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大嘴村》连载(十三)

《大嘴村》连载(十三)

13、米变得比屎还罪恶 

就在大伙被饭香的消失而发出意味不同的叹息的时候,村长来了,身后跟着喳啦氏和他的五个儿子。

按道理讲,像大嘴村出现今天这种倾村而出的场面,村长及其家人绝不可能最后知道。但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村长一家七口正躲在家里啃猪骨头。昨天村里刚祭过祖,杀的猪和开的酒,在祭完祖之后,自然要进村长全家人的肚子里消化掉。这已是大嘴村的通例。每次祭祖之后的第二天,村长的家就会关门闭户半天到一天,这主要根据祭祖那天杀那头猪的老嫩程度以及所开酒坛的容量大小来决定。每当这一天,村长全家就会消失在大嘴村的视线之外,关门闭户来消化显考显妣们牙缝上遗漏下来的肉和酒。

因为门窗紧闭,且屋子里充满了酒和肉的香气。村长一家并没有闻到随风飘来的饭的香味。当然,即便闻到,他们油水充足的肠胃和由此支撑的头脑,也很难如别的村民那样发生那样大惊小怪的反应。

当他们酒足饭饱捂着肚子躺在火膛边望屋顶的时候,喳啦氏最先觉出了异样,她发现,平时常在门脚缝里伸着鼻子闻香气的猪们不见了。

她打开窗子往外看,不独是猪,整个大嘴村连一个会动弹的动物都没有一个了。整个村子空荡荡的,寂静得有点吓人。喳啦氏站起来高呼:不得了呐!不得了呐!村里没人了,他们都跑了!

村长的大儿子说:这哪成啊,他们怎么会跑呢?

二儿子说:我们没让他们跑,他们怎么可能跑啊?

三儿子说:我们没给他们指路,他们怎么知道往哪去啊?

四儿子说:没有我们领导他们,他们怎么办啊?

五儿子说:没有他们为我们做事,我们怎么活啊?

大家一齐瞪住老五,觉得这小子说的话虽然很傻,但却是最最重要的事实。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地开始担起心来。

村长打个酒嗝站起来。他也觉得事态有些严重,但还没有达到儿子们想象的那么严重。他把手一举,制止住老婆和儿子们的喧哗。

这时,整个屋子便只剩下几只苍蝇嗡嗡的鸣叫声。

村长仔细地听着,并努力地使自己显得沉稳些。

在听了有足足一袋烟的功夫之后,他又把手一挥,对老婆和儿子们说:走,我们看看去,他们应该在村口。

其实儿子们也听出了村口上隐隐约约传来的人声。但他们依然觉得父亲的耳朵很敏锐很伟大,在他们最迷惘最不知所以的时候,给他们指明了下一步的行动方向。

村长背着手率先走出家门。

喳啦氏紧跟其后,表情极为严肃。儿子们拎着铡刀锄棒和绑绳跟在背后,眼露凶光杀气腾腾,直扑村口而去。

村长在村口见到全村老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人们被饭的香气迷醉着,对村长的到来茫然不知。

村长拨开众人,冲到人群的最中央,看到了货郎,和他的饭。

虽然村长比村民们的见识更多,但这么样近距离与饭面对也还是第一次。

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气让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他那酒足饭饱的肠胃,竟莫名其妙地发出一阵痉挛。

他问货郎:你又搞了些什么新玩意儿来?

货郎说:不是什么新玩意,是饭!

什么?饭?

对!饭!

饭就是米做成的,是不是?

对!是米做成的!

米是从人的尸骨里长出来的?

不是!

那米是从什么尸骨上长出来的?

米是从田里长出来的!不是从尸骨上长出来的!

胡说,田里怎么会长出这样的怪东西?田里只能长出玉米,玉米是最好的东西!

田里长得出玉米,也长得出米来。至少我们那里的田能够长出来!

难道只有你们那里的田才是田?才能长出米!而我们这里的田不是田,就长不出米来?

世上的田与田不同,有的能长出米,而有的则只长得出来玉米。我不敢说米是最好的东西,但我敢肯定的说,米绝对是比玉米好的东西,在我们那里,玉米只拿来喂牲畜,人根本不吃。

货郎和村长争论着,一步步逼近,互不相让地彼此用自己的鼻子顶住对方的鼻子。

村民们从来没有看过有人与村长碰鼻子。他们更没有看到过有人如此与村长争辩。村长说圆他说扁,村长说咸他说甜。这样的争执,在大嘴村是要死人的!

