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乐观的眼光有多重要?

乐观的眼光有多重要?

乐观的眼光有多重要?

    前段时间回老家,听到很多故人的新事,其中尤以两个80年代初出生的朋友的人生进程,让我感触良多。

    两人年纪相当,在同一场考试中被录用到一家市级媒体,我当时在那家媒体当小头目,考卷是我出的也是我评的,甚至连监考都是我一专多能兼下来的。我是从五十多个报名者中把她们选出来的。两人刚从学校毕业,都喜欢谢霆锋任贤齐,一说起来就口水嘀哒一脸花痴相,都是如假包换的80后少女,那时,正是千僖年到来之际,社会上不断有质疑80后的声音,就像现在刚刚踏入社会的90后所面对的那样。很多人将他们看不习惯的东西,当成不好。

    两位小姑娘,姑且称她们为A和B。两人身上有很多80后的共同特征,爱好相近,专业相近,家世背景相近,连刚踏入社会时的青涩笨拙,与动辄就会把事情看得粉花乱飞的少女心,都相似。

    当然,两个人也有不同点。比如身材,小A胖,小B瘦。而比身材更明显的差异,则是两人在对问题的着眼点上,小A更积极乐观,小B则消极和悲观一些。比如,拿到半瓶水,小B会感叹只剩半瓶了,而小A则会高兴地说“还有半瓶!”这样的状态,几乎贯穿于我们共事时所面临的几乎所有可能引起争议的问题。比如某个有难度的报道题材,比如某一个几乎绝望的创收方案。小A总是乐观地从不可能中去寻找可能,而小B则相反。面对困难,小A永远在寻找方法,永远在说“我们还可不可以这样?”而小B则永远在抱怨是某人给我们使绊子。两人看问题的态度与思考问题的方法,常常取得截然不同的结果。而我作为她们的上级,最终就爱把重活累活派给小A,遇到问题也总爱找小A商量。这让小B很失落,认为不重视她。而我也没办法,因为如果把重活累活派给她,她毫无疑问地会认为是偏心,而心存怨意。想听她的意见也不大可能,因为和她商量问题,除了让原本就困难的问题抹上更深的绝望色彩,便再无别的用处。除非你想让这件事办不成,并为之找一个可以宽慰自己的理由。

    总之,两个人,一个乐观、一个悲观。遇到问题,一个人在找解决办法,另一个在找逃避的理由。

    之后,我就离开了。在间隔的十七八年里,偶尔会听到两个小家伙的传闻,这些新闻断断续续告知我两人的状况——小A在媒体呆了两年之后,深感传统媒体前景不妙,于是抓紧自习参加公考,并最终被录用,在媒体同伴们不可理喻的眼神目送下去乡下当了乡村干部;

    而小B则认定传媒,在那里坚守了十多年。这期间,两人都安了家。小A很快当了妈妈,并乐享琐碎平常的家庭生活。小B则以“生活在别处”的心态,永远与自己拥有的东西为敌的状态,经历了两场不亚于热门电视剧般热闹的婚姻。

    最新的信息是春节期间得到的。小A目前已是一个有数万人口老城区的街道办负责人,虽然累得消瘦了,但精神状态不错。事业家庭都顺利而平和地向前发展着。作为一个80后女性干部,她的事业,在可预见的范围内还会有显而易见的进步空间。

    小B则在春节前辞了职,原因是之前单位在不景气的状态下开始分流人员,而恰在这时,一家市级机关急需用有媒体经验和写作能力的人,到她们单位来借,领导考虑到那家单位所涉及业务宽广,有大量资源可以利用,而且可以建立比较好的人脉关系,于是就将人到中年在职场已不好竞争的小B推荐了去。而这个时候,小B一向不乐观的看问题眼光,开始发挥作用,她认为这场借调,是一个坑。怀着这种心情到新单位上班,工作态度和心态,可想而知。最终,机关以不遵守劳动纪律为名,将其退回原单位。原单位领导在上级机关面前失了面子,更是要批评和教育她。而这恰好印证了此前她将此事看成一个阴谋的所有想象。于是怒而辞职,并且把所有此前相处很好的同伴一一拉黑。连我这个远在另一个城市且被她一直尊为老师的都没放过。

    这就是两个小伙伴的人生路径。虽然现在说谁好谁不好,还为时过早,但谁更幸福安详,大家自有判断。但好在人生只过了上半场,一切都还不算晚。但可以肯定地说:乐观者会珍惜剩下的下一半,而悲观者会哀叹逝去的上一半。一切,都取决于看待问题的眼光。

    但愿我猜得不对。

    2017年2月7日于成都天涯石


欢迎扫关:

乐观的眼光有多重要?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