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妈妈为什么要保护骗子?

妈妈为什么要保护骗子?

妈妈为什么要保护骗子?

    好吧,孩子,既然你愿意坐下来听我说,我就不妨把心里的话给你摆一摆。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咱们娘俩十多年来第一次这么有闲的专门坐下来聊天,这一切,都应该感谢骗子,如果不是他们,你恐怕也很难有时间,坐下来听妈妈唠叨。在你的字典里,妈妈的所有爱与关切,都等于唠叨。
 
    是的,这一次我又被骗了,花了6千块钱,买了一个高科技人工智能枕头。这是继4千元买长寿饮水机,8千元买宇宙射线健身仪,1万元买回春床垫之后,我又一次上当。你们痛心疾首名片锤胸顿足的样子,仿佛当年我看到你拿着满是红叉的试卷回家的表情。你们想不通,精明一生,连买小菜也不会吃亏的母亲,何以昏聩如此?难道老妈妈的头脑,也如她的血管和房间,被血脂和装满回忆的旧物堵住,而变得越来越窄,越来越不灵光,成为一台将食物变成粪便的机器,一台受骗子们欢迎的提款机?
 
    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就太小瞧你的妈妈,也太低估了“骗子”。我之所以要打上引号,因为时至今日,我也没觉得他们骗了我什么,我觉得躺在1万元的床垫和6千元的枕头上,我睡得确实很香也很安稳。虽然,你可以拿出一万条理由,来证明那些产品的恶与坏,以及我的不中用和愚蠢。但你无法改变的,是我在这一次消费过程中体验到的快乐与幸福。
 
    对,你说得对,这是洗脑。但我喜欢这样的洗脑,我喜欢他们拉着我的手喊阿姨或妈妈,举止里没有嫌弃与勉强;我喜欢他们和我聊天时不会分分钟看手机,心神不宁地把魂抛向了远方;我喜欢他们说起远方的妈妈,还有他们的恋人和孩子;我喜欢他们手把手教我用手机,而且不屏蔽我的朋友圈;我喜欢他们给我讲新鲜事物时,不会总以笨作为开场白;我喜欢他们坐在我面前,听我说我自己和儿子的童年趣事,不嫌弃也不逃避,更不嫌罗索;我喜欢他们吃我做的菜,夸我手艺像妈妈;我喜欢他们陪我哼唱那些老掉牙的青春之歌……
妈妈为什么要保护骗子?
 
 
    对,你说得对,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枕头和床垫就是证明。但这些,与我将一生辛劳和心血交给你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几十万的房子,没换来你不嫌我唠叨;一辈子为你洗的衣做的饭,没换来你真心告诉我你成年之后的心里话;动辄千元的礼物和压岁钱,没换来媳妇和孙子一丝丝真诚的谢意;千辛万苦地做饭炒菜,只换回你一通轻描淡写的“太忙,回不来”的电话……
 
    比起那些为了卖一点东西而想尽办法讨好我的孩子们,你们的冷漠与淡然,倒是非常真诚的。但我不喜欢这种真诚,这不是什么真实,而是根本不在乎且无须掩饰的轻漫和遗忘。如果说“骗子”们对我的态度,是巧克力味的屎;那么,你们对我的态度,则是屎味的巧克力。二者都不是什么好物件,但至少前者还有掩盖和修饰的愿望。老人对儿女索要的并不多,也许就是形式上的某种尊重和关爱。遗憾的是,这个秘诀,总是被“骗子”和推销员们先知道。当然,你们也许是知道的,只是因为太忙,而没时间或不屑于关注和在意——就像钓鱼的人,终不会把精力放到已经钓起的鱼中,因为他知道,鱼在盆里,不会再逃走。
 
    但妈妈不是那条鱼,不会永远在那里等你!
 
    这些货,我不会拿去退,我甚至不会如你所愿,交出你要找的“骗子”,我知道他卖给我的货,都言过其实。但我感激他们对我的讨好和陪伴,也体验到了布施的快乐,也体会到你们恨娘不成钢的气急败坏,我也从这气急败坏中,感觉出久违了的在乎。希望你们所在乎和心疼的,不是被骗走的那些钱,而是你那对亲情饥渴得恨不能将毒酒当清泉狂饮的妈妈!
 
 
我的公号,欢迎扫关:
 
妈妈为什么要保护骗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