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这么宽阔漂亮的马路,你却盯着一堆狗屎看?

这么宽阔漂亮的马路,你却盯着一堆狗屎看?

一条宽阔的大马路,你不看漂亮的路面,不看美丽的行道树,不欣赏路边美丽的建筑,不关注路上行进着的各种高档的汽车,而是盯着路边的一堆狗屎看,你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
 
这个问题,估计许多写作者或者媒体人都遇到过:
 
放着那么多坚固美观的桥梁不关心和关注,却盯着裂口的桥柱子说长道短,是何居心?
 
放着数以千万计的好房子不报道,却要死盯着一栋垮塌的楼房说是论非。
 
放着成千上万正常运行着的汽车火车飞机不闻不问,却要对着发生车祸或空难的交通工具说是论非,疯狂炒作。
 
这种逻辑,还可以推而广之,放到其它行业。比如,可以指责医生:你放着人家身体百分之九十九的健康部位不看看,不夸奖,却对着一个坏的器官不放,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经济学家,你放着总体向好且越来越好的形势不歌颂,却对某只黑天鹅喋喋不休,是想贩卖焦虑混存在感吗?
 
气象学家,你放着那么多风和日丽的日子不给大家说,偏要预警各种极端天气。
 
天文学家,你放着那么多灿烂安详的星星不关注,却要关注几百万公里以外有可能撞上地球的小行星。
 
……
 
在人类的进化进程中,对坏消息的敏感,是一种天然的本能,因为森林里任何一个异常或者不好的事情发生,都可能危及到生命。这也就是涉及到人的安危的问题,更容易引起人们关注的原因。人们在听新闻时,往往会对坏消息更敏感,也更容易进行转述和传播。这与能量的正负无关。也许那个盯着路边狗屎看的,只是不想让自己踩到了而已。他总不能为了给大家警示一下前面有狗屎,而非得先长篇大论地表彰一下空气多么清新世界多么美好城市建设取得了多么伟大的进步,这不是许多人正在做的吗?
 
当然,喜欢听好听的,终归是多数。人们往往愿意听自己希望听到的。就像花喇子模国的国王,总希望听到自己的军队打胜仗的好消息,给他带来好消息的,他必是要加以重赏,而如果是带来不好消息的,就只有拖去喂老虎了。
 
一间屋子,混乱而肮脏,起初因为能见度不够,大家都看不到,因而安之若素。但突然有人打开窗帘,有光照进去了,大家看到了脏与乱。一种情况,是重视这种脏与乱,然后拿起扫帚和拖布,将它清洗干净,并且摆布规整。而另一种情况,是指责打开窗帘的人多事,甚至叫骂他居心不良,继续关上窗帘,眼不见为净。
 
究竟哪一种更加正常和理性?究竟哪一种人,更加爱这间屋子?
 
这本是明摆着的不争事实,现在却成了需要争论的事情了。



推荐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