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游戏是最简单的沟通语言,二十分钟之后,在陌生人面前腼腆的小姑娘们,突然就“飞”了起来。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终于轮到露一把老脸了,与90后们合个影。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晚上,按原计划,来一场电影晚会。来点零售食,边吃看,第一晚上,《冰雪奇缘》。对于很多孩子来说,这还是新片。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然而,电影设备很任性,才不理会孩子们的热情,说不工作就不工作。结果,为了不让孩子们失望,曾叔叔我临时救场,现编现演一个独角小品《卖假药》,居然还得了个满堂彩,还骗了他们二十元钱。当然,事后还给他们了,但让他们明白,现在社会上骗子的伎俩,也是一件功德的事情。可能是我演技还可以,直到几天后,还有孩子认真地问我:叔叔,你认真地告诉我,你是不是骗子。我说:是!现场视频很精彩,改天有空上传。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虽然没有看成电影,但大家一起在操场上嗨到半夜,这天夜里,山里空气很好,而且夜空很怪异地明亮,志愿者们一起入住学生宿舍,大家一起体会到久违的学生上下铺生涯。当晚,蚊子和被子的潮湿味以及邻床的鼾声并不浪漫,好些人失眠了。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孩子们六点多就起床了,很兴奋地围着外来的志愿者哥哥姐姐,根据各自的擅长,或打球,或跳橡皮筯。也有几个小孩子,觉得我像是能写会画的,于是拿来纸笔,让我给他们画画,写留言。并且要留下电话和QQ号。好有一种读书时代写留言的杆脚啊。硬着头皮在窗台上写了好些字,很愉快的感觉。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我发现一个特别的现象,山里的女孩子,比男孩子们更加大方一些。相比而言,小男生们更加害羞,更加不好意思和外来的人们交流。小姑娘们,倒是很快就和外来的志愿者们打成一片。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在手机自拍软件和玩具方面,孩子们是没有违和感的。互联网使地域感觉在减弱,我们手机上的APP,无论是农药还是B612或美颜,她们都用得很6。眨眼之间,我们就成了同类。玩得很嗨!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刚去毕节陪留守儿童玩了几天(二)
未完,待续。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