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平凡成为罪过的社会何来希望?

平凡成为罪过的社会何来希望?

【按】这篇文章写于几年前,但现在我依然是这种想法。一个让平凡人好好过一生的社会,才是有希望的。如果平凡成为一种罪过,那么,充斥于社会各个角落的各种精巧的算计,又是什么呢?
 
女儿小美很认真地和我讨论未来的职业规划,她说:“爸爸,你去买一套做糖儿的工具,我们上街去做糖儿卖吧!”糖儿是糖画的四川方言说法,估计此前不久,她在外面看到并吃到了那玩意儿,感觉还不错。
 
这是继做蛋烘糕、卖卡通影碟、做风筝之后小美为爸爸设计的又一条职业道路 ,在她6岁的小小眼睛里,能将金黄的甜甜的糖汁挥舞成一个个美丽而香甜的蝴蝶、凤凰或金龙,是一件奇妙而值得骄傲的事情——有这样一个有趣而好玩的爸爸,是多幸福的事情啊。
 
这显然与当下的社会实际状况有很遥远的距离,如同周星驰电影中立志要当穷人的孩子被当成爆笑点一样,熟悉我们社会运作轨迹的人,都会对这种无忌的童言嗤之以鼻,并不是因为人们太势利,而是因为他们太明白,要当一个小贩或穷人,有多么的不易,他们明白,在城管的日追夜赶之下;在越来越不容忍平凡与贫穷,疯狂追逐卓越与尊贵的社会大背景之下;在包括教育资源和生产生活资料都肥处添膘地倒向优势者一方时,当一个小贩,是一件多么让人笑不出来的事情。
 
感谢老天爷,让小美还不懂得这些,因而她能心无挂碍地为爸爸安排一系列她看着好玩而爸爸却不敢去做的事情,因为爸爸比她知道,那些好玩的事业背后不好玩的真相。
 
但是,懂得“真相”的爸爸就真的比女儿正确吗?懂得“真相”的爸爸懂得更大的真相——全世界60亿人口中,真正过上或富贵或荣耀或风光无限生活的,有没有1%?而这1%正被成功学贩子们作为课案和催化剂,以此为惟一标准,用来煽动和刺激那些本可以过得平静的凡人,在他们的叫嚣与刺激下,许多人变得不淡定不安祥起来,平凡人生成为被唾弃和嘲弄的对象,不卓越不成功的人和生活被当成负面榜样。而这种成功与卓越,又被框定在名和利的收益状态。
 
人生成败, 只与金钱和地位有关,而与愉快的精神状态以及和谐的家庭关系无关。这种发源于物质匮乏时代的成功观,至今还在影响着我们社会的价值,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我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发展到最好的时代,而患心理疾病,失眠抑郁、不如意感越来越强烈的人却越来越多的原因。成功的模式太单一,造就了多数愿望与实现愿望能力反差越来越大的人,佛家认为,愿望大小与烦恼成正比,足见,当我们全社会已被某种单一成功模式统治时,多数人进行着与自己过不去的所谓奋斗,并由此带来的烦恼,也就是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的母亲在回答记者问是否为这个首相儿子而感到骄傲时,老太太回答说:是的,我为他骄傲,但我也为我另一个儿子骄傲,他在乡下种土豆,过着快乐而幸福的生活。
 
而我们的传说中,少了这种宽容平凡尊重平凡的气息,而多了些可怕的功利色彩,像苏秦的故事那样,没当上官之前,父母亲不认,妻子给脸色,什么亲情爱意,都是浮云。这样的惟成败论英雄的功利意识是可怕的。这等于变相地说,只有成功者和富人,才配拥有亲情。事实却并非如此,一个勤劳的农人或辛勤的工匠,都是可以凭着诚实的劳动和真诚的待人之道,以及积极的人生态度,过上他平静而安详的一生。像电影《飞屋环游记》的主人公那样,循着自己童年的喜好,卖气球过完一生。
 
其实,我何尝不想如电影里那位老人一样,去当个快乐的做糖人或卖风筝的小贩,但前提是,我的小摊不被城管追撵,也不担心路人鄙视的眼光,更不用费心向熟人和朋友解释这是“爱好”而不是“落魄”,更不用担心小摊的收益,不足以供得起女儿去读一所看起来还不算太坏的学校,并支撑她去寻找一个不卓越也能得到的好前途。
 
用以上标准一衡量,我发现自己现阶段确实做不了一个平凡而快乐的卖糖人,尽管我是一个多么不愿意让儿女扫兴的父亲。
 
对不起了,宝贝。



推荐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