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网谣泛滥,皆因“正规信息”太闭塞

网谣泛滥,皆因“正规信息”太闭塞

  4月16日,《人民日报》以较大篇幅刊登了包括“军车进京”在内的在社会上产生严重后果的十起网络谣言案例,列数了网络谣言不仅败坏个人名誉,给受害人造成极大的精神困扰,更损害国家形象,影响社会稳定的危害。认为在当前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网络谣言的危害不容小视,必须依法惩处。
  
  应该说,互联网上流传的谣言远不只那篇报道所列举的那十条,就花样和门类而言,这些谣言只算是稍具有代表性一些而已,就在笔者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不知道又有多少条大大小小的谣言,通过微博、QQ群、BBS、博客和短信等网络渠道在网络上悄悄游动,造成或大或小的影响和后果。这些谣言,有的是针对个人的,有的是针对单位和机构的,有的是针对政府和公务机关的,也有针对商品品牌的。有的是因为失恋了要攻击负心人,有的是工作不如意要打击领导,有的是想造个惊人信息博转播率和关注度,有的是要打击竞争对手推销自家产品,有的则是想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分析各种门类的谣言,从中还是可以找出它产生和传播的规律和特征,这对公众和管理机构识别、防治甚至杜绝谣言,具有很大的价值。而且,事实上,这些谣言,本身也是具有很强的可识别性。
  
  首先,网络谣言往往是与热点离得最近,且一定是具有惊悚性的,无论是“橘子生蛆”还是“皮革制奶”,或是“艾滋毒针”或“非典变种病毒”来临,所有信息都具有爆炸性,而且与民众的日常生活非常贴近,广大群众无须太费力气,就可能与以上事物接触到,因而,特别容易产生共鸣感,进而激发恐惧,而由恐惧心理支配下,干出给亲戚朋友们发警示,以使谣言达到“温馨提示式”的传播。这种谣言所产生的负面效果,与广大民众的自然科学知识和理性程度成反比,所谓谣言止于智者。比如,当初抢盐风潮发生时,就有很多人在网络上发出各种理性的声音进行反击,并形成鄙视和挖苦抢盐者的态势,最终抢盐的,基本都是不太上网的人。越是信息畅通的领域,自然辟谣的能力就强,这是个基本规律。盐这种非敏感性物品,有关它的信息在我国不算什么敏感信息,包括盐的产地、产量以及供应渠道等相关信息,都可以轻易得到,故而很快将风波变成一场闹剧。而在其他一些更为神秘的领域,这种谣言自然消散的能力就难得多。而更让人头痛的,是与以上谣言相类似而最终被证实是事实的事件,确实也不少,比如某地儿童铅中毒,比如某牛奶加了什么不明飞行物,比如发生疫情把病人藏起来“躲猫猫”的事情,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足见,最可怕的,不是明晃晃的谣言,而是似是而非,有些谱,但又不特别靠谱的事情,是最容易引发后果的。而出现这种情况,权威部门和专家,媒体的应变能力和反应速度,以及公众的科学常识和理性认知力,直接决定谣言造成损失的大小。而很遗憾的是,在以上这一系列环节中,我们的不尽人意之处,实在太多了。可以说,正规信息发布的迟顿,滞后,甚至封锁,就是网络谣言泛滥的绝好土壤。而杯催的是,在我们这个国度,管理者们又有太多的讳莫如深了!
  
  以《人民日报》所列举的十大谣言为例,我们可以看出,在谣言发生环节,舆情监测是滞后的。至少,很多谣言,是在产生后果之后,才开始解释和辟谣;而某些辟谣的准备工作不足,权威专家解说语焉不详甚至说法矛盾漏洞百出,而传统媒体应变速度远远慢于网络媒体,且不具备完善的互动性,而使得主渠道声音变得边缘甚至被动,某些辟谣方式太过于传统,而缺少网络特点,不被网络所接受等,都使得谣言的传播速度和方式,快于辟谣的速度,进而造成严重后果。
  
  我们应该看到,虽然流传过各种谣言,但比之于它对社会文明进步的促进来说,网络的主流还是好的,它传播的正面信息和作用,万倍于谣言。这就如同高速公路上虽然偶尔会发生车祸,甚至是重大的恶性车祸,但它对交通正面的革命性的改变,是不容否定的。关键是如何掌握它的规律,制订适应它特点的法律和法规,使得所有车辆,在安全与秩序中运行。在保持畅通的同时,加强管理,使之作为好的工具,服务并提升我们的文明。从根本上讲,谣言的产生,不是网络太畅通的,而是某些信息,还存在传递障碍,使正面的声音,跑得比谣言慢。这一点,有太多事例可以佑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