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1月21日 17:52

十天建成的国际化大都市

报上说,全国竟然有183个城市相继提出了要建设“现代化国际大都市”,这使未庄上下从未有的紧张起来,大家群策群力,开始讨论未庄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未来城市的经营方向。
 
  大家经过10天9夜疲劳战加车轮战的商讨和争论,终于订出关系到未庄未来300年里子孙后代的生存和幸福的发展战略。
 
为了这份凝聚着心血和口水的发展计划,未庄的主要决策者赵太爷钱太爷赵秀才假洋鬼子赵司晨赵白眼等拧脱的胡子都可以织一块大地毯了。
 
  光有纸上的规划还不行,还需要真抓实干才行,制订计划的第二天,全未庄总动员,开始发展计划......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9日 21:26

速写成都文殊坊写生

速写成都文殊坊写生
2019年1月19日,天气晴朗,是个画画的好日子。阳光和世间的一切都温暖而充满善意。
速写成都的画友们也以画为号,约了起来。不辜负这个好天气,当然,坏天气也不见得会消失掉大家的兴致,对于爱美的人来说,坏天气也可以是风景的嘛。
大家今天的目标,是阳光下文殊院的阁楼。大家认真地画画,也相互切磋和交流。这样的活动,我是第一次参加,加之自己画艺本身就很抱歉,所以,看别人画的时间多于画的时间。所谓画画两分钟,拍照两小时,就是说的我。
当然,看热闹的不只是我。还有很多路人,特别是小......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8日 20:11

人生的挫折 都是有时效性的

今天下午,在大慈寺接待了一位公号读者,他是做金融中介的老板,前一段时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而随着所谓经济周期掉入了人生的低谷,欠下巨债,生无可恋的样子。他说在最悲伤的时候,看到了我的公号上一篇《坏天气也是风景》,觉得有些道理,于是振作精神,重新开始面对挑战,目前,虽然还没完全走出低谷,但已感觉比之前最困难的时期,好了许多,由此发出感叹,如果当初极端地处之,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一番场景。由此,让我有信心,将这篇文字帖出来。有时,读者对写作者的鼓励,也是难以估量的。
 
在我们的人生中,总会遇到一些在当时看来像世界末日都已降临的坎,仿佛那是一座险峭无比......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7日 19:58

儿子冲妈妈吼出了中国式母爱的痛点

我有一好友,是个焦虑妈妈,每次见面,都会聊起对儿子教育的挫败与无力。无论饮食起居和习惯,还是社交礼仪和与人沟通方式,抑或学习方法与思维模式,无一不充满了担心与焦急,恨不能自己元神出窍钻入他的体内,将他的各种行为模式,调整到自己想要的方向上来。
 
这让我想起一个笑话,讲的是一个人跑到洗衣机商店大声批评这里的商品制冷效果不好噪音还大而且外观也不够高大——听出毛病没?他是把洗衣机店误认成电冰箱店,而且用电冰箱的标准,去要求洗衣机。就像童话故事中焦虑的鹰妈妈用鸡和鸭的特长衡量自己的孩子——它居然不会打鸣?它居然不会游泳?它居然还不会抓小......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6日 17:36

别以为赞美不会要你的命

几十年没有出现过猛兽的树林里,突然来了一只老虎。
 
这是一只刚离开妈妈自立门户的年轻小虎,一路懵里懵懂地走来,闻闻树林里没有别的老虎的气息,看看环境,又有泉水又有山洞,草和树也很茂盛,想必也应该有许多食物,于是高兴地住下了。
 
树林里原来住着的动物们快要疯了——这虽然是一只小老虎,但他最终会长大。当他长成大老虎之后,这片草美水清的天堂,就会变成腥风血雨的地狱,为了让这噩梦不变成现实,它们必须做点什么。
 
猪说:“我们应该讨好它,从现在起,每家轮流送一个老弱病残的家族成员给它,与它搞好关系,和平相处......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5日 18:01

小说 | 白水火锅

秋成老先生是我最佩服的前辈之一,早年参加革命,随大军南下,在我家乡那个小县担任文化馆长,因文采和相貌出众,获得本地当红川剧名旦芳心,二人夫写妇唱,成为本地一道亮丽的人文景观。
 
