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9年08月18日 20:13

蛀虫们对树的爱是真诚而热烈的

有几只蛀虫把原来住的树啃死之后,结茧变成了飞蛾,它们要产卵繁殖后代了,必须为即将出生的小蛀虫们,找一棵更加肥美鲜艳的树。   很快,它们就找到理想的目标,于是围着树,上下翻飞,啧啧地赞美道:“瞧,多么美丽的一棵树啊,粗壮挺拔的树干,婀娜多姿的树枝,青翠美丽的树叶,整个大森林里,再也找不到这么完美的树了。”   它们的声音嗡嗡嘤嘤,仿佛唱歌一搬好听。大树听得得意洋洋,如痴如醉。   蛀虫们继续用唱...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16日 11:45

每个人都可能是那个被马桶捅上热搜的人 所以需要阀门

几天前,在上海的大雨中,一位年轻女作家,因为马桶堵了,情绪崩溃,直接将自己送上了热搜。我对她的行为,既觉得好笑,也觉得后背发凉,她那抓狂的样子,让我想起曾经的自己。   我曾是一个性情急躁且容易感情用事的人,经常被一件小事搞得炸毛,坏了心情和情绪,有时甚至会像井喷一样,伤及无辜。   老天爷怜惜众生,派了一个阀门来我身边,这阀门,就是我的妻子,她的性格平和安祥,遇事总能冷静地往宽处想。比如,在车...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15日 11:17

让大家讨厌的人支持你的对手,你就赢了!

最近一段时间的时事,让我想起一件朋友小华给我讲的往事。   那一年,她所在的小区物管服务合同到期了。按愿望,小区老物管是很想继续续签合同的,毕竟熟门熟路干了这么些年,算是一个长成型并且顺利结果的果树,无须费大力,就源源不断地有收获。   但他们的想法,显然没有得到业主百分百的一致支持。有一部分业主,特别是一些在日常琐事中与物管有争执和不爽的,群情激昂地想换物管,而另一部分,则觉得换个新的试试,也...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14日 12:33

买菜偶得打油诗:路边白发老母,不知是谁妈妈?

买菜偶得打油诗:路边白发老母,不知是谁妈妈?



    路边白发老母,不知是谁妈妈?

    确认城管没来,摆下一个小摊。


    黄瓜苕尖几根,外加老秤一杆。

    我问菜价几何?她说两元一把。

    我要微信支付,她说没有手机。

    想请旁人帮忙,四顾却无熟脸。

    眼看生意泡汤,心中不甚了然。
    突然来一大姐,掏突然来一大姐。

    四元业务谈成,阿婆笑脸灿烂。
    连说八个谢字,让人泪流满面。

    看她十指甲缝,便知菜很新鲜。

    天热生...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8日 10:34

潘金莲被潜规则以后

忽一夜商风吹得万户开,汴京城里突然也搞起了商品经济。以高衙内为首的实力派商界精英们,跑马圈地,大发炒地皮和项目审批权的财。以西门庆为首的中型商界精英,则大走后门,狂买原始股,一夜之间资产呈几何指数爆涨。而以牛二为首的泼皮破落户,也和富商勾结,披件大风衣戴个蛤蟆镜四处去收保护费。有几次还和在城门口收入城费的差役发生过火拼,其火力和装备,一点都不占下风。   看着先富起来的人们吃香的喝辣的宝马香车连上...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7日 10:13

连保时捷姐都用A货帽子洗地了,还有人相信信访主任的眼泪?

连保时捷姐都用A货帽子洗地了,还有人相信信访主任的眼泪? 接连几天,几个著名的网络舆论事件开始出现所谓的“反转”。保时捷姐一收嚣张跋扈的表情,摆一张几年前的“清纯”照片,开始讲述起自己的未成年发家史,并且拿出了按揭发票和A货包包的,最后打出不要骚扰女儿的母性悲情牌,最后表示如果大家再逼她她可能会画个妆去跳江。这一系列组合拳,居然引来了一些人的同情。 这当然是在高人的指导下完成的。最近几年,做网络舆情这门生意的人,多多少少已摸出了一些规律,比如以上这...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6日 10:09

