝望与希望纠结的表情,让人感到扭曲和渗人。对于一个并不知道世间烦恼的小孩子来说,这种挣扎本身,便让她恐惧。   关于逃跑的影片,这些年我看了很多,这里面,既有炫目多彩的大片《亡命天涯》,也有艺术味很浓...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6日 22:23

老虎的功劳最大

    又到年底了,森林里照例要评选年度功劳最大的动物。

 

    牛说:“我辛辛苦苦四处耕田,把许多土地都变成了良田,种出的粮食让小鸟和小动物们吃得饱饱的,大家吃饱了才有时间谈恋爱传宗接代,森林里的动物比去年多多了,所以我的功劳最大。”

 

    羊说:“整整一年,我们拼命地生产奶制品,让大家生活质量有了本质的提升,因此,我们羊的功劳是最大的。”

 

    水濑说:“如果没有我们修河堤,牛的良田和羊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2日 18:45

它们打架只是决定谁吃你而已

 

狼和狗又打起来了。   战斗异常惨烈,撞击声、撕咬声、牙齿穿入皮肉声和肉脱离身体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声音传进间圈,羊们既胆战心惊,又心怀感激。   一只曾经被狼拖入雪地,险些被撕成五块的羊,声音颤抖着说:“亏得有了狗作为我们的保护神,要不然的话,我们的命运不知得有多惨。”   羊们咩咩地表示赞同,大家对正在流血保卫它们的保护神心存感激,纷纷高喊着:“加油,狗狗!加油,狗狗!”它们恨不得...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1日 13:23

屠宰场的一切都是为猪服务的

屠宰场的一切都是为猪服务的

      猪圈最近有些浮躁,一个不好的消息隐隐约约从外面传来,说世界上有一个可怕的地方,叫屠宰场,那是猪们的命运终结点,所有的猪,在那里都会变成肉。       听到消息的猪们,感觉猪生惨淡,前路一片绝望,于是纷纷拒绝进食,希望减缓自己成长的速度,尽量少长些为自己惹祸的肉,有的干脆做起健身减肥操。       养猪场主很焦虑,他搜肠刮肚,寻思着要找一个简单快捷的办法,来解决这个严重影响他经济效益的问题...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7日 18:32

我的故乡,又死去一部分

我的故乡,又死去一部分

    昨天回老家什邡,第一个听到的消息便是一位又一位老前辈徐朝俊老人去世了。徐老去世,是春节前的事情,这个迟来的坏消息,让我短暂的回家之旅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       徐朝俊老人是我所喜爱的老前辈,是我们小城著名的川剧名角,正生。打小,我就跟着母亲去剧场看他看戏。他最初演郭建光之类的英雄人物,但由于成分不好,就靠边站,去演刁德一之类的反派,但又因为演得太好,被拉出去批斗。总之,戏上和戏下的他,...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5日 17:17

褚时健去世:一个不可复制的传奇谢幕

原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今日(3月5日)中午于玉溪市人民医院去世。   概括褚时健的一生,很难找出一个比“传奇”更合适的词语。且不说他的打游击当干部之类的历史经历,单就是他“文革”中把糖厂建成当地惟一有利润的企业,就非常传奇。至于他把一个固定资产几千万元的地方小烟厂做成固定资产70亿元,年创利税近200亿元,品牌无形资产被评估为332亿元的亚洲第一、世...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4日 15:04

一颗瓜子吃了3小时

一颗瓜子吃了3小时


 

 

   朱三娃是我的街坊,比我小两岁,但因为有个在肉联厂开车的老爸,体形比我大了一号。那时节,屠夫与司机,是油水最足的行道,而朱三娃他爹,横跨最油大的两个行业,自是占足了各种便宜和荣光。他也荫及父亲的威势,成为街道小霸王,连副食店营业员的儿子于大毛和建筑公司书记的儿子三德都不敢惹他。

 

    失了畏惧的朱三娃宛如脱了疆绳的马,自是将外西街当成一片任意奔驰的草原,凡挡他前路碍他撒野的,无论是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