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文章归档 > 2020年03月
2020年03月21日 07:47

在虫子们的赞歌声中死去的树

在虫子们的赞歌声中死去的树 有几只蛀虫把原来住的树啃死之后,结茧变成了飞蛾,它们要产卵繁殖后代了,必须为即将出生的小蛀虫们,找一棵更加肥美鲜艳的树。   很快,它们就找到理想的目标——一棵更健康更美丽的树,于是围着树,上下翻飞,啧啧地赞美道:"瞧,多么美丽的一棵树啊,粗壮挺拔的树干,婀娜多姿的树枝,青翠美丽的树叶,整个大森林里,再也找不到这么完美的树了。"   它们的声音嗡嗡嘤嘤,仿佛唱歌一搬好听。大树听得得意洋洋,如痴如醉...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20日 06:00

顺境的时候如不能同甘 逆境时凭什么要求共苦?

顺境的时候如不能同甘 逆境时凭什么要求共苦?     从前,有一群人坐着一艘巨大的帆船去远洋旅行。船上有十个船员、五个富人和二十个穷人。船舱一共分了三层,最底层装的是燃料、粮食和用作食物的少量牲畜。第二层住的是穷人们,环境恶劣而肮脏,终年见不到阳光,也不允许到上层和甲板上去呼吸新鲜空气。除非是遇上风暴,需要他们出手挂帆或帮忙修复桅杆,他们才能上来。     头等舱住着船员和富人们。风和日丽的时候,他们平静地驾驶着船,并轮班喝着香槟吃着美味。特别...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9日 20:16

今晚,多少人家久闭的窗上,应该多一支蜡烛

今晚,多少人家久闭的窗上,应该多一支蜡烛 一条重磅新闻横空而降,在等待了四十多天之后,有关李文亮的调查结果,终于出来了。   坦率地讲,这条新闻,比多数人预期的,都温和得太多了,这符合官方一贯的稳当作风。但至少给整个事件定了性——李文亮医生及其同伴们的哨音,不是杂音,是警示世人的正义声音。几乎所有人,都为忽视这个声音的举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那些让人们付出代价的人,必然为此承担起责任。虽然,他们不可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几千条生命,十四亿...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7日 09:15

这么宽阔漂亮的马路,你却盯着一堆狗屎看?

一条宽阔的大马路,你不看漂亮的路面,不看美丽的行道树,不欣赏路边美丽的建筑,不关注路上行进着的各种高档的汽车,而是盯着路边的一堆狗屎看,你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   这个问题,估计许多写作者或者媒体人都遇到过:   放着那么多坚固美观的桥梁不关心和关注,却盯着裂口的桥柱子说长道短,是何居心?   放着数以千万计的好房子不报道,却要死盯着一栋垮塌的楼房说是论非。   放着成千上万正常运行着的汽车火...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6日 08:38

即使再难,我们也要坚持寻找人生的乐趣

即使再难,我们也要坚持寻找人生的乐趣   在许多人看来,快乐的程度与金钱的占有量成正比。钱越多的人越快乐;钱越少的人越不快乐。而穷人,基本上没有资格快乐,快乐已成为有钱人的专利。     我承认,有物质和经济基础的支撑的快乐更可靠,但并不能因此就说,快乐是有钱人的专利,因为衡量快乐的参数并不仅仅是一个“钱”字。如果是的话,那些因抑郁而跳楼的大明星或有钱人的举动便难以解释。钱可以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便利,使之更容易接近快乐,但并不是起决定因...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1日 15:23

笼子的反义词是翅膀

笼子的反义词是翅膀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有一天,女儿和我一起看电影《盲山》,看着着,竟掩面说“害怕”。这部电影里并没有让小孩子感到恐惧的巫婆与妖怪之类可怖元素,她为什么感到恐惧呢?主要原因,是影片中那位被卖到山里给人当媳妇的女主角每一次逃跑,脸上绝望与希望纠结的表情,让人感到扭曲和渗人。对于一个并不知道世间烦恼的小孩子来说,这种挣扎本身,便让她恐惧。     关于逃跑的影片,这些年我看了很多,这里面,既有炫目多...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0日 06:42

