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苏享茂死于自己的思维BUG

苏享茂死于自己的思维BUG

苏享茂死于自己的思维BUG



    苏享茂,一位有才华的程序员,被毒妻敲诈,走投无路,选择跳楼自杀。这种悲剧,算不得多么独特的新闻,回看古今,这样的事情,换个主题词,随处可见。无怪乎有老话说:选伴侣就是选命运。决不仅仅是女怕嫁错郎,男人找错了女人,不死也要脱层皮。正因为如此,有必要好好聊聊此事。还有很多毒妻和渣男在婚恋市场上混,并且如恶狼一般随时准备出来伤人情感和性命,因此,牢记这场悲剧的教训,是非常有必要的。虽然,这对于死者来说,已没有什么价值了,但对于活着的且随时有可能踏入陷井的小羊羔们,却有意义。

    在这个事件中,毒妻可恨,已是铁板钉钉的事情。随便怎么谴责甚至咒骂都行,但实际意义并不大,除了喷一键盘的口水之外,对那女人的实际伤害并不大。现有的法律,对她的惩处的可能性和力度,很难令义愤者们满意——毕竟,人不是她推下楼的,东西是男主人公买的花88万看离婚协议是他自己认了的财产也他自己转到别人手上的。就像众多骗案一样,骗子对法律的研究,永远比受害人深。对于她来说,最多不过这几天出门或发微博有点不方便,但不出二十日,社会上层出不穷的新闻,就将走出这段低谷,大不了换个马甲,重出江湖,磨刀霍霍,举向下一头善良的小猪。因此,像防骗一样的预防剂,是非常有必要的。因此,这篇文字,主要是从受害者的注意事项方面说起,让我们看看,死者的思维中,究竟存在着什么样的BUG,使他错了多少个本可以让自己不死的机会?

    程序员的死,在很大意义上,是死于自己的价值观。在他们“颜即正义”的价值观里,长得好看的,可以一美遮百丑,找女朋友或妻子,颜值是最重要甚至惟一的考量,什么内涵,性格甚至良知和正义感之类,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程序员本人的微博,就曾明确地表示不喜欢柴静那样的“负能量”女子,而众所周知,柴静不过就是喜欢对社会的不平事发表意见而已。什么样的价值观决定什么样的人生,在这件事情上,显现得十分明确。

    程序员的第二个死穴,不是笨,而是以为物质与爱情,可以互换——在他的观念中,对女孩子好,就是无休止地满足她的物质愿望,以为金钱和物质,可以填补两个人外貌上的差异。正是因为这种市行的爱情观,才可能使他在短短几十天的婚姻中,花出一千六百多万元钱,均价每天30万人民币。这种付出,不仅没有激发起毒妻心中的感激之情,相反,因为觉得钱来得太容易了,而激发进一步的贪欲。最终得寸进尺,将自己悬于万劫不复之地。

    程序员的第三个死穴,直接来源于它的是非不分和价值扭曲。在他发现毒妻对自己有隐瞒婚史的情况,不仅没有动用有效手段追究其欺骗行为,并采取措施止损,反而还用88万元钱去看离婚协议,进一步显示自己的懦弱和好欺。这使得女方在此后的行动中,更加得寸进尺,价码狂涨。因为对方通过他不辩是非也没有方法的处理问题能力中,已看清了他的可欺负性,并决定将欺负进行到底,可以说就是因为他黑白颠倒的处理方式,给对方鼓励,上演了一场现代版的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

    程序员还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就是将自杀作为解决问题的终极方式。以伤害自己和所有爱他的人的方式,亲者痛仇者恨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虽然死之前,怨妇式的给两千万用户留下了一份死亡通知。但很显然,这并不是最佳的处理方式,既然连死的勇气都有,难道就没有冤有头债有主地去处理这件事的勇气?

    毒妻固然可恨,程序员也有很大的责任。就像是被毒蘑菇毒死的受害人,你一不知道毒蘑菇的毒性,又不懂得识别毒蘑菇,而且还迷恋它的“美味”,吃下肚之后毒性发作不知自救,还选择了更加可悲的方法去做了结,又怪得了谁呢?如果每一个人都有正确的价值观和是非观,对毒妻这类生物有识别能力,那么,她们做恶的能力和生存的环境,是不是会更少一点,受害的人,是不是会更少一点?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颜值是惟一的正义,爱情可以用钱买,难道不是当下所向无敌的真理吗?而动辄就死给你看的撒娇式人格,不正是当下某些人的行动方式吗?而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正义感和价值观以及美德被当成迂腐和笑话而被挤出人们的心田,只余下越来越现实却逼仄的眼界。

    再次重申,决不同情自杀者,在我看来,用死去报仇的,无疑是用脖子与刀比锋利的蠢汉和懦夫。世界上,至少有一万种办法,可以让他走出困境,去快意恩仇。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