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等不到“说法”比被误诊成艾滋更可怕

等不到“说法”比被误诊成艾滋更可怕


等不到“说法”比被误诊成艾滋更可怕



2004年6月,40岁的河南镇平县农民杨守法经普查,因此之前为缴计生罚款而去卖过一次血,被县疾控中心确诊为艾滋病。后来,妻子与他离婚,子女随妻远去。他感觉“自己无情地被甩进地狱,整日生活在如瘟神般被避讳、远离尘世的世界里”。多年来,每天吃抗艾滋病病毒药物,杨守法的身体越来越差。2012年9月,杨守法病重,到南阳市治疗,检查显示自己并无艾滋病。2015年11月镇平县卫生局通报称,杨守法艾滋病病毒抗体筛查结果为阴性,但2003年留存血样检测结果仍为阳性;将申请对血样进行DNA比对,若不符,将调查相关环节。然而,半年过去,曾“生如死囚”的杨守法,仍未等到一个说法。

十多年过去了,杨守法由一个每天装石子能装一车,有儿有女有妻有家,过着“虽不富裕,倒还算幸福”生活的壮年男人,变成一个除了病什么都没有的绝望者,孑然一身,求告无门。这一切,都与十多年前那一次“普查”有关,究竟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至今还没查出个结论,整个事件最令人毛骨悚然之处,就在这里——没有病的杨守法,被查出了艾滋病,这究竟是一个极其偶然的小概率事件,还是一次重大事故的冰山一角,还有没有和他一样被错误的检查结果把生活彻底掀翻的人,如今还不得而知。此事不应该再拖下去了,有必要对当年的普查结果,来一次更认真的“普查”,这是最基本最务实的态度。鉴于此事涉及到责任追究,镇平县疾控中心甚至该县的卫生主管部门,应该主动回避此事,由与此事无直接利益关系的部门来调查。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搞清楚当年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杨守法被查成艾滋病的乌龙事件。如果是因为拿错了血样,那么,至少有另外一个患了此病的人,被漏了过去,这十年时间他,他作为正常人生活着,不知不觉中又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和后果,简直难以想象。如果是因为血样被污染,那么,所涉的人员远远就不止于杨守法一个人,还有多少人和他一样,被一纸诊断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都是必须尽快搞清楚的问题。无论是杨守法本人,还是媒体和网络舆论,都不是要给谁找麻烦,而是在帮助有关部门改正错误,尽可能挽回损失。河南当地的卫生主管部门,应该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尽快重新再审查一次。早一点搞清事情真相,有助于事态平息,而如果一味地躲闪和隐瞒,甚至将再查的前提,定下一个似是而非的拖延前提,必然会造成更大的恐慌和伤害。

也有人提出,从2004年“查出”艾滋病开始,镇平县疾控中心每年都会给正在被治疗中的患者抽血两到三次,近十年时间,少说也得有二三十次查出误诊的机会,但一次次的,都被忽视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这种结果,与该疾控中心在确诊后就不再做HIV筛查,只检查CD4、肝功能、肾功能等检查有关,因为对结果坚信不疑,后续检查只查医疗效果,不问病情,致使这个漏洞失去补救的机会。这算不算一个教训,需不需要在未来的防艾工作中用措施加以补救?这也是一个问题,值得警醒。

我的微信公号,欢迎关注
等不到“说法”比被误诊成艾滋更可怕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