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大嘴村》连载(二十五·大结局)

《大嘴村》连载(二十五·大结局)

25、脚下的大地开始颤动

从黑暗浊臭的牢屋里出来,晒场已接近天堂了。舒爽的夜风抚摸着我的皮肤和伤口,像母亲的嘴唇那样的温柔。空气蓝蓝的,四面大山黑黝黝的身影顶上,是一片碧蓝如水的天空。天空中星星们相互拥挤着,像是从井口往下窥探的孩子们的眼睛,忽闪着好奇的光亮。

这本来是个静美的夜晚。血腥和丑恶与它应该没有丝毫的关联。但在这样的夜光下,村民们正忙着往柴堆上搬柴,要把几个月来为他们担惊受怕的人送到另一个世界。

在人群中,我看到妹头和她的妈妈。她们手中抱着一小捆柴,柴的中间夹着一朵野花。

她们低着头不敢看我,我也闭着眼睛,把眼睛里一直转着的那滴泪水挤出身体之外。

那朵不起眼的小野花,算是她们对我最后的怀念和依恋了。也许在这熊熊烈火中,它能让我感受到一丝丝儿的解脱。

喳啦氏在一旁监视着每个人的行动。她用眼睛逼视着每一个从焰刑架下走过的村民,想从他们的神情中,找出一丝丝儿同情和怜悯,然后据此揪出下一个反叛者来。

但村民们的表现让她很失望。人们木然地从焰刑架下走过,呆板得像一根根会移动的木柴,没有一丁点人的气息。这其实就是她最想要的——世界上只有东西最听话!这是村长最爱说的一句话。他叹息得最多的也是这一点,尽管已付出了那么多努力,他的村民至今仍然只是人,而不是东西。

每个人放下手中的木柴,然后静静地离开。最后一个放柴的是哑子,我看见他的眼中有一星点闪亮的东西。

人走尽了,喳啦氏她们检查完绳索,也走了。他们要回家好好饱餐一顿,然后攒足精神来看明天早晨的好戏。

空气中有一股好闻的酒肉气息。这种味道是大嘴村不常有的,故而传得很远。

我的肚子咕咕地响了一声。

这时的我特别瞧不起自己,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想着好吃的东西。

这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这时,我的手脚冰凉,绳子捆绑的地方已再感觉不到疼痛。我知道,这已是痛的最高形式了,是一种麻木和坏死的感觉。

草丛中的虫们并不理会我此刻的心情,依旧欢快而放肆地唱着歌。

远处,被星星挤到天边上的一牙月亮像把锋利而冰冷的弯刀,在慢慢地切割天空,一点点将夜的衣裙切开,露出黎明灿烂而红的肌肤来。

我害怕朝阳来临又渴望它的来临。

像对生命已经无能为力的老牛,我只有静等着命中注定的那把刀子,重重地挥向我的头顶。

在这一刻来临之前,令我最痛苦最伤感的,是老天爷对我的不公,为什么让我独自承受本该是由一个族群承担的苦难?为什么本来可以躲开和避过的灾祸,会成为我遭受残酷折磨的原因?

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不幸生在大嘴村?

我为什么会生在大嘴村?

大嘴村的人们前世究竟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孽,要遭受这样的折磨与惩罚?

大嘴村,世上为什么还有你这样邪恶而苦难的地方?

太阳,快出来吧!用你的光和热量烘烤我焚烧我吧!

让我连同这丑恶的焰刑架以及我所憎恶的人和事都通通化为一股毒焰吧!

我要升腾,我要变形,要离开这可恶而可悲的世界!

我要以轻烟的姿态,上升到我从未到过的云天高度,看着脚下这块丑陋的大石头,静静地沉入到深渊之中去。

我的头脑中不断狂乱地响着各式各样的嘶吼和喧嚣。仿佛有一千个或更多的我在里面拥挤挣扎和咆哮,相互冲撞着踩踏着挤压着在争抢着出口……

然而,他们惟一的出口也即是我的嘴已被喳啦氏的裹脚布牢牢地堵住了,他们出不去,只能在里面相互倾轧碰撞,一时之间,混乱不堪,纷纷扬扬……

我的头脑像是一座拥挤的赛马场,任千万匹不守规则的马在里面相互冲撞……

太乱了,实在是太乱了!

