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20年01月
2020年01月17日 00:31

妈妈的年总与吃货有关

妈妈的年,与食物有关。这符合中国老百姓的心理特征,特别是她们那一代从温饱没有保障的困难时期走过来的人,食物就是一切。   妈妈讲得最多的故事,是困难时期她的父亲在大年初一找不到能下锅的东西,搓着手东晃晃西看看,突然发现墙上有一小捆之前遗忘的干萝卜缨子,拿下来剁碎煮出的年饭,因此,她发誓,永远不过那样的日子,永远不让家人和孩子的过年记忆里,装进那令人发疼的年食。她说到,也做到了。为此,当然也费了不少...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5日 11:31

小说 | 《蒲公英的歌》(连载五)

 

-5-   这天夜里,我梦见自己走在空无一人的红花堰街头。街上没有路灯,只有远处天边的星星像鬼火一般眨着眼睛。街两旁犬牙交错的房子更像两道深而远的河堤,走在街道中央就像走在河底一般。   这时,从街道旁的小巷中闪出一个黑影,他的头上似乎包着一块布,只从布的破洞中露出一双闪着凶光的眼睛。   他没等我反应过来,已伸出了毛茸茸的爪子,爪子?对,是爪子!掐住我的脖子,然后扯我的挎包,取出钱包装在自己...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15:53

娘娘庙,老成都茶馆最后标本

娘娘庙,老成都茶馆最后标本 和许多旅游城市一样,成都的旅游景点,大致也分对外和对内两种类型。所谓对外,是指专门接待外地游客,让他们慕名而来,在飞起来咬人的价格中吃各种土特小吃,并且拍照打卡发朋友圈。三十元一碗的花毛峰,二十元一碗的三大炮,六十元一掏的耳朵,让本地人看得心惊肉跳。并不是本地人吝啬抠门,而是觉得它实实在在的不值——一碗凉粉,有一多半进了房地产商的肚子,多少也是让人不服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本地消费者,总能在...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14:00

小说 |《蒲公英的歌》(连载四)

-4-   余磊是红花小学惟一的音乐老师。14个班的音乐课由他一个人上。在他来之前,学校是没有音乐课的。老周觉得没有音乐课的教育不是他心里想要的教育,于是千方百计四处寻找,终于在总府路天桥下的一家商场门口碰到正在那里卖唱的余磊。当时,他正弹着吉他唱一首向往自由的歌,满眼满脸都是泪水。   歌中唱道:“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岁月,你的心了无牵挂!”   歌词深深打动了老周,他心中...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10:42

年味儿淡上热搜 要来个“春节保卫战”吗?

这几年,一临近春节,年味儿这个老生长谈的话题,就会以二十一世纪最热闹的互怼方式,在网上展开。这不,年味儿越来越淡的话题,又上了热搜,网络和媒体都在争议着一个话题:在全球化冲击下,我们怎样“保卫”春节?这场争论随着时间逼近新年而更见热闹。   持保卫观点的一方认为:在今天“全球化”“城镇化”“商业经济”等新的文化语境下,以春节为代表的民间节日文化正经受着巨大的考验。“过节”的传统习俗和礼仪被国人慢慢...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08:42

小说 |《蒲公英的歌》(连载三)

-3-   接下来,我就要开始新奇而刺激的红花堰之旅了。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我已经听了太多关于它的传说,但真正一个人走到它面前,甚至深入其中,也多少有些惴惴不安。我此时的心情,有点像刚得到一本恐怖小说的孩子,既好奇地想翻开书面,又因为害怕而迟迟不敢去打开。   但我确信,即使红花堰真如传说中那样充满了凶险与黑暗,但也不至于黑到光天化日之下都会出什么状况。基于这种判断,我咬咬牙,坚决地朝前走去。心中莫...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9日 11:29

小说 | 《蒲公英的歌》(连载二)

-2-   这天夜里我睡得很沉。虽然天气一如既往的热,而蚊子时不时地在耳边俯冲飞行,但这里没有大学女生寝室特有的夜归人扰人清梦,也更没有在楼下学狗叫约女朋友出去的男生。这里有的,是都市里最稀缺的宁静,静得很安详甚至很奢侈。在这样的宁静中睡觉,像被温暖的水浸泡着一样,很安详很平和。   我就在这片难得的安详与平和中,像昏迷一样地睡了几个小时,直至叶老师在我耳边轻轻地喊:“小夏,小夏,起床开会了。” ...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9日 10:32

小说 | 《蒲公英的歌》(连载一)

po主按:这是我几年前写的一部小说,是以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的视角,观看民工子弟校发生的故事。这样的民工子弟学校,在我近二十年的媒体生涯中,至少看到倒闭和毁灭的有上百所,我是从大量的经历中,提炼出这样一部小说。其中的一段故事,修改成同名电影文学剧本,因其对现实的关注,获得2014年广电总局颁发的夏衍杯优秀电影剧本奖,并于近日更名为《神奇合唱团》开机拍摄,预计于2020年暑期上映。   五千年以来最大的变局,...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7日 10:46

童年的桃花源

我童年记忆中最绕不开的,是一条小巷,这条宽不到一米五长不 到二十米的小巷子,几乎连通了我关于童年的所有记忆,我的每一个与童年相关的梦境里,都有它。   那是一条盖了瓦檐的窄巷子,一头连着热闹的街面,一头连着赵家的天井。这原本也是后院几十户人的通道,后来后院另开了捷径,就渐渐荒凉下来,成为赵家独有的一方小天地,也成了整个外西街孩子们的欢乐世界。如果我要拍一部有关童年的电影,第一个画面就应该是它。那个...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1日 13:18

2019,我这五味杂陈的一年

多年来,我一直坚持在12月最后一天夜里独自躲起来回味过去的一年,总结一下得失。昨晚陪妻去家俱公司抢年终优惠,只有今天早起把它补起。   2019年,我满50岁。这对我来说有巨大的震撼意义。不照镜子,我的心态常常还是个玩童,东敲敲西撞撞,倒也还算开心。但一照镜子,里面那个双鬓已白眼袋下垂的家伙,让自己瞬间对某些想法开始不好意思起来。   作为一个永远的初学者,学习变老,应该是我2019年一个重要课题。在这一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