只要鳖还在当局长 兔子就不可能跑赢乌龟

      奔跑科科长到了离休的年龄了,急需要选拔一位继任者,论才华、资历和业务能力,奔跑科的兔副科长都有一万个理由成为继任者。兔副科长当副科长已经十来年了,成了局里的老副科,听来很像“妇科”,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鳖局长在中层干部选拔会上的发言,使兔副科长刚做了一半的美梦受到了考验,他说:“这次奔跑科新科长的人选,必须以公正公开公平的原则,在全局符合条件的中层干部中选拔。”这也就是说,...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4日 09:10

瓜主给偷瓜小偷赔300元钱不是个小事情

瓜主给偷瓜小偷赔300元钱不是个小事情 天天都有雷人的新闻发生,但我还是被这条新闻雷到了: 对对对,你没看错,是种西瓜的给偷西瓜的赔了三百元钱。在当地派出所的帮助下,那几个偷瓜的妇女偷瓜不成,却碰磁成功。   对于JC的事情,我原本是不想关注的,怕搞得不好,遭遇跨了省,意外出个名就不太好了。   但这件事情虽小,因为其恶劣影响程度太大,完全是颠倒了是非观,像根木刺插进眼中一样难受。所以,还是决定写一下。首先声明,我只是善意地想提点意...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3日 07:43

五味乡愁 | 妈妈偷嘴

PO主按:今天是母亲70岁的生日,几天前,她就打招呼,说70岁不能做生,不许我们回去。我觉得这可能是怕天气太热不忍我们路途折腾的托词。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总是为了照顾我们,而选择隐忍自己。她这辈子吃过太多难的一笔写尽的苦头,就选一件小事,给大家讲讲她老人家的故事,这件小事,足以透视她的一生。早安朋友们,和我一起祝她生日快乐吧!也祝天下所有妈妈,平安快乐!   和大多数从困难时期走过来的人一样,我的母亲...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2日 09:22

重庆保时捷女的所长老公冤不冤?

重庆保时捷撒泼女事件,警方已宣布彻查,而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发声,显见是没有人愿意来保了。此事大概率会成为第二个严书记夫人坑夫事件,那位家有两辆豪车和一个砂石老板老婆的派出所长,很可能成为下一单火爆新闻的男主角。这件事,再次证明一个真理,不作死不会死。   事件还留给人们几点启示:第一,在当下人们普遍焦虑的俨然如火药桶状态下,最好不要乱点火星,一个小小舆情,就可以让你名扬天下;沟子上有粑粑的,一定不要...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1日 09:00

白塔坝那位悲悯的老兵

某地一书店的保安抓住一对在店里偷拿影碟的12岁孪生小兄弟,因书店饱受丢书丢碟之苦,于是保安决定将“小偷”送到派出所去。这两个不懂事的小孩又羞又怕,就双双跳楼自杀了……   看到这则新闻,不知为什么,我眼前竟莫名地闪起了二十多年前的童年往事,一个叫老佟的放牛老兵形象又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1976年,我在四川什邡隐丰公社白塔坝村给我的六姨作伴。她是知青点最后一个知青,原本住二十几个人的大院只剩她一个...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31日 08:09

细思极恐,我也写过不少讽刺猪的文字

细思极恐,我也写过不少讽刺猪的文字 这辈子出的第一本书,就和猪八戒有关     1、镜子的求饶书   尊敬的猪八戒先生:   请允许我——您新购置的第305面镜子对您说几句话。我可不想像我的前任们那样,成为你耙下的碎片。   说实话,如果用一头猪的标准来看,你还是非常伟岸标致的——高高的鼻梁,两个鼻孔很性感的往上翘着。你的眼睛,绝对是千真万确如假包换的双眼皮,一双可爱的大眼睛要气死好多靠眼睛吃饭的女明星哟。特别有意思的是你的耳朵,...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30日 16:08

某些记者热衷监督按摩女的原因

昏暗的街头,闪着粉红灯光的发廊。叼着烟打麻将的时髦女郎,急于把客人拉回家而一再降价的站街女,以及在酒吧迷离的灯火中打着酒嗝昏头胀脑狂跳乱舞的薄衣女子……   这些都是电视和报纸上经常出现的画面。记者们通过暗访,对三陪女的生活状态进行了半深入的切入。所谓的半深入,是因为记者们更多地关注三陪女们颇有些桃色意味的谋生细节,而不会关注“她们为什么选择用这样的方式谋生”这一更为沉重的问题。   我曾经非正...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3日 17:16

