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19年09月
2019年09月30日 14:59

川味乡愁 | 诗与红糖醪糟的战斗

阿雅17岁之前都是随父母住在乡下的小学里。小学是先前一个大户人家的宅院改造的,虽历经了各种涂抹和拆建,但大体格局还在,显得既古雅,又深沉。特别是那些早年栽的花与树,虽然换了主人,还时不时会被萝卜白菜和鸡鸭来抢地盘骚扰,但仍是我行我素,该开花时开花,该结果时结果,把个小院装点得与普通农家小院完全不同。   后院里住着三户人家,校长伯伯和他的小脚老太婆算一家,小雅爸爸妈妈和弟弟算一家。还有一家,早年犯过...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3日 09:20

悬浮照新闻背后隐藏的给领导拍照不能明说的规矩

 

又见悬浮照新闻。据说是一段香艳的故事引起的,原标题有点吓人:   遵义“出轨书记”再曝悬浮照,当地回应   我是在茶馆喝茶时看到这则新闻的,虽然它也不算什么新闻了,但仍不由得感叹:一位镇级政府负责拍照的“老同志”,有这样的意识,足见官场之风气,与现代文明之间的距离。   茶友老陈笑道:这还不算极品的。最极品的,是我几年前的真实经历。那一年,我在一家地级市的机关报当摄影记者,跑的是最令人焦灼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6日 12:03

中篇小说 | 工棚

    迎面而下的第一滴雨把我从胡思乱想中唤醒过来。天被四周的楼房挤得只剩小小一个井口了,除了背靠的预制板之外,整个世界都有些冷漠。周遭楼房里各色窗帘背后透出幸福的光芒来。这使得我更愿意看天,尽管脏兮兮的天空也被都市的灯火映衬得烦躁不安,但至少那儿没有令我嫉妒的窗,红色蓝色或黄色的窗帘里。每一声欢笑每一段音乐无不令人想哭。   从内地那座小城出来已经三个月了,在那里,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青年车工,几...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3日 16:36

穷人的中秋节

多年前,我刚到成都打工时,租住在猛追湾东街六号院。有一天,出门上班时,看到门卫老黄的儿子兵娃正在和院里的小朋友胖胖在争论一个问题。两个小孩一胖一瘦叉着腰胀红着脸一本正经争论的样子让人想起古书上“两小儿辨日”的情景。   不才我虽没有孔老夫子的能耐,但普通的好奇心还是有的,于是凑过耳朵去,想听听小孩们在争吵什么,我想如果运气好的话,兴许能像十多天前那样,听到他们争论“青蛙究竟长不长牙”的问题,说不定...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1日 10:43

春天播种,秋天收获,你又何必在夏天失落悲伤呢?

六月,一望无边的田野里,禾苗们站在阳光和风中,突然感觉到有些无聊,也有些恐慌。   在不远的果园里,红红的苹果,黄黄的香蕉 ,还有青青的李子和白胖胖的桃,都已成熟了。农人们正在采摘,他们的心情好极了,笑语不断,歌声悠扬。   禾苗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落,各自开始失落地吐槽:   以前农人们对我们可好了,又是施肥又是锄草,还会唱歌给我们听……   是啊,连小鸟们都嫌我们,而跑到果实累累的果园里去...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0日 13:30

虽然只教了一年 却是这辈子对我影响最大的老师

我的最高文凭是职业高中家电专业,读这个专业,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黄仁文老师,他虽然只教了我一年的语文,但对我的影响,至今还在。   对于我们这些家电专业的学生,语文这门课程,颇有点像火锅筵席上的瓜籽,可有可无,无足轻重。但黄老师并不这么看,他告诉大家:“即使你们今后是一个修电视机收音机的,多知道一点祖先传下来的文字之美,也是没有坏处的!”   这句话与其是开导学生,倒莫如说是在开导自己——作为...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7日 13:37

川味乡愁——油渣白菜

川味乡愁——油渣白菜 每一次到“外婆家”吃饭,我必点的一道菜就是“油渣白菜”,其被“翻牌子”的几率,比“龙井虾仁”“炭烤扇贝”之类都高。朋友们时常开玩笑,说我有一个“忆苦思甜”的胃。在他们看来,油渣和白菜这类东西,算是低贱之物,照理是上不得台面的。这并不是偏见,而是常识。   所谓油渣,就是猪身上的板油下锅熬炼油之后剩下的残渣。而白菜,则更无须我介绍,那是几十年前许多中国人耐以度过冬天的惟一一种蔬菜,它因多产而便宜,因...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4日 06:00

医生怎么就成了如假包换的“敌对势力”?

之所以说医生是身体的敌对势力,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医生总是心理阴暗,满怀负能量,放着身体百分之八十、九十甚至九十九的大好形势不顾,只盯着出毛病的百分之二十、十甚至一的器官和细胞不放,并且大作文章,肆意研究发掘和炒作,将一颗黄豆大的肿瘤,放大到危言耸听要死要活的地步。   二、医生总是心怀叵测,以治疗的名义,对身体进行各种迫害。先是超声波X光抽血检查,再喂之以苦得钻心的药,再锥屁股扎静脉刺动脉...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3日 21:16

变质连肝肉让他躲过杀身之祸

一位搞心理学研究的朋友告诉我,人在失意的时候,最容易说起的,是昔日的得意与辉煌;人在志得意满的时候,最容易说起的,却是当年最倒楣最窝心的事。据说这是一种代偿效应,我拿它对身边的许多人和事做比照,屡试不爽。而其中,又以老哥们童哥为最明显,每次聚会,只要他面色凝重端着酒杯如端着祭品般的庄重,说话的语调和语速缓慢而沉重,而所说的内容,却是当年如何把几万斤玉米变成大米,如何背着一箱现金从宝鸡打的回成都,或...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2日 17:59

别人的缺点,对你没有任何意义

在我们长长的一生中,会说出和听到无数的话语,它们像草原上的草一样,很难让人一一记住。但在某些特定时段和氛围里,某个人说出的某一句无心之语,很可能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记,影响你的想法和行为,甚至一生的走向。我将这,称之为重要的话。   在我大半生中,有幸遇到过这么几句。   二十多岁时,我曾当了几年电气检修工,具体的活儿,就是安电缆,每天钻地沟、焊支架、压线头、包绝缘带,我的师傅姓唐,内江人,是个言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