读书养心,重读《病梅馆记》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书还是要读的,文章还是要写的。生活终归要继续,尽管挫折还多,但心中终须常怀希望才是。今天和大家一起,重温一篇老文章,以前读书时就学过,但记忆和感知并不深。后来,经历的事情越多,越发现其经典的价值,特转载此文,以表我心。本文原创作者龚自珍,先自古诗文网。   病梅馆记   清代:龚自珍     江宁之龙蟠,苏州之邓尉,杭州之西溪,皆产梅。或曰:“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7日 09:40

要分清什么是“事实”,什么是“观点”

惊蛰一过,进入仲春。四川有老话说:二八月乱穿衣。意即是说这个季节,天气逐渐变暖,人们穿衣服,也各自根据体温和喜好,大街上,有穿羽绒服,也有穿衬衣或露脐装的。这个时节,人们最容易相互把对方当成傻子,相互都会很困惑——明明这么冷(或热),他为什么那样穿呢?难道他不冷(或热)吗?   这其实就是典型的用主观的感受去代替别人体验。如果大家彼此都只是路人,相互心领神会地交流一下同情的眼神,倒也是无伤大雅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6日 12:00

一个被小便宜毁掉一生的女孩

我妈虽然没怎么读过书,但讲起故事来,却绘声绘色,无论是听别人讲的还是亲身经历,或甚至胡思乱想出来的事,经她一讲,便妙趣横生,生动异常,欢快时让人捧腹,悲伤时令人动容,恐怖时让人后背生凉。   我妈最爱讲的故事有两个。一个是小时候她发高烧时看到的灵异场景,那件事据说与她邻家一位小哥的死亡有关。虽然我常常被这个故事吓得寒毛倒竖,但仍倾向于是发高烧时的幻觉与事后发生的新闻产生反应,发酵出来的怪力乱神的东...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4日 08:28

2020年最长假期里的为杀时间而绘的画

2020年最长假期里的为杀时间而绘的画 2020年,这个漫长的假期让我在家呆了一个多月了,忙了大半辈子,突然而来的无所事事,让我有些不习惯,厨艺自是精进了不少,读书却因眼睛的昏花而被耽搁了,每天读半小时的书仿佛往眼中撒了沙子一般。写文章也是同理,坐久了脖子和肩还有腰都要造反。混时间已混到了恨不得把每一个包子里的葱上都刻上花。在百无聊赖中,重拾久违的钢笔画,之前零基础学过一段时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耽搁了,现在正好找到一个杀时间的方法,于...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3日 09:18

寒夜乱聊

我很喜欢一本书的书名,叫《寒夜客来》,总觉得天气下着雪,自己独居荒村之中围炉读书,突闻得外面柴门轻响,有老友乘舟冒雪而来,拎着酒和花生,然后翻身而起,拨炉添火煮雪烧茶,饮酒吃菜聊各种有趣的话题。"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这样的场景,早年或许有过,但后来就只存在于画和文字中了。大家都忙,或以为对方很忙,忙得连怀念,都有点奢侈了。我上微信,看朋友圈发朋友圈或者公号,有时就有《寒夜客来》的感觉。有...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2日 13:00

疫情下的2020年十大变化

第一条:尽管此前已有无数温馨提示,节假日一定要做好计生工作,但因为假期太长,也太无聊了,于是,朋友圈中喜讯连连,捷报频传,原本没计划要老二的,也有人要了。去医院做产检的,发现自己家的宝宝,今后将会有好多同学。不知道有没有具体统计数据,如果有,这个统计的标题,应该从一只蝙蝠说起。   第二条:全国人民厨艺大提升,连平时从不做菜的,也在朋友圈中秀起厨艺。大家似乎特别爱做包子馒头,搞得酵母成了紧俏商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