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9年03月07日 18:32

我的故乡,又死去一部分

我的故乡,又死去一部分

    昨天回老家什邡,第一个听到的消息便是一位又一位老前辈徐朝俊老人去世了。徐老去世,是春节前的事情,这个迟来的坏消息,让我短暂的回家之旅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       徐朝俊老人是我所喜爱的老前辈,是我们小城著名的川剧名角,正生。打小,我就跟着母亲去剧场看他看戏。他最初演郭建光之类的英雄人物,但由于成分不好,就靠边站,去演刁德一之类的反派,但又因为演得太好,被拉出去批斗。总之,戏上和戏下的他,...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5日 17:17

褚时健去世:一个不可复制的传奇谢幕

原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今日(3月5日)中午于玉溪市人民医院去世。   概括褚时健的一生,很难找出一个比“传奇”更合适的词语。且不说他的打游击当干部之类的历史经历,单就是他“文革”中把糖厂建成当地惟一有利润的企业,就非常传奇。至于他把一个固定资产几千万元的地方小烟厂做成固定资产70亿元,年创利税近200亿元,品牌无形资产被评估为332亿元的亚洲第一、世...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4日 15:04

一颗瓜子吃了3小时

一颗瓜子吃了3小时


 

 

   朱三娃是我的街坊,比我小两岁,但因为有个在肉联厂开车的老爸,体形比我大了一号。那时节,屠夫与司机,是油水最足的行道,而朱三娃他爹,横跨最油大的两个行业,自是占足了各种便宜和荣光。他也荫及父亲的威势,成为街道小霸王,连副食店营业员的儿子于大毛和建筑公司书记的儿子三德都不敢惹他。

 

    失了畏惧的朱三娃宛如脱了疆绳的马,自是将外西街当成一片任意奔驰的草原,凡挡他前路碍他撒野的,无论是个...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8日 16:07

什么样的生命才会恐惧春天

什么样的生命才会恐惧春天 我的小小花圃,是没有等级之分的。无论是买来的菊花、茉莉或栀子,还是捡回来收养的芦荟、仙人掌或肉肉,或自己从空盆中拱出的胭脂花,以及来历可疑的不知名的低端野草,都一视同仁,来者是客,相识是缘,无差别地浇之以清水,偶尔良心发现,还会飨之以淘米水。   这样的后果,便是使小花圃没有了整齐清爽的雅致,而多了几分杂乱蓬勃的奋进之气,菊花盆里挤出高粱、茉莉花里钻出剑一般的稗子,而栀子花,干脆就被野胭脂花挤得抬...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7日 17:57

每个男人的春梦里都有一个玛莲娜

每个男人的春梦里都有一个玛莲娜 ——《西西里美丽传说》观感   再没有让一个如花的美丽女人遭遇悲惨命运的故事更能揪住观众的神经的了。《西西里美丽传说》便是这样一部令人揪心的影片。     故事发生在二次大战时期的意大利。玛莲娜·黎诺是西西里最美丽的女人,她的美艳使所有的男人垂涎而让所有的女人嫉妒。她的每一次出行,几乎都是小镇的一场盛事。在她美丽的身影背后,是男人们羡慕女人们仇恨的眼神,小镇所有的人因她的美丽而失态。    ...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6日 17:14

所有牺牲者都已成为肥料

所有牺牲者都已成为肥料 ——《占水师》影评 1915年12月20日,随着土耳其军队的最后一次冲锋,加里波利(土耳其称恰拉卡莱)的战争进入尾声。在这场战争中,双方在8平方公里的战场上,共牺牲了8万多条生命,其中英澳联军损失1万人,土耳其军损失7万人,这些牺牲者都被撒上石灰,埋入万人坑中,他们中的许多人,至死家人都不知道他们的情况。   在遥远的澳大利亚,农场主康纳·约书亚便是这些不幸者当中的家人,他的三个儿子,在他关于“上帝、国王...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5日 16:10

一次惊险和恐怖的吃午餐肉经历

老潘第一次吃午餐肉是1971年,那一年他17岁,还是小潘,因为家庭成份是富农,随时都在努力做着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忠心的表现,以期望能成为“可以教育好的人”,过上相对正常的生活。   那一年,生产队与附近驻军联合搞一个大会。那时段的集会,不是“庆祝”就是“批判”,反正都是红旗飘飘,锣鼓掀天。惟一与以往不一样的是,这次的会,有穿着真资格军装甚至带着真枪的解放军战士参加,这在当时可是潮爆了的受追捧对象啊。他们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5日 10:39

