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19年07月
2019年07月31日 08:09

细思极恐,我也写过不少讽刺猪的文字

细思极恐,我也写过不少讽刺猪的文字 这辈子出的第一本书,就和猪八戒有关     1、镜子的求饶书   尊敬的猪八戒先生:   请允许我——您新购置的第305面镜子对您说几句话。我可不想像我的前任们那样,成为你耙下的碎片。   说实话,如果用一头猪的标准来看,你还是非常伟岸标致的——高高的鼻梁,两个鼻孔很性感的往上翘着。你的眼睛,绝对是千真万确如假包换的双眼皮,一双可爱的大眼睛要气死好多靠眼睛吃饭的女明星哟。特别有意思的是你的耳朵,...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30日 16:08

某些记者热衷监督按摩女的原因

昏暗的街头,闪着粉红灯光的发廊。叼着烟打麻将的时髦女郎,急于把客人拉回家而一再降价的站街女,以及在酒吧迷离的灯火中打着酒嗝昏头胀脑狂跳乱舞的薄衣女子……   这些都是电视和报纸上经常出现的画面。记者们通过暗访,对三陪女的生活状态进行了半深入的切入。所谓的半深入,是因为记者们更多地关注三陪女们颇有些桃色意味的谋生细节,而不会关注“她们为什么选择用这样的方式谋生”这一更为沉重的问题。   我曾经非正...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3日 17:16

老成都茶馆人物漫像

老成都茶馆人物漫像     我从去年开始发愿画一套老成都茶馆人物,断断续续画了大半年,终于画完一个册页,一共二十幅。由于初学绘画,很多东西都还稚拙,还不能做到笔画已心。但好在多年混迹于成都茶馆,许多人物和场景,还算熟悉。多少年来,岁月让很多东西都发生了巨变,但也有一些东西,是没变的。现将所有作品发到这里,册页纸上有金银粉,效果不是太好,请多包涵谅解。






    迎客的茶老板





    遛鸟人



...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3日 13:45

故乡人物 | 苟施工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所住的什邡外西街迎来了一次史无前例的新建设项目——这条几百米长且青一色是平房,地面一下雨就会变成“稀街”的贫民区,将修一幢二层楼的灰砖楼房,这对于长期渴望好消息而好消息又吝于光顾的外西街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施工队很快来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式推平了一段老房子,然后挖地沟铸造基脚砌墙上预制板,在外西街人兴奋的围观中,小楼以飞快的速度拔节而生,仙鹤般傲然立于小鸡一样的平...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2日 17:06

争斗的阶层分析

散步路上,看到两个捡垃圾的人在路边打架,两人都认为旁边那个垃圾桶是自己的领地,里面的易拉罐和矿泉水瓶理应是自己的。他们彼此都说服不了对方,于是诉之于老拳,像丛林中两只急于争夺交配权的猩猩那样猴急而疯狂地撕打了起来。两个人的脸上身上顿时鲜血淋淋……   周围许多围观者,他们觉得这个场景实在是太好笑了,两个大活人,一个垃圾桶,这之间的价值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画等号的。但他们以打得头破血流的方式强将两者划上...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2日 14:21

被母亲锁在家里那些日子里 我学会了自说自话

我这辈子住的第一间房,在老家什邡最杂乱破旧的老街上,那条街名叫外西街,也叫过建设路,但大家更愿意叫它“稀街”,因为它是小城仅有的一条没有铺水泥或柏油的街,一下雨便稀泥满地,难以下脚。   那间14平方米的小房就在外西街172号,我的父亲和母亲在这里孕育了我,这里容纳了我从婴儿到初中毕业的的所有童年和少年经历。   我对房子和家的记忆,最初始于两片巴掌那么大的亮光,那是老屋顶上玻璃明瓦透下的两小片天空。...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0日 18:40

近期画的一些插图

近期画的一些插图    PO主按:自2016年开始零基础学习画画以来,眨眼时光过去三年,虽然现在离零基础也差不了多远,但我努力想为自己的书画插图的梦想却没有变。我自己的第一本插图随笔集目前正在出版中,可能不久就会和大家见面。我的好友杜阳林平常在胖圈时常为我的小画点赞,他也喜欢这种笨笨的线条和稚拙的风格。最近,他的散文集《晨风暮雨》即将出版,这本书是讲他从4岁丧父,母亲拖着七个儿女,历尽人间苦难成长的故事,文字很真诚动人。他托...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18日 11:40

五味乡愁 | 锦江里游泳的童年

不知为什么,我童年记忆中的成都总是和锦江的水有关,而别人津津乐道的有关这座城市种种古旧的记忆,却并不十分清晰。尽管我从三岁起便跟着父亲到成都晃荡,好歹也是在人民南路走过中间,在芙蓉餐厅吃过夫妻肺片,也算小半个老成都。   之所以对锦江的水保持了很深的印象,它甚至挤占了我对成都旧时记忆的大部,其原因是在我童年时,我曾和锦江水有过非常亲密的接触。七十年代最初几年的每个夏天,我都在她怀抱中游泳,游得好时...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16日 13:38

五味乡愁 | 馒头与蛋包饭的爱情

好友媛媛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她读大三的时候,和一个学长相爱了。学长帅气而阳光,喜欢打篮球,学习成绩也还不错,惟一美中不足的,是家庭经济状况比较困难,这也是许多女生将他拉黑的重要原因。现在的女孩,早已不是看琼瑶奶奶浪漫爱情小说长大,只关注爱情,不关注吃饭。她们的爱情小说,基本要以当奢侈品说明书来读。   媛媛当然不会不关心吃饭问题,只是稍稍晚了一点,或者说是因为先有两个人小鹿乱撞地对上眼,然后...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01日 16:11

无用的朋友

       一次朋友聚会,酒足饭馆K完歌之后各自散去,我走在最后,捡到一个小本,估计是谁刚才在吧台上打电话时遗忘在那儿的。     随手翻开,想找找有关小本主人的线索。不出所料,果然是一个通讯录,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电话、QQ、MSN和电子邮箱。比较有趣的是,在各种号码的备注栏,都写着主人对这个朋友的价值判断,大致可分为:资源、潜在、常用、无用。     出于三八的心态,我在小本上找了几个熟人的名字,想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