但好景不长,史称无前例的动乱来临,在那个以颠倒为特征的时间段里,所有东西都颠了方向,以往好的,变成坏的;以往美的,变成了丑;以往幸福的,自然就变成了不幸。
 
曾经的幸运儿与文化楷模秋成先生,理所当然地变成了死了喂狗狗都不吃的黑五类。他那美丽的妻子,为了不跟他一起变黑,举报了他一系列反动言论之后,带着女儿与他划清界限,弃暗投明嫁给了另一个能让她继续“红”......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4日 16:54

一辈子只见一次,却是知己

在三亚大东海的沙滩上,我碰到一位和我一样踽踽独行着的女子,她穿着白色的长裙,在朝阳下拖着长长的影子飘逸地从潮起潮落的沙滩上走过的样子,很符合多年来我对海洋与沙滩最理想的想象,辽阔的大海掀着层层的白浪,蓝色的天上风在追着白云,沙滩上的白裙女子,宛若梦境。

这样的画面,总令人忍不住想上前去,借问客从何处来?往哪里去?在来与去的路上,究竟发生过和将要发生一些什么样的故事?这种感觉,犹如多年前的某个夜晚,站在重庆枇杷山的红星亭上眺望万家灯火时,想扑身到那些散碎如星光和萤火虫的灯光里,去探求每一盏灯火映照着怎么样一家人?每一家人的身上,究竟......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3日 17:29

你的命运在出生前好多年就决定了

郫县唐昌的表叔过80岁生日,母亲赶去喝庆寿酒,席间从微信上发来一段视频,说:“你看,好热闹啊,这么大一群人,当初不是我外婆那一脚,根本就不存在呐。好多人的命运,在出生之前好多年就决定了。”

那一件神奇的事,发生于我出生之前48年的1921年。那一年,我的外婆还是个三四岁的孩子,她的妹妹也刚出生。她的爸爸妈妈也即我的祖爷爷和祖婆婆,是四川崇宁县(今郫县唐昌镇)的农民,住在一个叫卓家船的地方。地名里都有船字,当然离水很近喽。对!他们一家因为钱少无地,就在河边搭了两间草屋,借种几亩薄田,养几只鸡鸭小猪,勉强度日。

那年夏......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3日 17:29

说说你家的腊八粥是怎么做的?

今天是腊月初八。

每年腊月初八,我都会想着要吃几碗腊八粥,这粥早年是外婆和奶奶给我煮,后来是母亲给我煮,现在,则轮到我给妻子和女儿煮了。那一碗香稠可口的粥,与其说是粥,倒不如说是一种亲情的传承。

腊八粥据说是为了纪念佛祖释迦牟尼成道的,但对于大多数善于用胃记忆的国人来说,它的味道和吃时的氛围,不是属于宗教,而是属于家庭的。大家围着一锅热粥拉家常看电视,在我想象中是至美的场景,特别是窗外寒风凛冽,雪花乱窜的时候。

在中国这个同一天之内有春夏秋冬几个季节的庞大国度里,很多东西,除了称谓相同之外,便再无什么联系了。腊八粥就是......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1日 14:35

你见过这么“破”这么“烂”的希望吗?

虽然是公益界的老手,自认为见过的苦难与悲伤场景已足够多了,但在经历了两个多小时手脚并用的跋涉,站在阿静家的几间破房子前时,大家仍然被眼前的场景镇住了。
 
房子背靠悬崖呈一字排开,屋后是一眼望不到顶的崖壁,屋前,是看不到底的深渊,从堂屋正中央往外冲,即使弹跳力再差的人,八步之内,必可粉身碎骨。
 
房子虽然是五间,但真正瓦片齐全的,只有三间,一间是堂屋,里面放着这个家八成以上的家具,无非是几张腿脚并不齐整的桌凳,和筲箕背篓之类。惟一敢说完整的,是一张紫红色的沙发,上面坐着患尘肺病多年的父亲,他说他每天至少有三次,在想着要不要从......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9日 20:56

孙悟空打的妖有几个是货真价实的?

