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来来,说说你青春期都搞过哪些恶作剧?

来来,说说你青春期都搞过哪些恶作剧?

来来,说说你青春期都搞过哪些恶作剧?
 

    我年轻时经历过很多恶作剧,这些恶作剧,有的是我捉弄别人,有的是别人捉弄我,还有的是别人捉弄别人。总体而言,第一种情况所占比例最高,其数量甚至超过后两种相加的总和,我甚至觉得,我那短暂的青春,完全是由一个接一个恶作剧构成的,我不知道自己策动并实施的恶作剧究竟有多少?但我知道,如果将这些损人的捣蛋事件从脑海中剔除,我基本就没有那一段叫“青春”的记忆了。
 
    我的恶作剧中,最多的是技术含量低的破坏行为,比如把讲台上的桌子腿虚放到台边,老师一按桌子就倒掉;或将纸篓安在教室门口,等待着哪个冒失鬼来演一出“天女散花”;我还干过如今网上视频最流行的各种恶作剧,什么拉掉别人屁股下的板凳,相约跳水但喊完口令却不动致使别人都跳了而留我一个人在岸上;我还干过在上课睡觉的同学手上滴墨水汁,老师一叫他他就揉眼睛自画熊猫;我还很邪恶地将香肠带进教室,在每天上午第四节课大家饥肠包辘辘的时候放出些香气来……
 
    应该承认,这些低端的恶作剧在收获了各种短暂的愉悦之后,也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但好在我天生比全班同学都高了一头的身材帮助了我,这使得我在每一次恶作剧之后,基本上只挨了愤怒眼神的报复。同学们不是二郎神,眼神不具备焚山煮海的能量,我也因此安然地将这种于我无伤的愤怒当成果实收归囊中,引以为乐事。当然,这招在老师那里没用,我在同学中冒充老虎横行无忌,而老师们却个个都是武松,无须费力便将我对他们的冒犯与伤害加倍奉还给我,而此时,同学们那些曾经对我发出愤怒目光的眼睛里透露出的幸灾乐祸与讥俏顽皮,更让人难受。
 
    一个坚强的顽劣之徒是不可能被眼神打败的,即使再加上请家长、站办公室、写检讨甚至全班孤立之类的报复,也不能。反而由此激发起一种带有报复性的恶作剧,于是就有了比普通玩闹更升级的新恶作剧版本。
 
    相比于破坏与捣蛋,报复性恶作剧的技术含量更高一些,比如,为了报复那几个举报我十分积极,在我挨批时笑得最灿烂的同学,我很阴险地趁着月黑风高的时候悄悄潜入老师办公室,将他们的试卷分数小小的改动了一下,68变成88,75变成95,老师的办公室不是金库,无须严格的安保,所以我的改分计划十分顺利。此事的直接后果,是让那几个哥们姐们请家长到学校开“特殊家长会”,虽然他们指天呼地大叫冤枉,但却终于没有逃过家长的惩罚。看着他们再也笑不出来的样子,我躲在校园操场的竹林里笑得四脚朝天,满地翻滚。
 
    自那以后,我体会到悄悄躲在背后搞的恶作剧比明火执仗赤膊上阵地站在前台收获得意同时也收获仇恨与报复的恶作剧更令人开心得多也安全得多。它甚至让人体验到一个系列做案的罪犯悄悄躲在人群中偷窥自己“杰作”的得意和不被抓住的侥幸感,这既可以让人感到开心和愉快,某些时候甚至有一种智识上的小小优越感。无须杀人放火,我也能体验到开膛手之类智慧型罪犯带来的乐趣。虽然,每次事件之后,都有很多人用狐疑的眼光怀疑甚至审视我,但他们最终因拿不出证据,而无可奈何地放弃追究——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令人开心的呢?
 
