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关于指鹿为马的通信

关于指鹿为马的通信

关于指鹿为马的通信
 

    旧作《关于指鹿为马的通信》一篇入选《最好的杂文》典藏本,这本书收录了近现代的杂文200篇,能够吊车尾跟在我所喜爱的杂文家的身后,感觉非常高兴。只可惜这是一篇旧作了,现在,好杂文越来越难写,也越来越难以发表了。在此旧文重帖,重新回味并鞭策自己一下:

 


尊敬的赵高领导:

 

    首先,请接受我十二万分的崇敬和景仰。(以上略褒义词句600字)特别是您昨天在会上明确指出鹿是马,为我们解决了几千年都没有解决的思想难题,使我们心更明眼更亮头脑更清楚思维更开放,对此,我更是佩服之极崇拜有加。但由于您的思想比较超前,有许多人在认识上还不能及时跟上来,更有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冥顽不化,不肯接受您的正确思想,对于这批人,必须干净彻底迅速毫不手软地其消灭,把他们的花岗岩脑袋砍掉砸碎扔进棺材里去。但对于前者,则应该多做思想工作,给他们认清形势,加强学习,从而真正进入到“鹿是马”的境界,对此,我们应做大量的工作,给他们讲正确的“鹿马观”,考察他们的“鹿马认识”,使整个单位形成“鹿是马”光荣,“马是马”思想的人政治上无前途,经济上无收益。为了配合这系统工程,我费了三天两宿的时间,捻掉胡子数百根,耗红塔山几十包,翻烂各种典章,得到一些思想心得,为领导的正确认识提供强有力的佐证。当然,这功劳算领导的,苦劳算我的,如果能在发年终奖的时候考虑我,我将感恩不尽。

   1、“鹿是马”的正确性:

   因为“鹿是马”是正确理论,所以“鹿是马”正确,故而“鹿是马”具有无可争辩的正确性。

   2、“鹿是马”不仅仅是概念问题:

   在“鹿是马”还是“马是马”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前,我们尊敬的且一贯正确的领导赵高同志不会错。谁反对“鹿是马”谁就是反对赵高,这已不仅仅是个概念问题。

   3、“鹿是马”从历史的角度看,它们本身不是个问题:

   严格说起来,“鹿是马”从历史角度看,它们本身就不是问题。假如当年蒙昧的原始人不头脑发昏地把“马”,把“鹿”叫“鹿”,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概念问题。而且,谁以敢说“鹿”先前不叫“马”,或“鹿”压根就是“马”的命名呢?此为其一。

   其二,据《胡说八道大词典》介绍,马的祖先原本是有角的,乖乖,这可是个有力的物证。而非洲至今还有一种叫角马的动物,由此说明,马的祖先是鹿,马是鹿的后代,鹿就是马!

通过以上论证,我们清楚地知道,赵高同志对“鹿是马”的论断是全景式的、高屋建瓴式的、高瞻远瞩式的也是最科学的,希望本单位同志充分理解消化,并从自身生存和实际的利益出发,充分发挥聪明才智,认清形势,将本单位的“鹿马”事业发扬光大。

   以上为个人管窥,恐难以理解透彻领导的意思,某些提法和用语可能不太妥当,请领导念我动机是好的,多多明示,及时斧正,以免谬种误传,贻笑方家。

                                       

                                                     您忠实的部下

                                   鹿为马思想的忠实拥趸原名马比金现名马是鹿的小马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