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自首:我曾写了那么多郭美美和“红会”的文字

自首:我曾写了那么多郭美美和“红会”的文字

听说“红会”又在找郭美美要清白,而且还说是有“幕后推手”,不排除还要继续追究。顿时把我吓尿了,回想这几年,作为评论员,我应约写了不少与此相关的文字,我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向哪个部门去自个首,争取个从宽处理呢?纠结中……

以下是其中部分文字,求大家帮看看,躲得过一劫不?
自首:我曾写了那么多郭美美和“红会”的文字



  郭美美承认卖淫是否能还红会“清白”?

    楼主:四川曾颖 时间:2014-08-05 06:54:00 点击:2948 回复:38  

    郭美美又出事了,出大事了!她于7月9日因涉嫌聚赌被北京警方控制,并于当月14日因赌博罪被刑拘。昨日,主流媒体以异乎寻常的方式,高规格地报道了她自供“以‘商演’为名从事性交易”“以赌博的名义诈骗”以及“涉她的新闻很多都是炒作出来的假新闻”“不少人愿意花几十万与她共度良宵”等情况,她也因此声泪俱下地面对镜头,承认自己给“红十字会造成了恶劣影响,并要还他们一个清白”。

    这条新闻因其强烈的纠结性,而成为人们强烈关注的热点。虽然,郭美美所承认的“卖淫”和“开赌坊招赌”等犯罪事实,符合人们对她的想象。但多数人还是觉得这其中的逻辑,有一点问题。就像当初郎咸平教授的访谈节目中,郭美美母女二人本以为讲一个故事,就能化解人们心中的某些疑问,但结果反而如往满是蚊蝇的水塘里投下一块石头,引来新一轮的扒粪与吐槽,并最终引来了更大的不信一样,郭美美此次的自供,虽然情节更加惊悚,而且也更加惊艳八卦,但人们对其中的含金量和诚意,还抱有强烈的怀疑——对于一个长期生活在真实与荒唐之间,并且时常搞不清楚身在何处的人来说,等一等,让语言再飞一会儿,是必要的。对于急于想通过郭美美的被抓与认罪,来澄清和挽回名誉的“红十字会”或别的个人与机构,也应该保持这种心态。

    “红会”在郭美美事件里中的躺枪,其情状颇有点像是一只小老鼠或一群小白蚁把河堤掏垮了一般,造成了山崩地裂一泻千里的溃堤。有过基本常识的人都知道,造成这样的结果,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堤坝本身的坚固度,洪水的大小,都可能是因由。而在形成灾难之后,抓没抓住小老鼠或是否将它钉上板子示众,对于赤地千里泽国万丈的后果,已不是最重要的。灾后的修复,需要一个过程。当然,在修复的过程中,如何防范悲剧再次重演,不再给老鼠以机会,也是重中之重。因此,在造成溃堤式的信任灾难的几年之后,郭美美因一桩刑事案入狱,这件事情本身,与“红会”没有直接的关系。而且,鉴于此前几年里人们一直呼吁彻查,而有关方面并没有热忱呼应的现象在前,人们有理由对此保持谨慎地质疑——从逻辑关系上讲,郭美美卖淫,与破坏“红会”名誉,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而将这件事情,与卖淫扯到一起,不仅不能止息流言,反而因话题的鲜艳与生猛,而流传更广更远。

    真正应该做的,是像查郭美美卖淫和聚赌一样,拿出相关的证据,来澄清此前的种种传闻,消弭人们的疑问,并自我反省,何以一个小小的问题女孩子,就打垮了一家百年慈善机构辛苦多年所建立起的诚信?找出原因并有针对性地加以修补,脚踏实地地重建公众的信任,才是第一重要的。我们甚至可以这么说:重建一个老鼠啃不动的大堤本身,比抓老鼠更重要得多。

    【曾颖专栏】不必过分夸大郭美美的作用

    楼主:四川曾颖 时间:2014-08-06 06:53:00 点击:19583 回复:234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郭美美,这个因“红会”事件一夜成名的网络“炫富女”,再次陷入舆论的漩涡——7月9日,她因涉嫌在巴西世界杯期间赌球,被北京警方采取强制措施。7月14日被依法刑事拘留。随即,央视等主流媒体报道了她自供“以‘商演’为名从事性交易”“以赌博的名义诈骗”等罪状,舆论对这个旧红人生出的新新闻,报以了最热烈的关注。

