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做亲子鉴定是还释永信清白还是侮辱?

做亲子鉴定是还释永信清白还是侮辱?

做亲子鉴定是还释永信清白还是侮辱?

  释永信大师的事情,在历经了许多重大新闻的打岔之后,又一次冲上了头条。9月30日,媒体小心翼翼地指出,释永信大师与那位6岁的女孩子韩某某的关系,目前已有三种说法。这个早已有之的说法,不那么容易将此事重新推向一个关注新高峰,倒是该条新闻中,一向以少林寺外联负责人身份的郑书民的一句话,如同一碗水泼进了油锅里——在回复关于做亲子鉴定的说法时,他说:“这是对出家人极大的侮辱。释永信作为少林寺方丈,是绝不可能做这个亲子鉴定的。”

  此事,让许多此前对此事没有预设立场的人都有了一些疑问:做亲子鉴定,对释永信大师究竟是还他清白还是侮辱?

  持侮辱立场的人所持的道理,可能是因为释永信作为少林寺方丈,中外闻名,且有各种荣誉和声望,原本不应该受到这样无端的指责和怀疑。而且,此端一开,今后会不会出现像喜剧电影里那样的场景,三天两头有人拖着大小不等性别不同色彩各异的孩子要来和大师讨论一下“爸爸去哪了”之类的问题?如果每有此事,就要有一个回应甚至去做鉴定,那大师岂能受得了?

       其实,持反对立场的,还有一个比较硬的反驳说词,即:民事案件谁主张谁举证,故说释有问题的应该承担举证责任,释没有义务自证清白。

  但持还清白论的人则认为:事情闹到当下这个程度,再相信清者自清之类的说法,已是自欺欺人。必须拿出最有力的证据,对攻击者予以毁灭性打击。而所有证据,都比不得用亲子鉴定这个方式最简单直接——让权威的第三方,用科学的方法,对真相还原和澄清。然后将造谣诽谤者绳子以法,让跟着起哄的闭嘴,让对大师产生怀疑的朋友和信众羞愧。这可谓是一举N劳的动作啊。这比起弯弯绕绕的什么辩白都有力,也比把调查方向往举报者身上引,更高明得多。也更能服众。网上虽然单细胞脑残很多,但也有很多明事理的人,在硬证据面前,自然会相信大师的清白,然后对脑残们进行穷寇猛追式的围剿,从而坐实举报者的不良居心,所有是非,一笔勾销,岂不快哉?

  但目前的情况却是,一方理直气壮地喊做亲子鉴定,一方顾左右而言他地拿尊严和侮辱之类说词来拒绝。这种场面,显然不太好看。甚至让人感觉,用这种方式来辩白的,是在挑衅公众的智商,甚至起到“高级黑”的作用。就目前达到的效果而言,显见是这样的。公众也许看过太多把坏事做绝的人用惠而不费的说词作推托和解释的人,他们会本能地做出自己的判断。

  这个判断,用不久前网上一个火热的段子可以说明:黑木崖上盛传东方教主木有鸡鸡,东方教主盛怒,令查传谣者和编谣者,并且严正声明东方教主具有各种男性的生理特征,有学究还洋洋洒洒写了论东方教主阳阳威猛的论文,黑木崖报也发了庄严的社论,批驳怀疑者别有用心,且不尊重教主的尊严。但尽管如此,仍有人对东方教主有木有鸡鸡一事,表示质疑和困惑。此事成为东方教主亲信们的心病,于是建议,教主不如脱裤作个鸡鸡鉴定。教主愤怒地答:老子若有那玩意,还和你几爷子搞这么多事情干啥?

  但愿段子里的内容,不会成为现实。

0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