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在指鹿为马中,你会是什么角色?

在指鹿为马中,你会是什么角色?

每个人年轻时都干过多年后令自己汗颜的事。我最不堪的轻狂事,就是觉得眼前的所有事情都不对,不该是我想象的样子。特别是对一些眼睁睁看着的过往历史事件,少不得会傻狂地冒一句:假如是我……言下之意,就是假如是自己,或许很多事情不会那么的糟糕。
 
这当然是少不更事时的痴狂,就仿佛是看穿越剧,用全知全能事后诸葛亮的视角去看已经发生的事,一个现代的嘎小子,可以干掉一万多个诸葛亮。无怪乎有那么多人,喜欢流着鼻涕泡地想象自己带着手枪去唐朝,一枪一个把李元霸裴元庆和宇文成都挨个点名报销。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许多事情,是事非亲历不知难的。这句话,我是听以往一位老领导说的,他是我做新闻时顶不服气的一位前辈,后来当了我所在报社的老总。我们总觉得他做事太过于谨小慎微,畏首畏尾。而他却总一脸苦相,对我们说这一句话。后来,我们亲身经历了一些事情,渐渐发现,他说的,也并非全无道理。许多事情,假如换作我们,也未必处理得比他更好,也许可能更糟糕。
 
后来,这成为一种思维方式,每当遇到某一件处理得并不好的事情,我会设身处地地想,假如这事是我处理,相同条件下,是否会做得更好?如果不是,那么,轻率的指责甚至叫骂,是不是显得太无理。也正是这个原因,中年后的我,写爽感十足的叫骂文章少了许多,甚至在有些朋友眼中,终于活成了自己曾经讨厌的那个拘谨样子。
 
比如,大家在骂某个媒体在疫情来临时的表现。我会自问,假如我还在媒体,会做得比他们好吗?领导下令让写一篇评论文字,怼一下“风月同天”,我能说不写吗?只是我也许会羞愧或油腻地不署自己的真实姓名而已。正因为这个原因,在此之后的这么多天,我没有对这家媒体发起批评——他们不过是草船借箭中那些用来挡箭的草人而已。当然,他们本也有把枪口抬高一寸的选择。
 
人在没有后果的情况下,往往容易显得很勇敢。这也就是许多人,在电脑后面骂人骂得特别带劲的原因。这个没有守住底线,那个没有以死相拼,这个是心机婊那个是精致的利已主义者,这个应该死,那个该杀。而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也许是一个连领导唱卡拉OK都不敢说难听的人。
 
在历史中,有太多荒唐的闹剧,是以正剧的形式演出来的。比如,指鹿为马,明白人都知道,这哪是考动物学知识,而是考忠诚。于是,他们都会根据利害关系,做出自己的判断。如果以事非亲历不知难的心态,将自己代换进去,一边是杀头掉脑袋或斩成肉块,另一边是荣华富贵平步青云或至少短时间之内没有生命之虞,大家可以将刀抵在自己脖子上,想想自己将要说的答案是不是明智的?
 
作为蝼蚁一样的普通人,我们一生,可能很难得做这样的极端选择。但在日常生活中,做一些鸡毛蒜皮式的是非选择的机会还是有的。比如,公司里的人事恩怨,团队里的是是非非,某个公共意见上的选边站队。我们在利害关系的驱使下,是不是也会做出许多将鹿当成马式的选择?领导说地球是方的,你是顶着丢饭碗的压力怼回去,还是含糊点头满面通红的点头,或恬不知耻地热烈拥护并变本加厉地算出长宽高来?
 
马屁精固然是可耻,却又是可悲可怜的。
 
但真正可恨的,却是将鹿指成马,并且逼大家做出选择的人,以及由他带坏了的风气和秩序。
 
而往往这种人,也并不总是有好结局的,比如赵高……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