    不费吹灰之力,郭美美又一次站在了各大网站新闻排行榜的前列。与她相关的各种传闻,又一次甚嚣尘上,网络及论坛的跟评和吐槽,更是一浪高过一浪。足见人们对郭美美结局的关注和等待,从来没有冷却过。这与桃色与八卦无关,却与道义的最终走向有关——人们对郭美美一直以逍遥姿态快乐而恣意生活,并时不时跳出来刺激一下公众渴望公平的神经,心有不甘。

    通过媒体公布的信息,人们逐渐看到一个与自己想象的阴暗生活状态有直接联系的郭美美。这个曾经用满脸不屑的笑容嘲讽过千万个良知者的小女孩,美艳鲜亮的外表背后居然有那么多令人不堪的事情——无休止的奢侈淫靡生活,令人发指的赚钱方式,令人叹息的价值观。向人们展示的,是一个纸醉金迷,却又堕落的人生风景,而这种生态,在我们社会的某个领域,却是一种常态。它像浸入水源地的毒螺,于无声处,向整个社会灌注着毒汁。这些人,包括把包养当成生存方式的歌手或主持人,把毒品当成娱乐方式的影星,把赌博当成盈利和消遣方式的富翁名媛,还有将猎艳与买春当成雅好的高官巨贾……这样的人和事,因始作俑者多为在社会中有影响者,而使得众人对社会的认知发生迷失,令无知者引为时尚加以效仿,令有知者嗟叹世风日下,令整个社会空气为之毒化。

    当然,将这种结果的原因归咎于郭美美这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如同将把整个大海的水变黑之责归咎于一只小乌贼一样,是既不现实,也不公平的。真正应该搞清楚的,是构成这个格局的种种内外在元素。以郭案为例,那些在郭美美赌窝中一掷千金的“有实力有名望的人”,那些一掷数十万一亲芳泽的风流客,那些以“商演”为名介绍卖春的演出机构,那些在郭美美成名之后“再贵也要和她上床”的人,那些为了让郭美美成名,编织出无数个“热点”和“炒点”的高手们,他们究竟是谁?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郭美美的“圈内人”都到哪儿去了?可以说,郭美美只是其中一员,只是一种腐坏的社会气质的一部分,顶多因其浅薄的炫富,瞎猫撞到死耗子式的以一颗火星的姿态撞进了充满高温高热粉尘的社会空气中,并引起了她自己难以想象的影响。她只是一个小小因由而已,真正令人担心和恐怖的,是爆炸物本身。

    郭美美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社会状态的代表,一种生存状态的标本,一种让人感觉复杂的社会现象。在她身上,人们羡慕,嫉妒,恨的情感都有。在这种情感的作用之下,短时期之内,人们不会忘记她,以及由她引起的各种话题,和带来的种种影响。但她只是现象的代言人而已,而不是现象的全部……

    【曾颖专栏】赵白鸽需要多久才走得出郭美美?

    楼主:四川曾颖 时间:2014-09-03 07:45:00 点击:108406 回复:361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日前,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召开干部大会,宣布了中共中央关于中国红十字会主要负责同志任免决定,赵白鸽同志不再担任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职务。有关方面对她的评语是:“三年来,中国红十字事业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在赵白鸽62年的人生中,有过无数的包括知青、医生、老师、科研工作者、剑桥博士、国际学术合作机构负责人、副部级官员在内的种种身份。但广为人知的,却是她2011年9月调任中国红十字会,担任“灭火队长”式的常务副会长;她一生讲了无数的话语,最让人记得住的,是2013年4月28日那句:“如果两到三年,还是不能翻转‘黑十字’印象的话,我自动请求辞职!”;而她一生认识交集过无数的人,最让人记得下的,便是郭美美;比起日日夜夜为之劳心劳力所做的事情,以及那句还算温暖的“丰硕成果”的评价,以上的形象当然更加鲜活而具象,不夸张地说,不管她是否愿意和认同,在不短的时间里,郭美美及其造成的阴影,还会像影子一样,跟随在她的名字后面,随时被人提及。这个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甩得开?在她去职的所有报道里,几乎少有不提及郭美美的。郭美美像个洗涮不掉的脱记,牢牢地印在她未来的行程中。