在床底下找到初中时画的连环画

在床底下找到初中时画的连环画 打扫清洁时,从床底下拉出一个多年未开的灰包袱,打开一看,居然是我早年藏下的各种宝贝,其中飞行棋子子弹壳之类,就算了,倒是有一件让自己特别高兴的东西,那就是初中时期画的一本连环画。当时,看连环画入迷,但因为缺钱买,于是发愿自己画一本,东拼西凑,东拉西扯,居然画出一本五十几页的小人书。原本起心是想画第二集第三集的,但因为工程太大,而最终烂尾了。我深度怀疑自己当年没有考上高中,与这本娃娃书有关。一晃三十...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4日 17:06

鹤鸣山徒步穿越记趣

鹤鸣山徒步穿越记趣

 

2019年2月23日,也就是昨天,参加HLC跑步俱乐部组织的鹤鸣山徒步穿越活动。在风景优美的风景中流汗穿越,甚是愉快爽朗。现将途中的美景和感受和大家分享一下,大家有空,可以来感受一下成都乡间春天的美丽。 先还是简单介绍一下我们此行的目的地:鹤鸣山,为中国道教发源地,属道教名山。位于四川成都西部大邑县城西北12公里的鹤鸣乡三丰村,属岷山山脉,海拔1000余米,北依青城山(约 30公里),南邻峨眉山(约120公里)...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0日 17:24

狐狸的套路

有一只狼,占领了一间养殖场。养殖场里有两群动物,一群是鸡,一群是鸭,都是狼喜爱的。   狼本以为自己已过上了想吃鸡就吃鸡,想吃鸭就吃鸭的幸福生活。但每一次吃饭前,都会引起一阵吵闹和反抗,鸡和鸭拼死抵抗,虽敌不过狼,但却经常把狼搞得灰嘴土脸,吃相十分难看。   狼对此很烦躁。狐狸看到了这烦躁中潜藏的机会,于是对狼说:如果你每天吃东西时,让我也参加,我保证你此前面对的反抗会消失,你不会再遇到无谓的抵...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9日 16:50

这辈子吃过的最好一碗汤圆

这辈子吃过的最好一碗汤圆 我打工的地方离老家七十多公里,坐车的话只需要一个多小时。但我却不常花一个多小时穿越这段距离回家,通常的理由是太忙,而最深层的原因,却是觉得回老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最初的几年,每逢周五,一大早第一个打来电话的必是父亲,他老人家节俭一生,到老终于奢华了一次,买了个手机,但据说通话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他的每一次通话都非常简洁:“你回来吗?你妈让我问你一下……”整个通话时间不会超过20秒钟。 如果我...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8日 17:51

雪茄在我的眼中为什么会变成泪水?

雪茄在我的眼中为什么会变成泪水? 我50年的人生,宛如风中的野草,卑微而不执著,总觉得老天爷让我遇到的人和东西,都有他的道理,故而,总是以一副随遇而安的心态,听之任之。无论好的坏的,总相信它到来的合理性,并终究会过去。故而,对任何东西,我都没有特别的不接受感。好的如此,坏的亦如此。 但惟有一样,我是坚决拒斥的,那就是抽烟。   我对烟的不接受,并非来自健康原因,更不是为了省钱,而是一种本能的拒绝,就仿佛血液中天然具有某种抗拒因子...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7日 16:10

发现洞子口一家火爆川菜馆

发现洞子口一家火爆川菜馆 在成都的大街小巷,隐藏着各种生意爆好的小餐馆,成都人爱将它称为苍蝇馆子。大家都认为,最正宗最良心的川菜,只有在这里才能吃得到。到高档餐厅去主要是吃排场和装修的,所以,一般好朋友相聚,都会到隐藏在小街小巷里的小餐厅。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菜好自然也逃不过吃货的眼睛。   昨天,在洞子口,我就遇到了一家漏网了的火爆餐馆——陈氏凉粉。即便如阅苍蝇馆无数的老吃货,对这家餐馆,也有惊异之感。闲话少说,先来门面...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6日 18:28