    这种乐此不疲的游戏,我玩过许多:比如将某位同学的钥匙藏起来,在他焦灼寻找了几天无法找到,最终绝望地受了父母的处罚并再次配好各种钥匙时,又将钥匙还回到他书包里。比如,将一个同学急着要交的作业放到她同桌的口袋里,找了半天没找到,只得重新做,后来……两个人当场打了起来。
 
    当然,并不是所有恶作剧都达到令别人受损而让自己快乐的效果,比如在1987年圣诞前夕,我从短波广播中听到香港某电台在向读者派送圣诞卡片,依当时的见识,我本能地认为这是一个骗局,而我从中嗅到了恶作剧灵感,于是以班上最不喜欢的男生的名义,向电台写了封肉麻兮兮的信。我想象的是这封信受到学校的追查,那位同学垂头丧气地接受老师的处罚。当时觉得好玩,现在想来,这已不是个恶作剧了,而是一种极其可恨的恶行了,只可惜当时没有意识到而已。
 
    但万幸的是这事并没有带来什么严重的后果,不仅没有人来追究“里通资本主义”的责任,相反,在圣诞前夕,那位同学真收到了电台承诺的圣诞礼物——一叠非常精美的明信片,那是当时内地技术设备完全达不到的精美,即使花高价也难以买到。那位同学将这飞来的礼物分赠给许多要好的同学,换来各种礼物。而在人数甚众的受益中,惟一没份的,就是劳神费邮票写信的我。这也算是玩乌龙恶作剧的最高境界,只伤自己,不伤别人,相当于舞剑削掉了自己的鼻子。
 
    弄巧成拙的恶作剧还不仅止于此。在圣诞节名信片悲剧之后不久,我又干了一件恶作剧——仿冒班上一个吊丝男生的口吻,向我们的班花也即是班上少有的几个白富美之一的女生写了一封声情并茂的情书,那女孩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男生心中的女神,在我看来,他们之间的距离,比牛粪与鲜花的距离还远,这种反差,是我恶作剧的出发点,我甚至想象那女神把情书交给老师或让班上最牙尖的胖妹捏着嗓子念出来,众人一通癞蛤蟆天鹅肉之类的起哄,该是多么好玩的事情。
 
    但这个场面最终没有发生,不知是我那封寄托了自己感情的情书写得入戏太深,还是月老喝醉了酒丘比特撞昏了头,总之,那封信不仅没有给那位吊丝男生带来灭顶之灾,反而将他们俩撮合到一起,多年后,他们结婚了,每次同学会,他们都会说起要感谢那个奇妙的撮合人,但没有人个人愿意承认。
 
    我的这个恶作剧,直接让班上半数以上的男生有了失恋的感觉,作为其中之一,我开始反思自己从恶作剧之中找寻乐趣的无聊与可耻,而就在我立场要重新做人时,在无心的情况下,又干下一件巨大的恶作剧——那是1988年的夏天,有一天,我在家中午睡的时候,听到妹妹和她的闺蜜小兰在聊私房话,她们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我们的校花小荔,两个小妞妞无限不服气地说,别看小荔脸蛋漂亮身材也不错,但屁股上有一个蝴蝶形的胎记,很难看。那时大家都在厂区澡堂洗澡,这应该不是太难就能看到的。原本已打算洗心革面的我出于八卦的心理向同学小乐说了这个对男生来说是惊天秘密的事。跟小乐这个快嘴说了的后果,也就相当于给全班的男生都说了。几天之内,有关蝴蝶和胎记之类明的暗的词汇,成为班上男生们神秘兮兮的暗语,大家各怀意味甚至有此淫荡的的神态终于引起了小荔的注意,大家并没怀疑她是被偷窥或别的什么原因,而是想当然地往生活作风方面想。而事实上,在那个时代,被偷窥与生活作风问题,原本是可以划等号的羞耻。小荔在知道了原委后,写下了一封声情并茂的遗书,然后吞下了一百颗安眠药,幸好药是过期的,而且也发现得及时,被洗胃抢救了过来。老师追查谣言的发源地,追根究底把我给揪了出来,我也因此得到一个留校察看的处分,这是作恶多年受到的第一个实质性的处罚。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想过要捉弄任何人,并从中找寻乐趣,我知道这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故事提供者:丁龙辉(公务员)
 
    讲述背景:与儿子同看一部印度电影,电影讲述的是一个以恶作剧捉弄人为乐的年轻人在长大后受到当年被捉弄的受害者用相同方法报复的故事。儿子说同学之间偶尔会开些过分的玩笑,由此引发一段不堪的青春回忆。
 
 
更多文章,扫关:

来来,说说你青春期都搞过哪些恶作剧?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