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粉红发廊》连载(二十四)

《粉红发廊》连载(二十四)

24、老天爷与她有仇

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秋蓉出事了。如她早些时候说的那样,仿佛老天爷与她有仇,总不喜欢让她过上安生的日子,只要她稍稍过上两天安生日子,就不知道又会生出些什么麻烦来。

这天大清早,她还在被窝里睡觉,戚叔从家里溜出来为她做早餐。她闻见锅里散发出煎蛋的气息,知道戚叔又在为她做她最爱吃的煎蛋面,于是吞了吞口水,继续睡。她喜欢戚叔做好早餐后端到她床边,然后轻声唤她醒来。这种感觉让她心里暖洋洋的想流泪。

这时,外面响起敲门声,估计是查天然气表的,她没理,反正戚叔会开门。

门开了,一声尖利的嚎叫传来,接下来便是一阵疯狂的碎响。

秋蓉正要起身看个究竟,一个女人已扑到床前,一把薅住她的头发,将她拖下床来。

她感觉自己的头顶一阵剧痛,接下来,拳头像捣蒜一样落了下来,在她的头上,脸上和身上捣出一阵闷响。

这时,戚叔冲进门来,将女人拦腰抱住。秋蓉这才看清,打她的人是徐阿姨。

徐阿姨的手被戚叔抱住了,就用脚踢她。她在地上滚了一圈,逃出对方脚的袭击范围,一口吐出口中的血水,问:徐阿姨,你疯了?

我疯了?瞎了你这个臭婊子的眼,居然敢来勾引我的老公。今天老娘要剥了你的皮,你这个不要脸的烂婊子!

你老公?戚叔?

戚叔躲在徐阿姨背后,脸色绯红,低着头不说话。

徐阿姨本是来找秋蓉一起出去推销灵塔的,不想在秋蓉家里却遇到自己的老公,这老家伙居然穿着围裙正在做家务。

连傻子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戚叔用力抱着徐阿姨,小声说:别吵,别吵,有话好好说。

徐阿姨的气更不打一处来,她拼命挣扎着,尖叫着:我就是要吵!就是要喊!就是要让所有人听见你们这对狗男女究竟干了些什么!

徐阿姨不当铁姑娘已多年了,但铁姑娘的劲头和风范却一点都不减。戚叔很快就支持不住,被她挣脱了手。

从戚叔手中挣脱的徐阿姨心中想的惟一一件事就是如何让她的敌人秋蓉更难受,更难堪。

她一把扯住秋蓉睡衣的衣领。

秋蓉知道她想做什么。女人恨另一个女人,最本能地就是想剥光她的衣服。她于是死死地护住自己的衣领。

徐阿姨的手像铁钳一样将她的手掰开。虽然多年前她也做过农活,但比之于与铁疙瘩打了大半辈子交道,且被愤怒激励着的铁姑娘,她实在不是对手。

她的手被一点点地掰开。

衣服在一声绝望的破裂声中变得粉碎。

徐阿姨继续扩大战果。

原本薄而脆弱的衣服就像是野猪脚下的蜘蛛网一样不堪一击。

很快,她的乳房剥露了出来,白而饱满像刚剥开壳的鲜荔枝。

那一对鲜活而富有弹性的尤物深深刺激了徐阿姨。她想象得出,这两个可爱得让她愤恨的东西,正是她家那个老不正径的家伙的迷魂药,把这个老家伙麻醉得云里雾里不知自己在干什么。

她想象得出,那个老东西在这一对嫩东西面前目光发直垂涎欲滴的样子。

这使她的怒火之中又加入了炸药。

她伸出一只手,将尖尖的指甲向那两团嫩白的肉,狠狠地抓下去。

她感受自己的手指像触到了豆腐一般,软而光滑。指甲在不知不觉中已深深插入到肉之中。

她的牙痒痒的,肆意搓揉着撕扯着,像一只饥饿的鹰疯狂地蹂躏爪子下失去抵抗力的小鸡。

秋蓉惨叫着,无力地伸出手来抵挡。但每一声惨叫和抵挡,都像往火里面喷汽油,引发的是进一步的狂暴和震怒。

戚叔想扑上来,但因为房间太小,被徐阿姨的身子一挤,只有在她身后徒然地拉扯几下,像一只猴子想阻止一头暴怒的熊!

徐阿姨抓完胸口不过瘾,决定加大打击的面,她将铁钳一样的手向秋蓉的内裤伸去。

秋蓉已失去抵抗能力,徒然地蜷着身子,用双手死死护住自己身上最后那一小块布。

徐阿姨拼命撕扯着她的内裤。

秋蓉这三十几年没少经历这样的场面。但对手都是被性欲激得眼红的公牛样的男人。被女人撕扯内裤还是第一次,但这一次的羞辱和痛苦感觉却是前所未有的。

她拼命想掰开徐阿姨的手,像试图掰开鹰爪的兔子。

徐阿姨一只手掰她的手,一只手用力往后扯着,把网状的内裤扯成一条细绳。

绳越来越细,最终啪的一声断了。

徐阿姨将内裤往后一扔,并没有停手的意思,她的下一个目标,是秋蓉的阴毛,她想把它们像内裤一样从她身上剥扯下去。

秋蓉知道她的意图,死死地用手护住自己的下体,努力扭过身子趴到地上。徐阿姨擒着她的脚,想把她翻转过来。其间恶狠狠地用脚踹她的屁股和阴部。

戚叔也看出她想干什么。

他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徐阿姨用尽吃奶的力气,已将秋蓉的身子拖离地面,眼见着就要翻过来了。

秋蓉像知道未日来临的猪和羊一样,再也无力抵抗了。她知道,面对这不可能更改的结果,挣扎除了更难受之外便再没有别的用处了。

她闭上眼睛,等着徐阿姨最后的一击。

这时,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声空洞的脆响。

所有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徐阿姨像一头巨熊,软软地倒在她身旁。

她的身后,戚叔手里捏着半个花瓶,像泥塑一样呆呆的望着前方。

在戚叔身后,是玲娃子惊愕而惶恐的眼睛。

再没有比这更让秋蓉更感到害怕和绝望的了。她觉得世界在一声破裂声中化为碎片,她仅有的那一丁点令她活下去的希望破灭了。

她的眼前一黑,所有令她不愉快的事便被拦在身体外面,并离她很远很远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