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20年02月21日 09:05

我们为什么会在意孙小果的生死?

孙小果终于伏法,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究竟死没死透,很多人还不敢一口咬定,还说让子弹再飞一会儿。但估计这次总算是死成了。网上“正义虽会迟到,但决不缺席”的点赞声,又一次高涨了起来。   这件事与我们的柴米油盐甚至痛痒都无关,但大家仍然很关切,因为这事涉及到法律的严肃性和正义性。谁又敢说自己运气好到永远不遇上这样的坏种?如果潜藏在社会各个角落里,原本不敢见阳光的强奸犯杀人犯地痞流氓甚至更大的恶人坏人,...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0日 09:40

妈妈在,我们就还有归处

回成都几天了。在老家的妈妈,每晚都会在8点准时连通视频,像个孩子一样不好意思地说:“这二十多天,我已经习惯了每晚看到你和你说一会儿话,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还能不能再这样和你们呆在一起?”她十年前身上查出癌细胞,所以偶尔会小小地问一下这个问题。   我只有赦然安慰她,说:“您好好活着吧,只要您在,我们就有家可回。”这时的我,没敢跟她说你年过五旬的儿子,已是另一个家的顶梁柱,还有人也需要将他当成归处。...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9日 14:47

假如你像蜜蜂闯进了厕所一样的生活

大学即将毕业,三位学生分别去向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辞行,不约而同地讲了自己的困惑:假如在未来的就业中遇到不适应的环境该怎么办?   老教授没有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给他们提了一个问:有一只蜜蜂迷路而误入厕所,蜜蜂很痛苦,它挣扎着寻找离开的方法,而所有出口都布满致命的蜘蛛网。在这样的情况下,假如你是那只蜜蜂,你会选择以下的哪种方式来应对?   A、拒绝认同自己所处的恶劣环境,以九死一生的勇气面对渺...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8日 08:59

希望李文亮医生能够被评定为烈士

2月18日央视网消息,退役军人事务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表示:符合条件的因工作感染新冠肺炎殉职人员应评定为烈士。   这条消息,可谓是对此前社会上的普遍呼声的一个积极回应。截至2020年2月18日清晨,媒体报出共有1716名医护感染,6人不幸死亡。在此前许多网友就已提出,希望媒体在发布消息时,将“死亡”改为“殉职”,因为后者比前者,更有感情,更能表达人们的心意。   不幸殉职的6名医务工作者是谁?目前官方尚未披...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7日 13:06

希望我们能够对得起我们所受过的苦难,坚定目光,努力前行!

因为女儿的学校通知必须回成都,我的假期于今天宣告结束。从腊月二十九回老家到现在,整好25天。我的岳父母和爸爸妈妈都很高兴,因为这是二十多年来,我们在老家呆得最长的时间。虽然绝大多数时间,是在家中宅着。但终归是离家和亲人最近的。直到今天,我的老家,确诊和疑似病例都为零。感谢为此付也努力的人们。   最值得欣慰的是,这场灾难来临之前,人们已备好了过春节的粮食。而城市供电供水系统以及超市,都在正常运营。令...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6日 17:49

他们一直在用谎言,教育我们不要撒谎

很多父母,对儿女的要求都是要诚实,从小就以“狼来了”之类的故事,向孩子们灌输符合传统道德观的思维和意识。但在更多时候,他们却会出于各种原因,对孩子撒一些不大不小的谎。这对于孩子的成长是极其有害的。   在幼儿的心理成长规律中,通常是行动记忆强于思维记忆,即多数时间,孩子是以眼睛在“听”,看“行”重于听“言”。当语言和行为协调的时候,就风平浪静顺理成章,而一旦出现言行相左甚至对立的时候,他的小脑袋瓜...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5日 11:35

渣男与形式主义官员的相同点

第一,嘴巴甜。为了达到目的,总是好话说尽。渣男总会把我爱你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说得酸爽可口,搞形式主义的官总会把人民利益当成歌来唱。这些人即使进了监狱,写的忏悔书也是声情并茂,肝肠寸断且义正词严。   第二,面子活儿干得好。渣男总是把对女生的好做在表面上,做事情以少花钱为目的,今天可以送你一杯彩色的空气,明天可以许你一个金黄色的梦想,每需要付出实际的东西时,就开始装疯卖傻冒充天真。搞形式主义的官员...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4日 14:27