“速写成都”洞子口写生记趣

“速写成都”洞子口写生记趣

春节大假刚过,速写成都的画友们就开始跃跃欲试,纷纷向群主千石申请,搞活动吧,让咱们休息了太久的手,也出来运动运动。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个活动——速写成都洞子口写生活动。

这里虽然很有名,但大多数群友还是没怎么来过。有点穿越回七八十年代的感觉。各色人物和风景,别有一番味道。

闲话少说,扯开场子就开整。早起的人儿有画画。

快手姜老师永远是最先摆出成品的人,让我们这些慢手...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5日 17:40

快时代把我们都变成了急脾气

大清早出门,发现电梯的关门键又坏了,这已是今年来的第三次了。想象不出,是被什么样焦急的指头,才能把那么厚的钢化塑料,砸碎成那个样子,这些急着上楼和下楼的人,难道背后都跟着一只疯狂的老虎,不用雨点般的重击,不足以表明自己的急迫与焦灼?   我们正行走在一个公认了的“快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快”被当成一个极其严重的指标,无所不用其极地介入并裹胁着我们的生活,汽车要快火车要快飞机要快,吃东西要快喝饮料...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5日 08:30

与时代同行油画展

与时代同行油画展

 

前言   197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全面实施,中国社会发展的车轮驶入新的历史时期,各个领域都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油画艺术同样踏上新的征程。而作为新时期中国油画艺术领军者的,正是开启了“伤痕” 美术的四川油画家们,他们紧紧把握时代的脉搏,在生活与阅历之中提取素材,创作了大量杰出的油画作品。从反思现实的“伤痕美术”, 到强调人文关怀的“乡土绘画”,乃至1980年代中期的“生命流绘画”,1990年代出现...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4日 18:30

写在情人节的二十二年结婚感言

写在情人节的二十二年结婚感言

     今天是大年初十,22年前的这一天,我和妻摆酒请客,宣布结为夫妻。之前,我们在打工路上相遇,并已谈了两年恋爱了。恋爱的过程,有甜蜜也有苦涩,有温馨也有吵闹。但最终,我们没有散伙,走到了结婚的那一天。

 

     我们的婚礼,是一个热闹而寒酸的婚礼,没有花车,没有婚纱照,没有婚礼主持人,甚至没有惯常婚礼必须的三鞠躬之类的仪式。中午十一点多,我和妻带着一大群宾客来到什邡县委招待所大饭厅里,坐定就开始...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3日 17:59

两人合穿一条内裤

 

    这不是一个搞笑的故事,更不是一个令人兴奋的荤段子,而是一段悲伤的往事。母亲每次说起这事时,都会事先做如上声明。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各种供应都要凭票进行,粮有粮票,煤有煤票,油有油票,酒有酒票,布有布票,还有许多不常用商品,都以临时确定的号数票来对应。总之,没有票,即使有钱,也什么都买不了。我的一位长辈当年从安县经绵竹回什邡,就是因为没有粮票,三天两夜没在食堂吃到东西,险些成为...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2日 11:11

春节写生|朝着梦想一直往前走

春节写生|朝着梦想一直往前走

春节大假期间,基本保持天天打卡练习,虽然水平不高,但沉浸在绘画中,感觉还是很宁静安好的。这些画,有些是写生,有些是临画友的作品,有些是照着画片画的,水平都不高,但绘画过程的愉快,想必大家能感受到。从48岁开始零基础学画以来,我梦想的,就是能画点钢笔淡彩,用来给自己的文章配插图。虽然,离梦想还差得很远,但感觉得出来,慢慢地在朝前走着呢。如李鸿章所言:牛拉火车,终究是在朝前走。感谢老天,让我找到了一个消磨退休之后无聊光阴的事情。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2日 11:11

人活着总该有点儿盼头

人活着总该有点儿盼头

 

PO主按:大假休息了十天,血糖升了几点,体重加了两公斤多。看来,闲下来终归不是什么好事情。今天是上班第二天,我这个四0五0下岗人士,也准备严格打卡,开始学习并更新公号。今天写的这个人物,是一位有点传奇色彩的小兄弟,也是我见过的惟一一个中了彩票大奖的人,当然,令我感动的,不是他难得的成为与国家搞风风雨雨赌博还赢了的人,而是他一以贯之的生活态度,在生活的最低处,他从来没有放弃对希望和人生乐趣的追求。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