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重庆保时捷女的所长老公冤不冤?

重庆保时捷女的所长老公冤不冤?

重庆保时捷撒泼女事件,警方已宣布彻查,而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发声,显见是没有人愿意来保了。此事大概率会成为第二个严书记夫人坑夫事件,那位家有两辆豪车和一个砂石老板老婆的派出所长,很可能成为下一单火爆新闻的男主角。这件事,再次证明一个真理,不作死不会死。
 
事件还留给人们几点启示:第一,在当下人们普遍焦虑的俨然如火药桶状态下,最好不要乱点火星,一个小小舆情,就可以让你名扬天下;沟子上有粑粑的,一定不要撅屁股;
 
第二,人人手中有手机,既可以拍照,又可以发朋友圈,因此,当对方举起手机时,最好尽快停止表演,你没有全网封禁信息的能力,就最好不要干让人疯传的事。
 
第三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凡有点官职或钱财的,最好给家人说清楚,千万不要得了便宜又卖乖,实利和虚名,只得得了一头,不要轻易去挑战人们的底线,在饿人面前,吃东西不要拌嘴,开着豪车出门,不要乱说别人的车是讨口子车之类。要想两头都抓倒,绝对是一个遭字。
 
还有人说,那个派出所长有点划不来,连场都没出,就当了男一号冤大头。其实,他一点都不冤,一个男人的品质和品位,有一多半可以从他的老婆身上看得出来。那个女人的气质,作派和行为,甚至穿着打扮,很大程度上与他有关,至少是他喜欢并选择的类型。我老家有句老话:选妻就是选命运。既然选了,就要认。
 
这是我以前的一篇同题小说,故事来源真人真事,人物场景虚化了一下,就当小说看吧。看看是不是那个理?
 
选妻就是选命运
文 | 曾颖
 
王三娃,庸城东门猪市坝人,自幼在猪市上混进混出,捡猪屎、看猪贩子们相互把手伸到袖子里捏手指头讲价,慢慢慢慢就看出了些门道,于是偷了他妈藏在床下的私房钱,跟着几个猪贩子跑到邻县去买小猪,拖回庸城,除去路上的开销,至少还能赚一半。这让他妈很恐慌,因为他爸当年就是猪贩子,“割尾巴”那几年,政府把小商小贩叫到架着机枪的小院里学习“与资产阶级思想决裂”,落下半夜梦中惊逃的毛病至今未愈。她已被一个半夜湿汗淋淋的惊恐者搅扰了半辈子,不想家里再添一个。
 
趁着吃饭的时间,她小心地对王三娃说:你还是别去买猪了!我怕你出事。
 
王三娃这阵脑子里正飞着猪生钱钱生猪猪钱循环的美梦,看着面前满脸愁容的妈,不禁笑了,说:妈,我这是去做生意,是搞活经济,互通有无,国家允许的,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那谁又知道允许得了多久呢?万一哪天又不允许了呢?
 
王妈妈的念叨,让王三娃很烦。虽然他知道,母亲的担心,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因为那并不是他想看到的,他宁愿不相信。
 
这一次,他用不着偷母亲的钱,而是带着他自己赚来的钱作为本钱,在母亲忧心忡忡的眼神中大踏步出了门。这一年是改革开放第二年,王三娃16岁,这一年,许多人还像他妈妈一样心有余悸地认为做生意是件恐怖的事。
 
王三娃出门,最初是贩猪,也贩过水果,还贩过烟花爆竹。他是第一个把神仙箭和魔术弹引进庸城的人,这也使得庸城的春节,不再只有黑火药鞭炮屁屁的响声,而代之以五彩的焰火与穿透感极强的爆鸣之声。那一年除夕夜,庸城热闹得如战场一般,军火供应商,就是王三娃。
 
22岁那一年,王三娃当上庸城最年轻的万元户。在成为贬义词几十年之后,“富裕”这个词又成了香饽饽,在那个人均工资几十元的时代,一万元意味着什么?
 
帮他介绍对象的人络绎不绝。王三娃觉得是时候应该有个家了,于是左挑右选,将目标最终锁定在两个人身上,一个是小学老师,性情温和,平时微笑多过言语,和她坐在一起,很平静,但似乎又少点什么。
 
另一个是百货公司销售员,人长得漂亮,性情豪爽火爆,而且喜欢穿着打扮,身上总有一股让人血往头顶涌的香味,经常让他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
 
他妈说:选老婆就是选命运,还是温和点的好,过日子终归要平顺些。太火辣辣的东西终归不长久,酒不能当水喝,辣椒不能当饭吃。
 
这一次,他也没听他妈的,而是像录音机里的歌声那样,跟着感觉走,与百货公司的那个姑娘牵了手。
 
婚后的生活如预想的那样鲜辣火爆。像所有新婚的年轻人一样,他们既甜蜜,又快乐地开始度起蜜月,一如王三娃在回答他母亲时所说的那样“人生短短几十年,不轰轰烈烈有滋有味怎么行呢?”在摆完喜酒之后,他们开始了当时很时髦的旅行结婚,在全国各地潇洒地玩,疯狂地吃,狂热地爱,轰轰烈烈地走了小半个中国,并最终把人生的句号,划在山城重庆——在那里吃著名的山城火锅时,他那好胜的妻子与别人争座位,遇上了同样争强好胜的主儿,两人由骂到打动起手来,他上前劝妻子离开时,被蓬头垢面的妻子骂:“你还是不是男人?婆娘受欺负也不敢出手!给我杀了他!”
 
于是,他血气上冲,很男人地冲进厨房去抓起了菜刀……
 
那时节正值“严打”,与他一起被枪毙的还有十几个人。他的母亲抱着骨灰盒,骂:死娃娃,让你不听妈妈的话!这下总算轰轰烈烈了啊!
 
他的妻子关了几年后也放出来并重新嫁了人。她这辈子最怕听到两个字眼,一个是王三娃的“王”,一个是万元户的“万”,只要有人在身后提起,哪怕再小声,她也会听见,并投去恨恨的眼神……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