好的爱情似水,坏的爱情如酒

今天是情人节,我们仍在封禁之中,虽然我所在的县城还没有报出一例,但空气似乎也越来越紧张,小区已开始像疫区那样,实行封闭管理了,一家只能有一个出入证,至于有没有设定有朋友自远方来——必灭之之类的暗号,就不得而知了。   这一个在家中呆着哪也不能去的情人节,我们像对春节了样,淡然处之,继续在家中数地砖缝或练习厨艺。   对于情人节,我的认知,也是有一个进化过程的。   最早,我相信情人节是为纪念一个...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3日 16:16

秘书与洗脚水

小余大学毕业分配到某局干秘书工作。   局长姓钱,是个胖子,对人挺和气。小余上班的第一天,正赶上局长在办公室烫脚,据说这是局长多年的癖好。局长见小余进来,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多年的老习惯了,上班不烫烫脚,浑身提不起劲。”这时,电话铃响了,局长去接电话,随口对小余说:“你帮我把那水喝掉吧。”   小余怀疑自己的耳朵不对,想再问一句,又怕领导觉得自己木讷。他在家的时候,就听当了多年机关职员的父亲说过...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2日 09:49

敌人不希望我们警惕,而是麻痹

十八九岁的时候,我迷上了写诗。像很多写诗的人一样,总觉得自己写的诗,是天下最好的。这种傻狂,既有青春期的张狂,也有坐井观天的虚妄。那时候其实没有真看过几首真正的好诗,所以总觉得自己能够写几句分行文字是件特别牛的事情,经常被自己感动得鼻渧泡直冒。我身边的人,大多不写诗,也不太愿意与我计较,因此,我的自以为是,一直没有遇到过真正的考验,直到遇到老艾,那时他还是小艾,是我的班长。   那天,我正像往常一...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1日 10:51

“黑”韩国的《寄生虫》获奖了,他们为什么没跳出来抵制奥斯卡?

据韩媒报道,韩国影片《寄生虫》在第92届奥斯卡颁奖礼上斩获最佳影片、最佳国际电影、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等四项大奖。韩国青瓦台10日表示,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得知此消息后,第一时间向该影片导演奉俊昊发去贺电,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表达了祝贺。(中新网2月11日电)   这条新闻,恐怕让很多人都很多人感到惊奇。按照某些人的观影标准,这可是不折不扣的一部“黑”韩国人的电影,整个电影,从主题到表现形式到人设,可谓是一...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0日 11:22

需要英雄去舍命说真话的时代,是可悲的!

鲁迅先生说:一个时代,如果没有英雄,说明整个时代都是庸庸碌碌的,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一个需要英雄的时代,说明这个民族、这个时代普遍有一种依附心理。这种依附心理使人甘愿沉沦,不求进取,它形成了一种浑浑噩噩的心理定势,成为中华民族国民性的劣根性。需要英雄的时代,这不是很可悲吗?   用这个来解释当下的许多事情,是不是心里顿时就明镜似的了。只可惜鲁迅现在已退出语文课本,而且因为写了太多阿Q王胡祥林嫂...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9日 11:33

真正要反思的,是对公共安全信息缺少更加敏捷的预警和应急机制

两天来,我刷着自己公众号上几分钟一条的读者回复,心绪难平。大家以真挚的情感和语言,悼念着李文亮医生。只可惜我的公号回复上限只有100,所以难以呈现大家的精彩回复。   这些回复,绝大多数,是对李文亮医生表示哀悼和惋惜的。也有一大部分,是表达对他的遭遇的愤怒与同情,认同他应该得到一个道歉的。也有不少的部分,是希望查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查处相关责任人的。其中也有不少,是问候那两个训诫的当事警察及家人...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7日 00:41

