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每一棵小草都有你不知道的传奇

每一棵小草都有你不知道的传奇

每一棵小草都有你不知道的传奇

 
    年轻时,我说话比较尖酸刻薄,总以为用一句妙语挖苦别人让其脸红语塞是一种本事,殊不知,这是一种令人讨厌的习惯,我那时人缘关系不好,且遭遇过的许多不顺利,大多与此有关。而更大的悲剧是,我对此却惘然不知。
 
    比如有一年暑假,发小小峰带着刚刚确立关系的女朋友来和我们聚会。那女孩子头发黄黄,皮肤黝黑,不怎么会打扮,衣服不十分合身,花色也不好看,一句话归纳,有点“土”。
 
    小伙伴们用眼神传递着内容丰富的评论。因为小峰是个帅气的小伙,而且喜爱艺术,大家心目中为他预设的女朋友,与他带回来的,差异太大了。
 
    大家的评论,停留在眼神和悄悄话层面。每当这个时候,我这个自以为聪明的二货,就会跳出来混存在感。
 
    我对小峰说:“你小子学艺术,果然洗心革面,从灵魂深处开始热爱乡土文化了,一不留神,就把村里的小芳给偷回来了!”
 
    小峰面色尴尬地示意我小声点,并回头看女朋友。但女朋友已安静而迅速地离开,说是去厨房帮忙,但直到吃饭都没有出来。而且,自那以后,再也没来过。小峰偶尔会来,但频次和说话明显的少了。对此,有人开玩笑说他是重色轻友。而我的毒舌,又自作聪明地跟进了一句:“你把那称为色?”
 
    这句话不知被谁带到小峰耳里。小峰特地来到我家,脸色铁青地约我出门,那场景是从来没有过的,令我心惊到出门时再三考虑要不要别上家里那把德国剔骨刀来壮胆。
 
    我们逛到童年时一起游过泳的河边,这里如今已变成臭水塘,往来的人很少。沉默了很久,小峰说:“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和她谈恋爱?”
 
    我没敢答。
 
    他权当默认我想知道,于是给我讲了女朋友的身世。
 
    她出生在云南,家里四兄妹,她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哥哥,下面有一弟一妹。父母很看重儿子,总觉得闺女养得再好也是别人家的,再加之贫穷与生计的焦灼,给他们造就了一副一点就炸的臭爆脾气。而这脾气的最大受害者就是二女儿,尽管她学习成绩很好,而且包揽了大多数的家务,但因为她不是儿子,而且做事过于细致导致的慢,使她挨打更多。
 
    高一那一年,高考失利的哥哥要复读,为了省钱,停了她的学。父亲说:“女娃儿读高中,在村里你是特例,好歹也算赚了一年,还是早点去打工吧!给家里也分担点负担!”
 
    她哭着进城到一家饭馆洗碗。饭馆老板的儿子读初中,经常被作业逼得咬笔头翻白眼,老板夫妻只这么个独苗,但因为自己读书太少,只能跟着抓耳挠腮扯指头,没有办法。而这时,渴望读书且成绩不错的女友就帮上了忙,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耐心地帮助那位小弟弟,让他从厌学变成了好学,令人惊奇地考入了高中。
 
    之后三年,在饭馆老板的资助下,她陪小弟弟读完高中。又陪小弟弟参加高考,居然考上了重点大学。这个消息,对别人来说是好消息,对她而言,却是坏消息。还有什么比给一个绝望者一星半点无法实现的希望更残忍的事吗?像给干在岸上的鱼一口唾沫。
 
    饭馆老板替她找了媒体,那一年政府针对贫困大学生帮扶力度加大,她正好成为典型案例,靠着社会救助和贷款以及毫无争议的奖学金,居然就一路挣扎着走了过来。
 
    这样的女孩子,像山中没人看到却独自努力开放着的花,难道不值得让人关心让人爱吗?你看到的,是她的衣物和外在,而我看到的,是她不屈服于命运的顽强和事事都替别人考虑的善良。我相信与她在一起,我能得到幸福。我希望你不要在不了解别人的情况下妄下断语,每一棵小草,都有不为人知的传奇,在你不知道它所经历的一切时,不要凭表面去评价别人,更不要用一知半解的表象,去嘲笑和否定别人的选择!
 
    小峰的语气并不重,但却让我有喘不过气来,我生平第一次有了以自己口舌为耻的感觉。
 
    事后多年,小峰和他的女朋友,用事实继续教育我。他们结婚后,女孩开店做生意,用一己之力支持小峰绘画的理想,小峰在长达二十年几乎无收益的坚持中,终于成为一个被画廊和藏家认可的画家。两人生了一儿一女,相敬如宾地令许多当初质疑过他们的人后悔,而其中最感脸红的,就是我。
 
    2017年2月15日于成都天涯石.籍园
 
更多文章,扫关:
 

每一棵小草都有你不知道的传奇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