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铁匠外公的仁爱与慷慨

铁匠外公的仁爱与慷慨

铁匠外公的仁爱与慷慨

 

 

      不知什么原因,只要一看到仁爱、慷慨、谦逊、崇敬,还有勤劳、宽容、善良、大度这些词语,我就会想起我的外公。这位一生都在火热而嘈杂的铁匠工铺打铁的老人,是我人生中遇到的最具这些美德的人,在我的眼里,他就是由这些中华民族用以自夸的主题词组成的。
      外公自幼失去父母,在姐夫家长大,寄人篱下的生活惨状,使我的母亲和她的兄弟姊妹们一生都没有原谅她们的那位姑父姑母。大凡吃过苦的人,都有两种反应,一种是多年媳妇熬成婆,一朝翻身之后,把所受的苦难,变本加厉地报复在比他更弱者或甚至八杆子打不到的无辜者身上,久之,则变成一个内心充满恨意的变态者,用力所能及的方式,报复世界;另一种,则是因为知道自己所受的苦难的痛苦与难受,而不愿将这些东西再加诸于别人。苦难可以是尖峭与仇恨的根,也可以是仁爱与宽厚的源。
       幸运的是,我的外公成为了后者,缺少爱与关怀的童年不仅没有让他以此为理由,变成一个不懂爱与关怀的人,相反,正是因为知道没有爱的生活的凄凉可怖,他以苦难为师,学会了以仁爱之心,面对他的家人,也面对他遇到的所有的人。
        在认识外公的所有人中,对他的印象,仁爱是不二的主题词。不论是他不顾妻儿反对以德报怨一生好好伺奉曾虐待并伤害他的姐姐和姐夫,还是在冰雪寒天中把满身虱子的卖菜老农带回家中留宿;无论是他那永远不记入账本的赊欠,还是经常收不回本钱的补锅或铧犁营生,都是由他内心那份不知缘由的仁爱之心支配着,乐呵呵地去帮人排忧解困,感同身受地去体会别人的不便和痛苦,并倾其所有地给予帮助。
       通往仁爱最必然的路径,便是慷慨。真正的慷慨,不是浮浪子面对豪宅美人的挥金如土;不是大富豪从牙齿缝里撕出几缕残渣用以济人式的“慈善”;慷慨和其他许多好品性一样同,是观心不观迹的,在我眼中,像外公那样心中和眼中装着别人的苦难与麻烦,敢于倾其所有帮助别人的人,才是真正的慷慨,他曾经干过的事包括把家中仅有的一块腊肉交给死去的师弟家中的孤儿寡母,自己举家吃干萝卜叶稀饭过年;他可以自己走十几里路到乡下困难的农家帮人补锅,连材料费都不取。其实,直到他退休那年患食道癌去世,他都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穷人,但在很多人心中,他是一个慷慨而大方的人,他的心,没有被贫穷的生活逼迫得狭窄,没有像某些已拥有了一大堆东西却还因为没有拥有“一切”而心存焦灼的心穷者。在他的追悼会上,当我看到那么多根本不认识的人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并真诚地为他流泪时,我甚至觉得他是一个顶顶富有的人……
       外公用他一生的仁爱与慷慨,获得了人们的崇敬,以至于直到他去世几十年,人们在说起他时,都会翘大拇指说:“邹铁匠,好人!”我们这些后人,也会荫他的美德,受到令人愉悦的尊敬和善意,体会到外公多年前赠人鲜花,保留并传递了几十年的余香。这种余香,足以让人在心中暗下期许:“要像外公那样,做个好人!”虽然,这时的世风,已渐渐将“好人”与“笨”和“窝囊”联系起来。在年轻人们的词典里,“好人”与“备胎”同义。
       我经常想,假如我的外公生活在眼下这个时代,会以怎么样的心态和行动,去应对这个与他的世界观与价值观完全不同的时代?在这个每五条短信就有一条是骗子短信,送孕妇回家可以送掉性命,助人可以助得被骗光积蓄,看到老人摔倒不录像或请证人就不敢扶,下水救人丧了命还要被人牵着尸体向家人索要捞尸费的时代,仁心与善行,成为被欺骗和被剥夺的理由;与人为善宽厚待人成为好欺负好占便宜的性格特征;崇高的仁爱被油嘴的文人们调侃成了怀着目的的伪善,人们在“渴望真诚”的幌子下不贻余力地张扬着粗鄙与贪婪,并美其名曰“真小人”。
       每当看到这些场景,我就会想起我的外公,感谢他那个时代的人们,没有从他对世界的善意,咂磨出别的什么意味来——雪天接老农回家,是想要人家篮中的剩菜还是基情使然?自己都穷得跟乞丐一样还容人赊账装大头娃娃?下乡帮人补锅是想当先进?把腊肉往寡妇家送更是哦呵呵!
       感谢外公身边的人们,没有如此的“深刻”与“远见”,包括他的妻儿在内,虽偶尔有“到嘴的肉又飞走”了的怨意和不满,但基本还是认同了外公的这些做法,而且,在外公去世的几十年里,他的儿女们,依然对身边的人保持着看似不合时宜的善意,并从中得到愉悦和幸福。这个家族的人们,即便是住医院,也会因乐于助人而结上几对乡下的新亲戚;即使受骗也会给乞丐碗里放钱,因为担心错过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这个家族的人,无论面对的是一个弱势的人,还是一只流浪小猫或狗,心中也会有不忍之心,这份“不忍”,或许会为他带来不便甚至麻烦,但他们却大多坦然应对,并乐此不疲,因为他们从外公的血脉与言行中传承下的那份仁爱,告诉他们,与付出的心力和失去的物质相比,他们得来的由内心升起的无以言表的欢快与愉悦,是任何有形的物质所不能取代的,它是神性在内心的复苏,是一种最高形式的幸福。据说快乐有肉体快乐,精神快乐和灵魂快乐三种形式,也许我的外公,已从中体会到了灵魂快乐的甜味,而这,又恰是许多人想都没不敢想的事情。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我可以确切地相信,我那贫穷一生的外公,因他的仁爱与慷慨,因他受人们的尊重与崇敬,是幸福的。我也因此获得了“假如他生活在这个时代会怎么样”的确切答案,这其实也是我一直在苦苦追索而又经常怀疑和困惑着的人生答案!

 

0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