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小记者向部长们出的大问题

小记者向部长们出的大问题

本周新闻人物:提问小记者


  在十八大会场上总能看到几个孩子的身影,他们就是会场上的小记者,在每个采访场合,都能见到这些可爱又敬业的小家伙。这是继十七大之后,党代会历史上第二次有小记者上会采访。小记者表示,他们希望以自己不同于成人的视角来报道这次盛会。

  的确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小记者们确实以自己的视角来报道这次会议,特别在提问环节,他们表现出了异于成年记者的敏锐和勇敢——《中国少年报》小学生记者张佳鹤在没有取得提问机会的情况下,努力争取到在小采访厅向住建部部长提问的机会,提出“怎样能让房价降一点?”正在读六年级的孙露源把“如何让大家吃上安全放心午餐”的问题提给了教育部长;今年上高二的张尊,则提出他和他的同学们关心的异地高考问题。这几个问题,都不是小问题。

  小记者们的提问,可以说是涉及了与他们生活有着紧密联系的问题。张佳鹤提问的动机,是因为“现在房子太贵了,很多同学的爸爸妈妈买了房子把钱都花光了,还向银行借了很多钱,都没有钱给孩子买玩具了。”孙露源提问的原因,是受同学之托,她和她的同学们最担心的,是吃下肚子的食物不安全;张尊即将面临高考,他最紧迫感觉的,是与他和同学们升学息息相关的异地高考可能会对他们的前途和未来有影响。这些问题,其实就是当下公众最关注和最紧张的民生问题,无论是作为一个普通公民还是作为他们所代言的读者群体,都对这些问题充满了焦灼的期待感。

  这些90末或00后的小记者所提问题的背后,其实是一系列更加宏大的命题——高房价对于国民消费的挤压,在不短的时间里还在影响着中国经济的健康水平;管理水平亟待提高的食品安全问题,还在影响着人们的幸福感和心态的安宁;异地高考影响到当下社会最敏感的资源配置公平度评价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当下中国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大问题,这也是很多人急切需要知道答案的问题。

  相比于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难度肯定更大得多。这也是相比于小记者们的淋漓与尖锐,部长爷爷叔叔们在回答时显得简单含糊甚至有推拖敷衍的感觉。不知这是多年官场历练出的圆滑世故,还是一种面对不可知未来的谨慎。或甚至是突然遇到一个大喊“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子的应急反应。这种谨慎,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孩子们提问的落点准确,力度和角度都有一定的“杀伤性”。

  当然,经过千挑细选的小记者们是否真是不懂成人世界规则的孩子,还不敢确定。而且,他们所提的民生问题,与中国当下迫在眉睫的其他问题相比,还显得太大路货。但与那些哭得稀里哗拉的成年代表和特别批准带娃娃来开会的妈妈代表的趣味新闻相比,这些提问的小记者绝对算得上最值得关注的细节,它不是花絮,而是一个开端和种子(至少很多人希望如此),它直接连通着中国的未来。无论从大会的组织者角度,还是从旁观的读者角度,都充分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相比于成人世界稳重有余活力不足的字正腔圆式提问,小记者们的声音还很弱,甚至还有些单薄和稚嫩,但他们的成长,值得期待。他们的灵性,会不会被各种条条框框酱住,则更值得揪心。

  围观者说

  红网:跟11岁的孩子聊什么国民经济和房产税这些词眼,他们也未必听得懂,但如果姜部长能够深入浅出地耐心解释一下,收到的效果无疑更加理想。毕竟,他们只是年龄小而已,并非对于民生问题无法体会。就像他们也许不知道房奴是什么,但看到自己父母因为房贷而很少给自己买玩具,恐怕感觉就会直观许多,也会在房价与玩具之间建立起某种联系,进而会引发对现实问题的追问和思索。

  重庆时报:某种程度上,仅有的3名中小学生参与记者的采访提问,并不逊色于做足功课的成年记者。看着参会的三位小记者关心房价、食品安全等问题,让人不由得心生赞许之情。有这样关心社会经济问题,并且寄望不断改善的中小学生,未来就注定会是可期待的。

  三峡晚报:我能理解姜伟新的谨慎,高房价问题成因复杂、矛盾突出,是中国当前最复杂的社会问题之一,轻言解决之道、解决时间确实很难。不过,把解决这一问题的时间界定在“当下”,或许比推之于“将来”更为合适。

  当事者说

  孙露源:同学都非常重视,他们虽然不能来现场,但是我也会回去以后把这些问题给他们解答,就是把代表的原话带给他们。

  张佳鹤:关于我们小学生的一些问题,就是如何学习呀什么的,比如读什么样的课外书籍。采访时,中国科技馆馆长徐延豪老师回答了关于科技和生活的问题,鼓励多动手实践一些科学,多看书,多问为什么。接下来我还会采访一些教育方面的,就是寻找答案,从采访中寻找答案。

  张尊:我确实是带着问题来的,我和同学们最关注的正是最近被热议的“异地高考”问题。我身边的同学都比较关注异地高考问题,特别是北京的异地高考问题,所以我就想把这个问题带到十八大上来提问。综合媒体报道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