尊敬的混世魔王孙悟空先生:
 
虽然你出道以来,先后混出了弼马瘟、齐天大圣、斗战胜佛等名衔,但我还是更愿意用你出道之前当妖怪时的浑号称你,以此表明我们之间本属同门的关系。容不得你不承认,你我原是魔界同类,你是用弟兄姐妹的血染红头上的顶子的,什么斗战胜佛?呸!
 
想当年,先生你也不是什么善类,与狼虫虎豹为伍,与蛇鼠熊罴称兄道弟,上欺天神,下欺阎君,把龙君更是当下饭的好菜。盗傲来国兵器库、偷蟠桃会仙酒琼浆;偶尔还在水帘洞中与妖魔们大摆人肉宴,还将吃不完的人肉用来晒干防阴。这些,都是你自己说出来的,想魔界中最恶的妖孽,也不过如此吧。......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8日 17:26

如果向你学习,马云至少自杀二十次

如果向你学习,马云至少自杀二十次
近几年来,接触了不少社会新闻,大多是讲青少年因为经不起挫折,一次考试失利,一次老师的批评,甚至一个并无明显恶意的玩笑,就可以让一个孩子从高楼跳下来,或者端起百草枯,一饮而尽。看着这些如花的生命在面前消失,那种站在悬崖边守护却失职的无力感,实在令人崩溃。有时,恨不得自己能够元神出窍,钻进那些懵懂着即将要干傻事的年轻人的体内,让他们回头看看他们即将要干的事,是多么遗憾和愚不可及。让他们知道,所谓的挫折,并不是那么可怕和悲伤,而可能是铺就我们成功之路的砖石。当然,这石头,你得有勇气和能力将它踩在脚下,而不是让它砸在头上。
 
在这里,让我给你分享一个倒楣蛋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7日 17:34

悼念第一位网友——我们说好不悲伤

“如果一个人是一个世界的话,那么,我们每认识一个人,就打开了一扇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门。”
 
这段话,是凌凌说的,她是我的第一个网友,我们相识于2000年。
 
那一年,我刚刚从家乡来省城打工,而立之年,什么都没立,除了一腔“想混出个人样”的愿望之外,我一无所有,我甚至连“人样”是什么,也不知道。
 
也正是凭着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懵懂劲头,我居然在竞争激烈的省城新闻业中呆了下来,虽然也无非是个没有正式身份的新闻民工,但也可以吃碗饭也可以住间房,在不知道行业辛酸的人眼里,也算是个记者了。但其中的苦......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6日 20:18

你的岁月静好,我的痛不欲生

你的岁月静好,我的痛不欲生

大学即将毕业,三位学生分别去向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辞行,不约而同地讲了自己的困惑:假如在未来的就业中遇到不适应的环境该怎么办?

老教授没有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给他们提了一个问:有一只蜜蜂迷路而误入厕所,蜜蜂很痛苦,它挣扎着寻找离开的方法,而所有出口都布满致命的蜘蛛网。在这样的情况下,假如你是那只蜜蜂,你会选择以下的哪种方式来应对?

A、拒绝认同自己所处的恶劣环境,以九死一生的勇气面对渺茫的希望,不惜肢残体破也要飞出去,到自己应该去的花园中,尽管逃出去之后,也不一定能够找到......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4日 16:34

大清国的荣耀和耻辱跟我有半毛钱关系?

大清国的荣耀和耻辱跟我有半毛钱关系?



我从来不觉得,大清国跟我有什么关系, 虽然,不出三代之前,我的先祖们也曾经盘着辨子,裹着小脚,但他们所在的大清国,与他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如果硬要扯上关系的话,也只是统治与被统治,主子与奴隶,刀子与韭菜的关系。

设想,如果我穿越了,到了那个时代,我这样的从娘胎里就是奴隶和韭菜种子的人,头上留根辨子,见到任何官老爷都要下跪,读每一本书都要被删审,写一首诗有可能掉脑袋,甚至还连累父母兄弟姐妹堂兄妹表姐妹姨夫姑丈大姨妈甚至帮我带小孩的保姻都掉脑袋。也可能因为哪个八杆子都打不到的亲戚犯了点什么事而被杀或者到宁古塔去充军。......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3日 10:19

