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山西“文化符号”评选,市长战胜关羽柳宗元

山西“文化符号”评选,市长战胜关羽柳宗元

  山西省太原市长耿彦波以154万高票数领跑“山西十大文化符号”评选活动的消息引发网络热议,一时间评价褒贬不一,网友直指主办方有“拍马屁”之嫌。对此,该活动组委会总策划武敬东表示,耿彦波市长的高票数,反映出当今社会民众对实干官员的喜爱。(据中新网)

  据报道,耿彦波的得票数为1540450票,远超过第二名“晋祠”三倍多,山西其他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傅山、山西会馆、大同城墙、浑源凉粉、绛州澄泥砚、和云冈石窟位列得票榜的三至八位。这样一个名录和排名表,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说风马牛不相及,稍稍严重一点,但说它是张飞杀岳飞关公战秦琼,却多少有些道理——因为这项评比,规制实在太怪异了,从古到今的山西名人,从武圣人关羽到文化人柳宗元;从春秋五霸第二位霸主重耳,到无目神异乐人师旷;从初唐四杰之冠王勃,到白居易王维;从北宋抗辽名将杨业,到《三国演义》作者罗贯中;从赵树理到刘胡兰……为免凑篇幅这嫌,笔者严重浓缩了所知的山西文化名人,得出上面一个简装版的名单,这些生于山西的古今名人,无一进入到由山西文化厅主办的“文化符号”评比的前八,是主办者眼光太高还是群众的眼光太刁,还是因为那些历史人物,没有“单位”提名,未进评委会法眼?或评选者和投票者不知道那些人物是山西的?这样的场景,难道不够荒唐吗?

  的确,自耿彦波2008年2月任大同市长后,雷厉风行的修路、种树、拆迁、造城,令“中国煤都”大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坊间因此赋予耿彦波为“造城市长”。2013年4月,耿彦波全票通过当选太原市市长,随着太原市多条路段封闭施工,又一场大规模的“造城工程”正在展开。他的事迹和业绩确实令一些人感到高兴和喜爱,但同时,也引起至今也未定论的争议。如果评选城市建设先进人物,或有作为的官员,这样的投票结果,还让人觉得说得过去。但如果是“文化符号”,则显得太怪异了,我们虽不至于头脑僵化到一定要将“文化符号”定位为古旧的老人物老地名,但也不至于一定就要“新”到将一个未来还有无限变量的现任官员作为一个诠释政治图解符号。如果当地有关部门还有包括通过争议扩大影响之类的推广考量,那就另当别论。但这样的例子一开,保不准各地的“文化符号”,就再也与文化没有多大关系了。

  

  行文至此,又看到另一个与之相类的新闻:在近日举办的2013广州国际龙舟邀请赛上,广州市委书记率领的龙舟表演“书记队”,与另两支“市领导队”和“区领导队”展开了激烈的竞渡,并取得冠军,这是书记三年来取得的第三次冠军。这虽然是邀请赛的一个余兴节目,但其中的意味,却让人回味悠长。这和许多地方或企业单位组织的卡拉OK比赛、围棋象棋书法字画比赛、高尔夫或门球比赛甚至慈善捐款数排名中,第一把手永远占据第一个位置的习惯,有些不谋而合。官员们作为社会精英,在某些方面有过人之处,并不奇怪,但如果在所有方面所有领域都全方位领先,甚至连撒尿都比别人远,则就是奇怪的事情了。这也许是这些获得第一名的官员、活动的具体经办者和围观者,都应该警惕和反思的事情。

  

  如果有谁不信,可以问问耿彦波本人,在前文列的那串长长的名单前,他敢坦然地承认自己有资格摆在哪一个名字的前面?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