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癌症井喷:是恐怖的真相还是耸人的标题党?

癌症井喷:是恐怖的真相还是耸人的标题党?

  广东省中山市肿瘤研究所流行病学室主任魏矿荣日前向记者披露了中国癌症现状,他说,全国每分钟就有6人被确诊为癌症,每天有8550人成为癌症患者,每7到8人中就有一人死于癌症。未来10年,中国的癌症发病率与死亡率仍将继续攀升。从“癌症村”到“癌症县”,中国肿瘤发病的历史与地理坐标背后,是社会发展与生活方式数十年变迁带来的癌症高发态势。(中国新闻周刊)

  虽然,这一系列惊人的数字还未得到更高级别的研究机构和部门的验证和确认。但它所表述的现象,还是有令人惊异的效果。所有读者,凭着自己的经历和直觉,都会认同“癌症井喷”
  这种危险决不是标题党们凭空想出来赚点击率的,它连接着当下中国人对健康和安全的基本认知,这种认知的乐观度并不高。

  与肺息息相关的空气、与血液密不可分的水、与肠胃天天打交道的食物,这些决定我们生命健康的重要元素,每天都有令人忧愤的坏消息传来——灰霾、沙尘、化学毒烟刚刚在新闻节目中唱罢;江河污染、深井灌污水、红豆汤井水的新闻又粉墨登场;这边三聚氢胺奶风波未尽,那边瘦肉精、地沟油、死猪跳河又滚滚而来。这些东西,都不是新闻媒体为博关注度而平空捏造出来玩的,而是我们无须太费力就能亲身经历的事实。尽管每次事件发生都会引来相关部门或真或假的敷衍和解释,但这些解释和事后的修补举措,几乎从没有真正起到其作为一个历史教训在推进社会某个领域发生制度性变化与发展的作用,相反,倒更像一次次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事后诸葛亮式的运动式修补。它无益于从根本上解决类似事件换汤不换药地在另一时间的另一个地方以相同的方式再次发生。以至于媒体和公众,在不间断的各种环境负面事件中,审丑疲劳到麻木的境地。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因为事到如今,很多人,特别是政策制订者和执行者,还没有从根本上理清思路,没有把环境安全,当成事关生死存亡的第一要务来加以认识。这就像很多一直戒不掉烟酒的人,在得到医生的最后通牒之后立马戒掉的原因。一到了要命的高度,再困难的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而“癌症井喷”的消息,无疑是一个“要命”的通牒,它告诉我们,如果再不改变对环境和生态的态度,我们便有性命之虞了。这决不是耸人听闻,而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在保持了多年的高增长的时候,我们欠下的环境债也高到了要命的程度。在某些人“宁愿毒死也不穷死”的豪言壮语之下,很多地方已雾气沉沉地脱贫,水臭山浊地走向了富裕。但是,病病怏怏的富裕,真能算小康吗?小康的康字,不是健康的康吗?

  很多中国人住上了大房子,开上了小车,拎上了印着巨大LOGO的烧包包包,用上了以往想都不敢想的一切东西,却失去了原本拥有的清爽空气、干净水和健康安全的食物。这二者究竟孰重孰轻,需要认真思考一下了!

  有人也许会说,这种状况,也并不是发展中的中国独有的。“工业革命”时代的莱茵河,污染得被称为“欧洲公共厕所”;战后重建的日本土地重金属污染曾非常严重,发生了水俣病等环境灾难。这些惨烈的事实,教育了欧洲人和日本人,使他们在痛下决心,加大对环境的治理力度,从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领域,全方位重视,并最终解决了污染问题,这些经验告诉我们,污染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他漠然视之,安之若素,或甚至污染完之后捞了钱一逃了之,那就太坏了。

  也有人认为,“癌症井喷”的信息,除了是个警示,也是媒体在转文风之后尺度变化释放出以往积压信息的一种反弹。比之于死死捂住污染和致癌源的“天下太平”,汹汹而来的“癌症井喷”信息,无疑是一种进步。因为它至少正视了我们面临的危机,并让懵懂的世人们,幡然惊醒。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