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不能让有权有势者永享违法“红利”

不能让有权有势者永享违法“红利”

本周人物:张必清

 

 

  近日媒体报道称,位于北京白石桥路某小区26楼顶层的建筑乍看还以为是个景点,其实是大兴土木6年的违建工程,这项工程占据了整个楼顶,有假山喷泉还有树和阳光房,俨然一座高踞云端的空中别墅。这座房子的主人,便是张必清。

  其实,早在很多年前,张必清就已经是名满天下了。公开资料显示,上世纪90年代,张必清依据“病从足起”的理论,在家乡安徽省泾县以发明销售“必清鞋”起家,后又靠一根号称治百病的神针赚取名利。2003年起,他又宣称“病从颈生、治病从颈”,推出号称能医治百病的“奇经梅花磁针灸综合疗法”。有媒体记者历时1个多月并到张必清的家乡安徽泾县进行调查,得出的结论显示,其身上“教授、中医世家、地方医院院长、30多年临床经验”等诸多光环,都存有巨大疑问和争议。

  记者登录国家卫生计生委网站及北京市卫生局网站后,但均查不到张必清作为“执业医师”的讯息,而“奇经堂”也不属于卫生部门核准的医疗机构。在北京市工商局的注册信息中,“北京奇经堂国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准许经营范围为销售保健食品、二类医疗器械等。但这并不妨碍他为人诊病、讲课、授徒、开设连锁机构谋利。这与他在楼顶上搭建违章别墅,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有人甚至将两者合二为一,统一并称为两种“违建”:一种建立在楼顶上,一种建立在医疗行业。二者都体量巨大,影响宽广,都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气势。

  修在屋顶的违建,前后盖了6年;建在医疗行业的违建,则长达二十多年。二者相同的是,监管部门都对其“没有办法”。而民间舆论,对此却早有烦言甚至投诉。但这并不影响别墅和他的生意在争议声中茁壮成长。人们不禁要问,这种牛人背后,究竟有什么样坚强的后盾作为支撑?他凭什么敢于视各种法规为无物?而有关部门,对他的这些行为,居然就宽容和隐忍了。长达六年,少有的几次上门检查,因为“业主不在”就悄悄离开了,这种执法方式和态度,想让人不朝歪处想都不行——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猫腻?

  张必清的行为,与他接受媒体采访时所宣称的“低调”是不相符的。他的行为,不仅不低调,而且可以称得上是华丽丽的高调。在他眼中,无论《规划法》还是《物管法》还是各类医疗执业法规,都是浮云。他以一个个庞大的既成事实,嘲弄那些遵纪守法者的“迂腐”与“无背景”。不管他所谓的背景是否真实存在,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有钱有势的人,什么事情都敢干且干得成。这种思维,直接为社会的安全和稳定,埋下了巨大的隐患。这对渴望公平的人们的刺激,是显而易见的。

  人们对张必清及其别墅的反感,并非全是出于仇富和嫉妒,而是一种公平受到践踏的羞辱。试想,一个正在法治建设道路上艰难前行的社会,经得起几个这样的事例来摧残?如果一个社会,违法者可以凭着其违法行为占据更多的资源而不受到处罚,那么,违法必然将作为一种“红利”被羡慕和效仿,守法者及其守法行为被嘲弄和羞辱,法律不被敬畏,那样的后果将会是怎么样?

  8月15日,张必清的违建开始自拆,希望这次是玩真的。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