老成都茶馆人物漫像

老成都茶馆人物漫像     我从去年开始发愿画一套老成都茶馆人物,断断续续画了大半年,终于画完一个册页,一共二十幅。由于初学绘画,很多东西都还稚拙,还不能做到笔画已心。但好在多年混迹于成都茶馆,许多人物和场景,还算熟悉。多少年来,岁月让很多东西都发生了巨变,但也有一些东西,是没变的。现将所有作品发到这里,册页纸上有金银粉,效果不是太好,请多包涵谅解。






    迎客的茶老板





    遛鸟人



...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3日 13:45

故乡人物 | 苟施工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所住的什邡外西街迎来了一次史无前例的新建设项目——这条几百米长且青一色是平房,地面一下雨就会变成“稀街”的贫民区,将修一幢二层楼的灰砖楼房,这对于长期渴望好消息而好消息又吝于光顾的外西街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施工队很快来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式推平了一段老房子,然后挖地沟铸造基脚砌墙上预制板,在外西街人兴奋的围观中,小楼以飞快的速度拔节而生,仙鹤般傲然立于小鸡一样的平...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2日 17:06

争斗的阶层分析

散步路上,看到两个捡垃圾的人在路边打架,两人都认为旁边那个垃圾桶是自己的领地,里面的易拉罐和矿泉水瓶理应是自己的。他们彼此都说服不了对方,于是诉之于老拳,像丛林中两只急于争夺交配权的猩猩那样猴急而疯狂地撕打了起来。两个人的脸上身上顿时鲜血淋淋……   周围许多围观者,他们觉得这个场景实在是太好笑了,两个大活人,一个垃圾桶,这之间的价值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画等号的。但他们以打得头破血流的方式强将两者划上...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2日 14:21

被母亲锁在家里那些日子里 我学会了自说自话

我这辈子住的第一间房,在老家什邡最杂乱破旧的老街上,那条街名叫外西街,也叫过建设路,但大家更愿意叫它“稀街”,因为它是小城仅有的一条没有铺水泥或柏油的街,一下雨便稀泥满地,难以下脚。   那间14平方米的小房就在外西街172号,我的父亲和母亲在这里孕育了我,这里容纳了我从婴儿到初中毕业的的所有童年和少年经历。   我对房子和家的记忆,最初始于两片巴掌那么大的亮光,那是老屋顶上玻璃明瓦透下的两小片天空。...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0日 18:40

近期画的一些插图

近期画的一些插图    PO主按:自2016年开始零基础学习画画以来,眨眼时光过去三年,虽然现在离零基础也差不了多远,但我努力想为自己的书画插图的梦想却没有变。我自己的第一本插图随笔集目前正在出版中,可能不久就会和大家见面。我的好友杜阳林平常在胖圈时常为我的小画点赞,他也喜欢这种笨笨的线条和稚拙的风格。最近,他的散文集《晨风暮雨》即将出版,这本书是讲他从4岁丧父,母亲拖着七个儿女,历尽人间苦难成长的故事,文字很真诚动人。他托...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18日 11:40

五味乡愁 | 锦江里游泳的童年

不知为什么,我童年记忆中的成都总是和锦江的水有关,而别人津津乐道的有关这座城市种种古旧的记忆,却并不十分清晰。尽管我从三岁起便跟着父亲到成都晃荡,好歹也是在人民南路走过中间,在芙蓉餐厅吃过夫妻肺片,也算小半个老成都。   之所以对锦江的水保持了很深的印象,它甚至挤占了我对成都旧时记忆的大部,其原因是在我童年时,我曾和锦江水有过非常亲密的接触。七十年代最初几年的每个夏天,我都在她怀抱中游泳,游得好时...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16日 13:38

五味乡愁 | 馒头与蛋包饭的爱情

好友媛媛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她读大三的时候,和一个学长相爱了。学长帅气而阳光,喜欢打篮球,学习成绩也还不错,惟一美中不足的,是家庭经济状况比较困难,这也是许多女生将他拉黑的重要原因。现在的女孩,早已不是看琼瑶奶奶浪漫爱情小说长大,只关注爱情,不关注吃饭。她们的爱情小说,基本要以当奢侈品说明书来读。   媛媛当然不会不关心吃饭问题,只是稍稍晚了一点,或者说是因为先有两个人小鹿乱撞地对上眼,然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