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好的爱情似水,坏的爱情如酒

好的爱情似水,坏的爱情如酒

今天是情人节,我们仍在封禁之中,虽然我所在的县城还没有报出一例,但空气似乎也越来越紧张,小区已开始像疫区那样,实行封闭管理了,一家只能有一个出入证,至于有没有设定有朋友自远方来——必灭之之类的暗号,就不得而知了。
 
这一个在家中呆着哪也不能去的情人节,我们像对春节了样,淡然处之,继续在家中数地砖缝或练习厨艺。
 
对于情人节,我的认知,也是有一个进化过程的。
 
最早,我相信情人节是为纪念一个为爱情而被处死的罗马圣徒瓦伦丁而设的,年少的情怀,容易被有刺激感的爱情传说所刺激,进而将自己也等量代换进去,自以为是地强说了N多次感动。
 
稍长,发现这个节日,原来是因为一家百货公司为推销过期圣诞卡完成KPI而强拉出来的,就像现在很多景点为了让自己高端起来硬搞个什么名人到此一游或撒过尿之类的传说故事,与钻石恒久远之类的广告一样,只是变着花样让人花钱而已。而钱这种东西,恰是我这样的人的弱项。于是对这个节日就感觉索然和不好意思起来,甚而敬而远之。
 
当然,对世界多了些认知,自然会让很多事情变得不那么有趣,但对这个节日,我还不至于达到吃不到就说它酸的地步,更不会像某些在情人节里失意的人那样,去满世界吼唱:
 
这也未免太恶毒了一点。
 
但情人节,无论在情人还是商家眼中,这都是一个物质的节日,离金钱很近,离爱情很远。
 
直到一场由新冠病毒带来的铺天恐惧将我们画地为牢禁锢在家中,将所有与生活需求无关的东西暂停下来的时候,我们对世界,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我们又开始重新反思,什么是必需的?什么是额外的?什么是奢侈的?
 
而我们发现,很多东西,于我们而言,是奢侈品。包括情人节和相关的传说。
 
这个情人节,没有红包,没有礼物,没有红酒,没有香槟,没有一位难求的酒吧和客房。
 
这个情人节,我们可以坐下来,回望远飏于记忆中那些曾经让我们悸动的生命细节。
 
曾经,我们是那么在乎彼此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一次哼着小曲的月下漫步,一声重过呼吸的心跳……
 
而这一切,到后来,都简化成了买买买……
 
好的爱情,像水。无色无味,平淡得近乎于平庸,多数时候我们甚至会忽略他(或她)的存在。他们总是悄然无声不惊不险不精彩地存在于我们的生命中,默默地滋养我们爱护我们。将所有情感,悄然隐藏于琐碎的生活细节中,不具任何传奇性和观赏性。令我们甚至会厌倦甚至想逃离这种平庸。
 
然而,当我们离开时,如同将水和空气这种看似平庸简单的东西从我们生活中剔除,使我们立于沙漠或外太空的真空中,连正常的呼吸与生存都成为不可能,这时,我们会怀念我们梦想逃离的那种无色无味平淡得近乎于平庸的爱情,以及由它带给我们的平静生活。
 
坏的爱情像酒。虽然质地也像水一样清冽平静,但其中却蕴藏了巨大的热能和激情,能让我们不能自持地陷入到冲动与疯狂之中,在它的怂恿和引诱下,我们总会不能自持地干出许多在平常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从某种程度下,它像催化剂,使暗藏于我们心底的某些愿望挣脱束缚,喷搏而出。它总是将我们的身体为柴,无休止无克制地燃烧着,让我们不能自持,欲罢不能。
 
所有喝过酒的人都知道,小酌与浅尝,细细品味那满含香气一路冰凉滑入腹中,并在身体中慢慢升腾起的那一股热力,世界因此变得轻盈缥缈起来……
 
但多数人不会在这个时候停手,他们还会继续续杯,将这种快意放大到疯狂与扭曲的地步,他们甚至错误地以为,得到的快感与饮酒的量成正比,而且,这种感觉有时效性,时间一过,激情不再,昨日的爱情,便成今日的坟墓……
 
这是这个特别的情人节里,我对爱情的一点感想。
 
这个春天病人,情人节也变得不正常。
 
但这种不正常,难道不是另一种正常吗?
 
愿天下所有情人,能重新审视自己的爱情,与心爱的人一起,携手走过最困难的日子。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