我忍不住摇摇头,想摆脱眼前这幅混乱不堪的乱景。

这根本不管用,这不是摇摇就能够解决的,除非把它割掉。

当一个人生不如死的时候,死其实一点都不可怕,甚至还会成为一种期待和向往。

我此刻便有这样的感觉。

这时候,从很远的地层深处传来一阵清脆的炸响。这声音像隔着厚厚的被子听到的一声惊雷,沉闷而撕心裂肺。

我知道,我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我很激动,那件事终于发生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声炸响的时候,我的心竟莫名的有一种狂喜。

这实在太不可理喻了,我一直担心忧虑绝望的结果,竟然那样令我欣喜若狂。

我所狂喜的,是自己的预言终于应验了吗?不,这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那是因为自己不再受焰刑的摧残吗?也不全是。我不否认自己对焰刑的恐惧,但这并不代表我就不害怕跌进悬崖被乱石砸成肉泥。

那我为什么欣喜?

为什么欣喜的时候,我的眼泪却忍不住往外喷涌?

这时,脚下的大地开始颤动,天空好像正在倾斜,村子里所有的房子,静静地向另一个方向偏移。

除了第一声巨响之外,便再没有别的声音,连先前嘶叫着的虫子们,似乎也屏声静气地在等待着什么。

这一切,与我梦中的景象完全不同。天空和东南西北峰正静静地往后退去,没有一点声音。

我知道,我和大嘴村正以飞的速度向舍身崖的底部坠落。我眼前所看的一切,将是世界留给我最后的影像……

太阳,像一滴刚刚挤出伤口的血,鲜艳而明亮地从东边天空疾速飞过,消隐在山峰的背后……

  尾声

我以为那一滴鲜血样的太阳是我看到的最后一眼世界……

但不是,我还看到了你,我的朋友,一个和我相同职业却有着不同命运的药匠。是我背上的焰刑架救了我,它本来是为了结束我的性命而制造的。

我的妹头和她妈妈,以及那个让我恨之入骨又逃脱不掉的大嘴村,还有那些让我说不出是爱还是恨的乡亲们,他们却不在了。

也许是为了准备焰刑搬柴禾使他们太累了,他们都睡得太香,而不能像我一样眼睛不眨地看着悲剧在眼前发生。这对他们也许是幸运的,却又是我的最大不幸。

我因为这场大灾难而脱离了焰刑之苦。但接下来,我将面对的是更可怕的刑罚——孤独。从现在起,我将独自一个人生活,看着孤独像蚂蚁和蛆虫那样一点点吞噬我分化我蚕食我,将我变成一堆又黑又臭的粪土。

你说让我跟你走?不!这不行,我不知道你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而且也不知道我自己到那里能不能适应。我更不知道在没有村长的呵斥下我该怎么生活?还有,我的妹头和妻子,她们也许正在某个大石头下苦苦等我。

总之,有一千个甚至更多的理由使我不能跟你走,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救了我的命,还听我絮絮叨叨讲了这么多心里话,我已经很感激了。

现在,我的体力也恢复了,也该去寻找大嘴村了,既然我都能活下来,我想应该还会有人。

谢谢你的药,谢谢你的米饭,还有你的聆听。这些都是我见过的最好东西,够我在余下的日子里回味。

我得走了,沿着这条小溪往前走,三天,五天;三月五月,甚至更长时间。

我会找到亲人们!哪怕是她们的遗体。

我会带着她们,远离大嘴村,到一个连做梦也梦不到它的地方。

祝福我吧!

我也祝福你,亲爱的朋友。

(完)

2006年7月31日初稿

2006年12月1日二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