吃货 | 洗澡莴笋不嫌贫爱富

文 | 曾颖

莴笋的吃法有很多。它的叶可以用来炒,也可煮汤,嫩尖可以用花生浆芝麻酱调和蜂蜜生吃。它的枝干,可以用来红烧和清炖,还可以切成片或丁块,用来炒肉片或做宫保鸡丁。它的皮,可以宰碎加到猪饲料中,最终变成美味的猪肉。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忠诚得渣都不剩来形容它,一点都不过份。

以上诸种吃法中,我故意漏掉,也即是我最喜爱,必须拎出来单说的,便是洗澡莴笋。在我心目中,它与萝卜饭、洋芋面、激胡豆和红豆腐并列为五大穷人美食,并不是说只有穷人才吃这些东西,而是因为它所用食材便宜易得,制作方法简单,不用耗费太多资源泉就可......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3日 10:19

肖猪的理想是体会被追赶的感觉

肖猪的理想,是像多年前他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年轻人那样当个自行车运动员,骑着一辆轻型自行车,飞一样冲在那些娘娘腔车手的前面,体会被追赶的感觉。

肖猪本名叫什么以及他为何最终没成为运动员而跑到“春天花园”来住,则是一个理不清的谜团,连一向多事的胡神仙,也没打听出什么道道来。

据胡神仙推测,肖猪的绰号,应该与他的体形没有关系,如果那样的话,他应该叫肖熊或肖虎,因为后二者更加形象贴切一些。

而肖猪没有被叫成肖熊或肖虎,显见是人们并不认同这两个形象。而大家叫他肖猪......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2日 16:25

这半生写得最蠢的一篇文字

我这半辈子,写过许多愚蠢的文字,其中最蠢的,要数1999年写的那篇《我家电脑不上网》,其时,距人类第一次互联网通讯,刚好30年,距蒂姆.伯纳斯.李发明万维网,也有10年。我像一只蠢鸟,在春天即将汹涌来临的时候,扯着嗓子向伙伴们吼春天有多么可怕,我要拒绝它!

那时,我其实还没有电脑,只是在工作时,接触过激光照排之类的机器,还在几个80后小同事带动下,学会了《帝国时代》之类的游戏,并经常与他们以加班之名,偷偷躲在出版室打得个呼尔嗨哟,并且经常因此而被单位罚款。而我对刚刚开始的各种有关互联网的传闻,大多来自于当时的媒体报道,什么网恋几个月才知对方是小孩,见网友因为对方太丑而......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2日 16:25

吃货 | 关于红苕的离奇往事

吃货 | 关于红苕的离奇往事

红苕是大航海时代从南美经吕宋传到中国来的,与土豆玉米一道,大幅度改变了中国人的主食结构,使中国人口突破粮食瓶颈,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

红苕易于种植,产量大,好保存且味道甜美,可以生吃可以蒸可以煮可以晒成干也可以用火烤,还可以用油炸酥再加糖炒制成苕丝糖。在每个中国人的记忆里,或多或少都保留着一段炉火与红苕交织的亲情故事,那种“偷,不如偷不着”的香气,是可以穿透屋宇,穿透空气甚至穿透岁月的。我的妻子,就常常怀念那带着焦糊的丝丝甜味而央求我给她烤,而我还真在15楼电梯公寓的厨房里,用天......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1日 19:29

一头没有得到猪认同的狮子

有一头小狮子,因为不可搭车述的原因落入猪圈中,被猪们当成了一只最奇怪最丑陋的猪。大家都觉得这个家伙没有圆圆的眼睛大大的耳朵长长的嘴,实在是丑得不可救药。更可怕的是,它不会用鼻子拱土在泥里打滚把尾巴卷成圆圈。要知道,这是作为一头猪的基本技能,没这些特长和本事 ,还怎么好意思在猪圈里混。

小狮子也这么想,看着猪们在泥里滚过来滚过去,或把地上的菜叶和瓜果啃得脆响,它尴尬到了极点,无限悲伤地哭了起来。

它的哭声,引起一只乌鸦的注意。乌鸦在天上飞来飞去,见多识广,知道它是一头狮子,于是飞下来,关切地问:&ldq......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