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机关幼儿园之类特权机构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机关幼儿园之类特权机构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广州番禺区去年开始从全区14家公办幼儿园中拿出包括直属机关幼儿园在内的几所幼儿园作为改革试点,以摇珠派位的形式对社会公开招生。有公务员对此表示各种不理解,有些抽不到的公务员,表示一时很难接受。(7月16日 中国广播网)

  不难发现,在当下的新闻语境下,凡涉及公务员和普通民众的利益纠葛或冲突的事件,都会引起雪崩式的反响。这并不是因为人们对公务员天生有什么样的偏见,而是大家对公平这个概念,越来越敏感。公平越来越成为人们最敏感的神经,稍有不慎,就可以引起激烈的争论,甚至引发冲突。

  广东番禺区的公立幼儿园摇号,从本质上来讲,其实是应广大民众对公平越来越炽热的渴望之需应运而生的。但在操作层面,既小心翼翼,又如履薄冰,足见当地教育部门对此事可能引发的争论,是有预判的。从他们所用的去年30%,今年40%,预计明年50%向社会开放这种有很大保守成分的进程表,可以看出他们的谨慎和留有余地。但这种谨慎而中庸的做法,却使他们陷入到里外不是人的尴尬局面。激进者认为他们太保守,而保守者则认为他们太激进。

  激进者的观点认为:“凭什么拿国家的钱办机关幼儿园?这本身就是特权腐败,其实如果改革到位,就不应该抽什么签,而是应该取消机关幼儿园,普及公办国民幼儿园”。而保守一方则认为:“机关幼儿园是为机关的孩子举办的,凭什么现在要拿出学位抽签?”应该说两者在各自立场上,都局部地占了一定的道理,但大家却各自将这局部的道理,当成了独家掌握的真理,就大错而特错了。

  激进者们所持的“取消机关幼儿园,普及公办国民幼儿园”是一种美好的理想,它应该成为我们幼儿教育的一个终极目标和努力方向,但还并不是“正在进行时状态”下的现实。而保守一方所持的“机关幼儿园是给机关孩子办的”这一立场,也是很有历史局限的,机关幼儿园的成因,是在早年,机关干部时常下乡或出差,照顾孩子不方便,而选择集中办机关幼儿园。这种迫于无奈的功能性机构,随着岁月的流失和演进,却逐渐演变成一种福利,甚至成为一种特权,既有其必然性,也有其荒诞性。是时候应该考虑其是否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近年来,一些地方财政对机关幼儿园的高额拔款,以及部分机关幼儿园对少数非机关子弟所收的天价建园费等,都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关注和批评。特别是当下幼儿教育供不应求,入园难成为一个重大社会问题的状态下,这就如同民众在看病难看病贵的时候,对干部病房充满微词一样,人们在强烈的入园焦虑之下,本能地对机关幼儿园这类权力特色很明显的机构,充满了敌意。与其说这是因嫉妒而起的愤慨,倒莫如说是因为这种为公务员们提供便利的行为,已对民众的情绪形成一种伤害。从公平原则讲,纳税人的钱,应该公平地拔付给所有幼儿园,以使得他们得到均衡的发展,进而使所有的幼儿得到无差别的启蒙教育。但现实情况还不可能做到人人都可以吃到果果的时候,退而求其次的摇珠入校,也就应运而生。这个时候,至少有很大一部分人,如果读不到好的公立幼儿园,怪自己的运气,多于怪社会的不公平。

  但摇号或降低所有学校的办学标准,终究只是一种向下的公平,是一种消极的进步。而真正积极的进步,应该是所有幼儿园得到相同的资金支持和眷顾,齐头并进,共同发展,充分满足所有幼儿的需求。一些地方依据最新出台的《关于促进学前教育发展的意见》,机关举办的幼儿园将被剥离,交由教育行政部门统一管理。剥离后的机关幼儿园将不会再成为公务员子女的专属,而是和其他幼儿园一样,向市民子女提供公平入托机会。这是一种趋势,更是一种必然。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