李文亮医生,我替他们,向你道歉

李文亮医生,我替他们,向你道歉   2020年2月6日21点30分,因在网络上向同行警示新型冠状病毒而被训诫的医生李文亮,因感染冠状病毒不治身亡。享年34岁。与此同时,她怀孕的妻子,也因为感染病毒而处于危险之中。 我不知道李文亮医生离世时,眼睛是否闭上了。因为他等待的道歉,一直步履艰难,始终没有走到他的门前。在某些人看来,它们的官位和官威,比一个医生尊严乃至一国人的性命,都更重大。   还有这封训诫书,有人说,因为有了它,至少被病毒感染...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6日 18:41

这个春节,我们丢失了很多也找回了很多

这个春节,我们丢失了很多也找回了很多 2020年的春节,我和妻儿在老家什邡老花市的一处小院里自我隔离,度过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春节。没有鞭炮烟花,没有觥筹交错,没有麻将棋牌,没有远亲近戚,甚至连每年坚持的三十夜到罗汉寺听钟和初一早晨到老茶馆与老友聊天的老例,都全部省略了。   还好家里备足了粮和菜。岳父点起久未用的柴灶,我与妻围在灶烟与蒸气之中,一个烧菜,一个做馍,将柴米夫妻冒充成了神仙眷侣。我一向有个小小愿望,就是等今后老了,在偏远处觅两...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7日 00:31

妈妈的年总与吃货有关

妈妈的年,与食物有关。这符合中国老百姓的心理特征,特别是她们那一代从温饱没有保障的困难时期走过来的人,食物就是一切。   妈妈讲得最多的故事,是困难时期她的父亲在大年初一找不到能下锅的东西,搓着手东晃晃西看看,突然发现墙上有一小捆之前遗忘的干萝卜缨子,拿下来剁碎煮出的年饭,因此,她发誓,永远不过那样的日子,永远不让家人和孩子的过年记忆里,装进那令人发疼的年食。她说到,也做到了。为此,当然也费了不少...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5日 11:31

小说 | 《蒲公英的歌》(连载五)

 

-5-   这天夜里,我梦见自己走在空无一人的红花堰街头。街上没有路灯,只有远处天边的星星像鬼火一般眨着眼睛。街两旁犬牙交错的房子更像两道深而远的河堤,走在街道中央就像走在河底一般。   这时,从街道旁的小巷中闪出一个黑影,他的头上似乎包着一块布,只从布的破洞中露出一双闪着凶光的眼睛。   他没等我反应过来,已伸出了毛茸茸的爪子,爪子?对,是爪子!掐住我的脖子,然后扯我的挎包,取出钱包装在自己...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15:53

娘娘庙,老成都茶馆最后标本

娘娘庙,老成都茶馆最后标本 和许多旅游城市一样,成都的旅游景点,大致也分对外和对内两种类型。所谓对外,是指专门接待外地游客,让他们慕名而来,在飞起来咬人的价格中吃各种土特小吃,并且拍照打卡发朋友圈。三十元一碗的花毛峰,二十元一碗的三大炮,六十元一掏的耳朵,让本地人看得心惊肉跳。并不是本地人吝啬抠门,而是觉得它实实在在的不值——一碗凉粉,有一多半进了房地产商的肚子,多少也是让人不服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本地消费者,总能在...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14:00

小说 |《蒲公英的歌》(连载四)

-4-   余磊是红花小学惟一的音乐老师。14个班的音乐课由他一个人上。在他来之前,学校是没有音乐课的。老周觉得没有音乐课的教育不是他心里想要的教育,于是千方百计四处寻找,终于在总府路天桥下的一家商场门口碰到正在那里卖唱的余磊。当时,他正弹着吉他唱一首向往自由的歌,满眼满脸都是泪水。   歌中唱道:“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岁月,你的心了无牵挂!”   歌词深深打动了老周,他心中...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10:42

年味儿淡上热搜 要来个“春节保卫战”吗?

这几年,一临近春节,年味儿这个老生长谈的话题,就会以二十一世纪最热闹的互怼方式,在网上展开。这不,年味儿越来越淡的话题,又上了热搜,网络和媒体都在争议着一个话题:在全球化冲击下,我们怎样“保卫”春节?这场争论随着时间逼近新年而更见热闹。   持保卫观点的一方认为:在今天“全球化”“城镇化”“商业经济”等新的文化语境下,以春节为代表的民间节日文化正经受着巨大的考验。“过节”的传统习俗和礼仪被国人慢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