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还有多少人在以丁书苗的方式实现成功梦?

还有多少人在以丁书苗的方式实现成功梦?

本周人物:丁书苗

 

    9月24日,刘志军贪腐案关键人物,山西女商人丁书苗(现名丁羽心)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审。这个曾深度介入刘志军腐败案的58岁女商人的罪行及其身世,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

    有人说,丁书苗的人生故事,如果没有最终上法庭受审的情节,简直是一部励志片,而且是励志大片的题材。从媒体披露的信息看:她读书不多,靠卖鸡蛋挣钱,后来还开过饭馆,又在当地运输公司租了辆卡车运煤。一开始走公路,后来出了好多事故,才开始走铁路。没有靠山和资源,就去找当地铁路部门。她曾被人家拽出办公室,于是就天天蹲在领导宿舍门口。领导宿舍不关门时,她就进去,把领导的袜子、床单、内裤、衬衫、外衣,总之能洗的全都洗干净。就这么洗,终于把领导感动了,最后给了她车皮。而由此开始,在未来的十数年间,她不断使用这些招数的升级版本,逢山铺路,遇水架桥,遇神杀神,遇鬼杀鬼地一路过关斩将,俘获更多更大的领导,并终于挣下个一百辈子都用不完的大家业,而这笔巨大的财富,不仅未能保佑她过上安详幸福的生活,甚至不能保护她让她的脑袋不生开两次刀的疾病,更不能保障她不受到法律的审判。尽管此前,无论是求神还是做慈善,她都试图用这些钱为自己买道平安符。但她梦想的“平安”,终于没有到来。

    很多看了庭审视频的人,多少有些失望——这个传说中的奇异女子,不仅没有与想象相符的香艳形象,甚至没有与传说相吻合的外形和举止,满头白发一脸病容,让人与那个做生意最小单位为“亿”的巨商形象极不相符。而审查过程中曝光的买官捞人被骗数千万,连“中标”概念都不清楚被刘志军骂为“猪脑袋”的传闻,则更是让人觉得不可理喻。很多人由此生出“好白菜被猪拱了”的感慨——以她的德和能,凭什么获得那么大的财富?

    有人总结,丁书苗的“成功”,取决于两大元素,一是为了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和手段;另一个元素,就是可靠。直到在庭审期间,提到刘志军时,她依然满脸虔诚地称“老板”,可见一斑。这两种特点,在她“成功”的时候,就称之为执著和忠诚;在她“失败”的时候,则可以呼之为“脸皮厚”和“甘为走狗”。形式相近的表现,因成败不同,而有了不同的表述方式。

    如果单以实现财富和获取地位来论“梦”的话,丁书苗无疑是一个实现梦想的典型。但她实现梦想的路径,无非是巴结权贵,甘为走狗,官商勾结,损国肥已。这样的梦,实现的决定因素,是权力的力量,而与她本人的智识、学养、道德素质无关。这种梦,除了破坏公众的价值观,损害法律和道德的尊严之外,于国于民甚至于已,都没有任何好处。这种路径错误的梦,通向的是邪恶与贪婪,通向的是不公与腐败,更通向的是毁灭。但可怕的是,这种梦,在很多人心中,却是典型的中国式“成功梦”,还在拼命地践行着,这不是一个丁书苗的偶尔倒掉所能根本扭转的。而这种梦,实现得越多,人民就更痛苦,国家越没有希望。

 

  媒体说
  很多人认为丁书苗没文化,没多大本事,却又想不通,她凭什么把事业做得这么大?看到这个洗衣细节,也许就明白了——这世界从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为了结识官员、攀结关系,可以如此想方设法甚至无所不用其极——这或许就是丁书苗最大的能力,也是她胜出的地方。而这,与知识、创新都无关。
  ——9月26日《中国青年报》
  市场经济已经发展多年,一个疑问依旧摆在面前。企业家能不能干净地成长?一个普通人,能不能只靠自己的努力、智慧,就能获取成功?能不能不依靠权势、背景就能做到成功?能不能不以灰色和黑色的手段,来达到目的?回归市场经济的本义,这个疑问的答案很简单,肯定和市场经济是否健康相关,和每个普通人的上升通道相关。现在看来,做到这一点是完全有可能的。
  ——9月24日《法制晚报》
  一般人确实不能理解洗衣发家,也做不出这样的举动。在市场逐步完善、法治愈发健全的当下,也没有那么多人需要给领导做牛做马来换取权力的垂青。但是,只要权力没有得到足够的制约,只要市场还有权力随意插手的空间,就总会有善于钻营的商人在黑色地带中长袖善舞。丁书苗洗衣发家的故事是一个生动的警示案例,没有完善的市场机制和健康的法治土壤,为领导洗衣就还能够创造传奇。
  ——9月26日《兰州晨报》
  网友说
  @新华报记者蒋凯:不是还有地方上的一二把手长期在部委办公室扫地倒茶水吗?丁书苗倒颇有程门立雪、拜师求艺的味道了。
  @周志兴:把利益集团简单定义为公务员也是片面的。很多公务员也是改革的积极推动者,这是其一。其二是非公务员中,也有不少人或机构通过这样那样的纽带和利益集团联系在一起,比如说,丁书苗。
  @云峰开讲-心灵鸡汤:本来一白丁,被人翻作书,如今成火苗!
  @张启明v:媒体报道:“丁书苗为铁路领导洗内裤感动对方获得车皮起家”,其实丁书苗真实地代表了现在工程食物链的现实,没有一个做工程出身的人没有当过孙子。丁书苗是悲哀的,整个工程链上的人是悲哀的,也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但我们仔细思考一下,这种悲哀在历史上从未停止。
  @刘耘博士:丁书苗给领导洗内裤发迹,令我想起1981年夏随某领导出差内蒙古。一天这位爷闹肚子,拉了一裤子屎,把我叫去他的房间,指着脏裤子朝我点点头,我佯作不知其义,不接茬。他没招,干脆摆出领导架子要我把裤子洗了。我也没招,只好洗了。结果活虽干了,却因态度不好,入党被他卡了!偶不如书苗大姐。
  @楞严心社:媒体报道:村妇丁书苗的过人之处:借来10块钱用8块搞关系。为什么是“过人”之处,而不是“丢人”之处?错误的价值观,只会造就更多的丁书苗。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