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容易受辱的老鼠

    

    最早,老鼠不是住在地洞里的,它也像猴子、松鼠和小鸟一样,住在大树上,吃的是野果,喝的是朝露,偶尔还会用尾巴挂在树上睡觉,或者在树枝之间跳跃追逐。那时候的老鼠,既不肮脏,也不丑陋,小小的眼睛尖尖的牙,很萌很可爱的样子。

    但是,老鼠有个巨大的缺点,就是耳朵太大,可以听到很远很细微的声音,这本来是优点,但因为它对每天听到的各种声音不能采取正确的处置方法去处置和利用,更多的声音不仅没让它的生活变得更好,而是更糟。

    比如,它听见两只鸟在说最近田里的薯生了霉病,一定要离它们远一点,免得小号染上病。

    老鼠把“薯”听成了“鼠”,很生气地觉得鸟儿们在造谣侮辱它。它很愤怒地反击,四处说小鸟的坏话,它觉得,只有这样的报复,才能为自己找回尊严。

    鸟儿们起初莫名其妙,但后来明白它可能把“薯”听错了,决定向它解释,它们觉得这是一件能够解释清楚的事,小老鼠应该不是那么小气。

    这段商量,老鼠听到了,它知道鸟儿们说的“薯”不是自己。但鸟儿们又说了自己“小气”,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侮辱。它于是更恨得咬牙切齿,加大力度,对鸟儿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击。鸟儿当然不是吃素的,叽叽喳喳的反击,老鼠小气的名声,挺上了翅膀,传遍整个森林。

    小老鼠于是张开它们的大耳朵,拼命听这些坏消息,一听到之后,马上摇舌鼓唇,激动地反击,起初是“小气”,后来连“小气”“笑起”“小启”甚至“肖、小、晓、笑”“漆、乞、起、汽”都不乐意听到,一听就即,像点燃引信的炮仗。

    这样,不仅没有制止住动物们说小气,反而变成它们好玩的特点,哪只动物想看鼠怒跳,就喊“小气”,老鼠们每听必跳。从不让它们失望。老鼠们从此背上小气的名声,到地洞里,因为只有那里,没人再冲它们喊那两个字。



我的公号,欢迎扫关订阅


容易受辱的老鼠

话题:



0

推荐

曾颖

曾颖

1190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专栏作家。以评论、小说和杂文写作为主。曾在《南方周末》、《北京晚报》、《读者.原创》、《新京报》、《华商报》、《羊城晚报》、《南方人物周刊》等多家媒体开设专栏。其中“冒牌经典”和“民间记事”系列引起较大反响。主要作品:《阿Q后传》、《著名乞丐王大成 》、《 民间记事》、《大话伊妹儿》、《冒牌经典》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