    在赵白鸽执掌红十字会的这三年时间里,对红十字会形象的修复,她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包括红十字会去官僚化等方面,她也身体力行,做出了许多改变,并引起了许多与之有接触的媒体人的认同。她还有别于以往的方式,积极处理了大量涉及红会公信力危机的事件,并得到了公众和社会的部分认同。但这种扭转,是否如她希望那样,“将红会从官化形象中‘打捞’出来,赋予其人道主义社会组织的形象”,就不好轻易下断语了,毕竟,这种结论,是谁说也不算的。在这一点上,传统媒体和网络,官方和民间,在理解和认识上,还有不算短的距离——在赵去职这条新闻中,官方“丰硕成果”评价背后,与如潮的新闻跟评之间的差异,可以说明这点。

    红十字会这家“百年老店”,仿佛是一艘体量巨大的轮船,它的辉煌与荣耀,不是一两个人的,如同它的局限的错失,也不是一两个人可以造就的。所有现存的结局,其实都是诸多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道德元素在内的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在这庞大的机构面前,个人的作为,终归有限,它的好,不是一个赵白鸽能够独力造就的,它的不好,也不是郭美美一个人就能够折腾出来的。人们对它的认知和感情,需要机构本身的机制改变和调整,以及大量的事例来支持。

    【曾颖专栏】郭美美:罪犯还是英雄?

    楼主:四川曾颖 时间:2015-09-10 11:04:00 点击:58927 回复:445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郭美美,这个注定为“头条”而生的女子,今天又上头条了,因涉嫌开设赌场案,她在北京市东城法院第二法庭公开开庭审理。

    去年7月9日,郭美美因涉嫌在巴西世界杯期间赌球,被北京警方采取强制措施。7月14日被依法刑事拘留。随即,央视等主流媒体报道了她自供“以‘商演’为名从事性交易”“以赌博的名义诈骗”等罪状,舆论对这个旧红人生出的新新闻,报以了最热烈的关注。今天的开庭,只涉及其中关于赌场的情节。

    不费吹灰之力,郭美美又一次站在了各大网站新闻排行榜的前列。与她相关的各种传闻,又一次甚嚣尘上,网络及论坛的跟评和吐槽,更是一浪高过一浪。足见人们对郭美美结局的关注和等待,从来没有冷却过。这与桃色与八卦无关,却与道义的最终走向有关——人们对郭美美一直以逍遥姿态快乐而恣意生活,并时不时跳出来刺激一下公众渴望公平的神经,心有不甘。

    通过媒体公布的信息,人们逐渐看到一个与自己想象的阴暗生活状态有直接联系的郭美美。这个曾经用满脸不屑的笑容嘲讽过千万个良知者的小女孩,美艳鲜亮的外表背后居然有那么多令人不堪的事情——无休止的奢侈淫靡生活,令人发指的赚钱方式,令人叹息的价值观。向人们展示的,是一个纸醉金迷,却又堕落的人生风景,而这种生态,在我们社会的某个领域,却是一种常态。它像浸入水源地的毒螺,于无声处,向整个社会灌注着毒汁。这些人,包括把包养当成生存方式的歌手或主持人,把毒品当成娱乐方式的影星,把赌博当成盈利和消遣方式的富翁名媛,还有将猎艳与买春当成雅好的高官巨贾……这样的人和事,因始作俑者多为在社会中有影响者,而使得众人对社会的认知发生迷失,令无知者引为时尚加以效仿,令有知者嗟叹世风日下,令整个社会空气为之毒化。