因为没有吃到饭,村民们对货郎已有些反感。

没有让他们吃饭的货郎居然斗胆和村长争得面红耳赤,又直接将他们的反感提升成厌恶。

村民们开始对货郎的言语发出嘘声。嘘声让村长原本已脆弱得快支撑不起的自信心突然又回升了起来。他腾地蹦上旁边一块石头,居高临下,气势也突的一下充足了起来,他把手一场,眼一瞪,指着货郎的鼻子尖叫道:不许放毒!

仿佛是接到命令,村长的5个儿子刷地冲了进来,按头的按头,扭胳膊的扭胳膊,抱腿的抱腿,将个货郎用绳子一圈圈绑了个结实。

货郎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搞得不知所措,很尖利地发出抗议。

他说:这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说不过人家就动粗,太没有风度了,太……

之后一系列词,大嘴村村民像从没见过米一样,也从没听说过。但从货郎的表情可以看得出,那些话语都是挺瞧不起挺鄙视挺让村长难堪的词儿。

村长很愤怒,命喳啦氏将他的嘴堵住。喳啦氏就扯下自己的裹脚布,臭薰薰地伸到货郎面前。货郎拼命摇头且紧紧地闭住嘴,喳啦氏的臭脚布一时竟没有了用武之地。

村长的大儿子赶紧过来架住货郎的头。二儿子则找来一根树棍,来撬他的嘴。直把货郎的嘴撬得血肉模糊烂牙翻飞,才将他娘的裹脚布塞进货郎的嘴巴。

村长说:货郎仗恃着能给我们带来些搞不出来的玩意儿,就居心叵测,狼子野心!要跑来干预我们村子的事,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已经忍了很久了,终于忍不住了。你听听他说了些什么?他居然敢说大嘴村的玉米是畜牲吃的,这也就是说大嘴村人过的不是人过的日子,这话,你们同意吗?

村人们没吃到饭早已很不高兴,经村长这么一说,于是就更来气,也都开始愤愤然,并发出同仇敌忾的吼声:不同意不同意不同意!

三百张大嘴齐齐的吼叫,其威力可想而知。大榕树被他们吼得一哆嗦,抖掉一身叶子之后便魂飞天外了。

村长拧着货郎的脖子,愤怒地吼叫着:你听见吗?大嘴村人的觉悟,决不是你几粒勾魂的臭米饭就迷惑了的!现在你没话了吧?

货郎被他勒得眼睛暴突,满脸通红,额头上的血管鼓突得像一条条巨大的蛔虫。他想说话,但嘴巴被裹脚布堵住了。这甚至让他的呼吸都非常困难。

村长很得意地说:你倒是说啊!这下没话说了吧!

货郎的脸乌得像茄子,他拼命而徒劳地挣扎着,想把那团臭而咸的烂布从嘴中挤出去。

村长拍拍他肿胀的脸,很开心地说:快说吧!米比玉米好?

……

玉米是用来喂牲畜的?

……

大嘴村过的不是人过的日子?

……

怎么啦?你总该表示一两句吧!我这个人很公平,我说一句总得让你说一句吧。

唔……

货郎发出含混而凄绝的叫声。

村长举起手对众人说:看来,他是不愿意说什么了。

喳啦氏于是举起拳头开始喊口号:

米是大毒草!

下面的村民跟着喊:米是大毒草!

玉米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玉米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大嘴村人是骗不了的!

大嘴村人是骗不了的!

坚决把货郎驱逐出村!

坚决把货郎驱逐出村!

喳啦氏本来想喊的是:坚决把货郎扔下舍身崖。但想想货郎毕竟是邻村人,于是顺嘴改成“驱逐出村了”。她为自己的仁慈,感到有点得意!

村民们喊着喊着,也觉得群情激昂,浑身燥热。先前没吃到饭的愤怒和遗憾,不知不觉已转化成了庆幸。他们为自己没被大毒草毒到而暗暗的有些庆幸的感觉了。

村长对喳啦氏没经自己的批准而擅自喊出将货郎驱逐出村的话很有些不满。但既已喊出来了,他当众也不好发作,而最重要的是,除了驱逐出村之外,他还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因此,他也就没有发作起来。

当天晚上,村民们举着火把,敲锣打鼓,用送瘟神的一套方法,把货郎送出村子。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来过这里。他和他的村子,也从此消失在大嘴村人的记忆里。

村长庆幸自己又一次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之后,他想再研究一下那名叫米和饭的东西,但找了半天都没找到,那东西连锅也消失了。

当天夜里,他家老五肚子痛得在床上打滚,再三追问,才知饭被他吃了,吃得太多,胀的。

至此,村长更坚信,米确实是有毒的!

分享: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