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死在编制里”与“活在焦虑中”

“死在编制里”与“活在焦虑中”

    1月4日,哈尔滨市448名面向全国招聘的事业编制环卫工人正式走上清扫保洁作业一线。本次公开招聘共引来1万余人报名,最终参考的7186人中,拥有本科学历的2954人,占41.11%;29人拥有统招硕士研究生学历。最终录取的448名环卫工人中共有7名研究生,另有22名硕士生名落孙山,一位硕士落榜者表示不会轻言放弃,宣称:“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编制里。”(据《华商晨报》)

 

    这话乍一听起来,有一种风萧萧兮的感觉,实在太悲壮了,但细想起来,却实在不对味——不过是个环卫工人的岗位而已,用得着跟要去刺杀秦王似的吗?这种悲壮的出发点配上个并不与之匹配的结果,显得就有些滑稽。只有在周星星的电影里,才能看到这样的场景。

 

    我绝无丝毫看轻环卫工人的意思,也无意抹煞他们工作的重要性,更不是说提升环卫工人的文化素质和技术含量不重要。为了城市的整洁,他们起早贪黑努力工作,既苦且累,而且还有较大的危险性,我们在看他们时,必须带着崇敬和感恩的心情。

 

    但是,崇敬与感恩之心无法遮掩的事实是,环卫工作岗位的技术需求和文化含量,确实并不特别需要经过长达20年苦学的研究生那么高的标准。一个读了20年书,已不算年轻的年轻人,怀着一副“必死”的心态要撞进“编制”的场面,背后所潜藏的台词,确实给人惊心的感觉——这究竟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这里面,既有高等教育泡沫化,发水式的扩张造成的膨化型大学生甚至研究生泛滥的问题。也有社会提供的岗位紧张就业形势严峻的问题。但最显著的问题,却是人们心中深深的不安全感,使大家的心理发生了巨大的变异。那位发出要死在编制里豪言的研究生,目前正在干着的工作,是月薪4000左右的媒体工作,但他为什么向往扣除各种杂费之后只有1500元的的环卫工呢?答案只有一个,这个职业稳定,有安全感,可以把户口落到城市,户口的差异带来的是就业、福利、教育等一系列社会保障的不同,是很多人做这种选择的重要原因。

 

    过去的三十年里,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打破铁饭碗”,用一种不安稳的工作状态,刺激和提高劳动效率。这种做法,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社会生产力,但同时也带来了许多社会问题,使得我国在经济实力超载日本之前,工作狂和过劳死以及失眠者的数字早早地超越日本。各种各样的KPI考核,花样翻新的“末位淘汰”,使许多人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相信人与人之间必须弱肉强食才得以生存。而房价、医药、教育等并不算乐观的民生问题更是为这种不安全感推波助澜。于是,人们惟一渴望的,是寻找一个稳当而有安全感的工作。而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集中到公考和事业编制上来了。

 

    虽然公务员和事业编制的工作也各有亲历之后才知道的艰难和苦楚。但不能不承认的是,它确实是当下中国惟一没有打破的“铁饭碗”,这也是人们趋之若鹜的原因。数万人同报一个岗位的考试,早不是新闻。几十个研究生争当清洁工,可谓是把这种愿望,推向了一个极端的地步。试想,如果这次清洁工招聘,没有“事业编制”这个前提,会有什么效果?它至多能吸引到一些在职场找不到工作的中老年人,连年轻一点的,恐怕都难以吸引。这才是当下中国多数城市环卫工作的真实状况——超低的工资,超强的工作强度,脏乱及不安全的工作环境,使很多人视之为畏途。而一旦在这项工作前面,加个“编制”,其场面就发生了惊天的大逆转。这种状况,究竟是说明“编制”太有魅力,还是此前亏欠环卫工人太多?

 

    在北欧旅行时,人们会惊奇地发现,路边打扫清洁的环卫工人,很多都是妙龄美少女。这是因为当地的环卫工人工资待遇不错,对年轻人具有吸引力。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任何虚的赞美和恭维,都不如实在的解决好他们的福利,更能使岗位具有吸引力。哈尔滨为环卫工人解决“编制”,确实算是一件有意义的尝试,能吸引到各种高素质人群来参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一遇“编制”,石头都会变成金子,扫地工作立马被大学生甚至硕士生抢着干,并有人立下死志要为之奋斗的场景,真的就是正常的状态么?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