    当然,将这种结果的原因归咎于郭美美这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如同将把整个大海的水变黑之责归咎于一只小乌贼一样,是既不现实,也不公平的。真正应该搞清楚的,是构成这个格局的种种内外在元素。以郭案为例,那些在郭美美赌窝中一掷千金的“有实力有名望的人”,那些一掷数十万一亲芳泽的风流客,那些以“商演”为名介绍卖春的演出机构,那些在郭美美成名之后“再贵也要和她上床”的人,那些为了让郭美美成名,编织出无数个“热点”和“炒点”的高手们,他们究竟是谁?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郭美美的“圈内人”都到哪儿去了?可以说,郭美美只是其中一员,只是一种腐坏的社会气质的一部分,顶多因其浅薄的炫富,瞎猫撞到死耗子式的以一颗火星的姿态撞进了充满高温高热粉尘的社会空气中,并引起了她自己难以想象的影响。她只是一个小小因由而已,真正令人担心和恐怖的,是爆炸物本身。有人据此认为她是一个把某些丑恶现象揭露出来的英雄,这种奇葩的看法,大家也只有智者见智,屎者见屎了,各自保留意见了。

    郭美美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社会状态的代表,一种生存状态的标本,一种让人感觉复杂的社会现象。在她身上,人们羡慕,嫉妒,恨的情感都有。在这种情感的作用之下,短时期之内,人们不会忘记她,以及由她引起的各种话题,和带来的种种影响。但她只是现象的代言人而已,而不是现象的全部……

    【曾颖专栏】郭美美获刑,是否改变了你对红会的印象?

    楼主:四川曾颖 时间:2015-09-11 13:57:00 点击:59983 回复:620 

    上页 1 2 3 4 … 7 下页  到页 

    9月10日上午,郭美美因涉嫌开设赌场罪在东城法院受审。4年前,她因网络炫富走红,去年7月,她因赌球被警方刑拘。与去年在主流媒体高规格报道中异乎寻常的自供“以‘商演’为名从事性交易”“以赌博的名义诈骗”不同,庭审中郭美美不认罪,称从来没有组织过牌局,都是临时约的。审判长当庭宣判,认定被告人郭美美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这个案件,以出乎人们预料和期待的方式,划上了一个不算句号的句号。这场面恰是:看热闹的人们想吃的是一只大象,结果端上来一只小白兔。这之间的差异,形成一片热闹的争吵。关于“郭美美是罪犯还是英雄”之类的话题,关于“审赌博是否切中要害”的争议,关于“郭美美案中更应该关注的方向和关系”等问题,将继续在坊间争议并流传下去。而最令人关心的,是郭美美的受审,不可避免地会与另一个被她引人公众关注视野并受害深重的主体“红会”,去年在媒体上郭美美沉痛地承认给“红十字会造成了恶劣影响,并要还他们一个清白”的话语,还犹在耳边。

    那她究竟做到了吗?审理郭美美是否能还红会一个清白?

    “红会”在郭美美事件里中的躺枪,其情状颇有点像是一只小老鼠或一群小白蚁把河堤掏垮了一般,造成了山崩地裂一泻千里的溃堤。有过基本常识的人都知道,造成这样的结果,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堤坝本身的坚固度,洪水的大小,都可能是因由。而在形成灾难之后,抓没抓住小老鼠或是否将它钉上板子示众,对于赤地千里泽国万丈的后果,已不是最重要的。灾后的修复,需要一个过程。当然,在修复的过程中,如何防范悲剧再次重演,不再给老鼠以机会,也是重中之重。因此,在造成溃堤式的信任灾难的几年之后,郭美美因一桩刑事案入狱和受审,这件事情本身,与“红会”没有直接的关系?这事,任何人说了不算,只有看舆情效果。但目前的舆论效果,暂时还没有决定性的支持哪一种结论的数据。

    红会这家“老店”,仿佛是一艘体量巨大的轮船,它的辉煌与荣耀,不是一两个人的,如同它的局限的错失,也不是一两个人可以造就的。所有现存的结局,其实都是诸多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道德元素在内的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在这庞大的机构面前,个人的作为,终归有限,它的好,不是一个赵白鸽能够独力造就的,它的不好,也不是郭美美一个人就能够折腾出来的。人们对它的认知和感情,需要机构本身的机制改变和调整,以及大量的事例来支持。

    赵白鸽曾说过:“有些人把郭美美与红会划等号,是不理性也不公平的。”但无法否认的是,郭美美与红会在公众印象中的绑定,也不是一句两句话就可以就能解除的。审理郭美美,让人们想起红会,那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在郭美美被判刑的这一天里,可能很多人都会问与题目相同的问题——“郭美美获刑,是否改变了你对红会的印象?”

    您的答案是什么?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