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即使再难,我们也要坚持寻找人生的乐趣

即使再难,我们也要坚持寻找人生的乐趣

  在许多人看来,快乐的程度与金钱的占有量成正比。钱越多的人越快乐;钱越少的人越不快乐。而穷人,基本上没有资格快乐,快乐已成为有钱人的专利。
 
  我承认,有物质和经济基础的支撑的快乐更可靠,但并不能因此就说,快乐是有钱人的专利,因为衡量快乐的参数并不仅仅是一个“钱”字。如果是的话,那些因抑郁而跳楼的大明星或有钱人的举动便难以解释。钱可以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便利,使之更容易接近快乐,但并不是起决定因素的。而穷人谋生的手段也许更艰难些,他们离快乐也许更远些,但并不因此就与快乐绝缘。以下是我这一两年见到过的一些穷人寻找快乐的例子,至少部分可以证明。
 
  我印象最深的是几年前采访垃圾山时见到的一个放风筝的男人。他是垃圾山上捡垃圾的,每天收入多则十几元,少则两三元。但这并不妨碍他捡完垃圾之后拿着自制的风筝到垃圾山顶上去疯跑笑闹。他也因此与他那些蓬头垢面整天为垃圾而争抢和算计的同事不一样。他站在垃圾山上,对天上飞翔着的风筝展开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像阳光一样灿烂。
  在我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座桥,成都人称它为二号桥。我每晚十点从桥上经过都会看到三个年轻小贩在路灯下玩扑克。他们的身后放着三辆自行车,车上的家什表明他们的身份,一个是卖爆米花的,一个是卖甘蔗的,一个是卖花的。他们这种小摊贩是城管重点打击的对象,他们的谋生也就显得格外的不易。白天他们和城管打游击,东奔西跑游窜于城市越来越少的空白管理地带,把车上的货物换成为数并不太多的钱。每晚九点左右,他们就像归巢性能极好的候鸟,总会来二号桥头,蹲在地上打一个小时的“斗地主”,然后各自回自己的暂住地煮饭炒菜,乐此不疲。以往我以为他们是住在一起的老乡,后来发现不是。他们总是从不同的方向来,朝不同方向去。每晚一个多小时的小聚,成为他们在城市里苦苦挣扎时难得的小憩。他们蹲在桥头旁若无人地玩着说着笑着的样子,让很多从他们身边走过的人羡慕。可以肯定的说,从他们身边走过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比他们有钱。
 
  我每个星期都要离开成都回老家去小住两天。在回家的班车上,时常遇到一个很奇怪的农民,他每次都在半路的一个小镇上上车,手中端着一只大锅,锅用保鲜膜包裹着,但仍时时发出一股股诱人的香气。一闻便知是火锅鸡或香辣蟹之类好吃的东西。他总是在上车半小时后,车开到一条乡村小道口的时候下车,小道连着远处一座梨花繁茂的农家小院。他就端着那一锅从镇上火锅店里买来的美味,像个打胜仗的将军,豪豪壮壮地往家走。屁股上挂着的一串木工工具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想象得出,过不了多久,在那美丽的梨树下,又该扬起什么样欢快的香气和笑声。
 
  同车的人中有知道他情况的,说他是个木匠,家里很穷,到一个寡妇家上门。寡妇去年出车祸,瘫在家里,他就到镇上去打工,每周末回家,总要端一锅老婆爱吃的火锅回去。
 
  他回家的时候大多与我重合,我在车上多次碰到他,和他的火锅。尽管他的头发已经花白,脸上的皱纹上也镌刻着太多的苦难,但他在端起火锅踏上回家那条乡村小路时,脸上闪出的笑容却是会心的。
 
  这些年,我还见过同骑一辆电动自行车,把音乐放得山响的民工夫妇;每天中午在树阴下张着嘴甜甜做梦的三轮车夫;还有在河边花园里互相教跳舞的打工仔和打工妹……
 
  有一个佛教故事说:人生如挂在悬崖上的枯藤上,下有猛虎追逐,上有老鼠正在咬藤。而此时,挂在藤上的我们,忽然发现手边上有一颗又红又甜的草莓。
 
  每个人的手边都有一颗这样的草莓。只不过看你愿不愿意摘而已。
 
苦难的日子,终究要过去。让我们一起,心怀希望,坚强向前吧!



推荐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