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粉红发廊》连载(二十七)

《粉红发廊》连载(二十七)

 27、叶子,我爱你!

官司是缓慢而沉闷的。

经过几次沸沸扬扬的开庭,连媒体都关注得有点疲劳的时候,法院依然没宣判。事情似乎陷入到了一种僵持的状态,双方提供的证据和说出的理由都不足以让法官们下定宣判的决心。

这种悬而未决的感觉让徐阿姨和秋蓉都感到挺难受。特别是每次开庭前在法庭走廊里碰面时,徐阿姨都很激动,她把自己能想出来的恶毒咒骂都喷射出来,向秋蓉喷去。她想不通,这个该死的抢她老公的坏女人为什么还敢到法庭来与自己面对?她更想不通的是,面对这样的女人,法院不仅不对她进行惩罚,反而让她与自己平等地坐在一起理论。这太让她感到不可思议了,换成以往,这该死的女人早该拖去浸猪笼了,最不济也该剃掉她半个脑袋的头发,让她挂着一串破鞋去游街!

她的愤怒虽然不断受到法官制止,但还是让秋蓉感到害怕。有几次,徐阿姨甚至从原告席上冲下来,要对秋蓉动手。虽然众人拉住她了,但她狂怒的表情仍让秋蓉感到恐惧。

小杨儿看秋蓉快挺不住了,一挽袖子把叶子和林芳等人拉上,要去给秋蓉助阵打气。叶子虽然有点心疼关店半天的损失,但想着秋蓉像只小猫那样在狮子一样的徐阿姨面前瑟瑟发抖的样子,还是答应了。

虽然姐妹们的出场对官司并没有实质性的帮助,但对秋蓉的心理却起到了很好的安慰作用。坐在被告席上,也不再感到空落落的了。徐阿姨一旦要开骂,小杨儿的尖叫声马上就会冒出来抵挡。虽然常遭到法官警告,小杨儿伸伸舌头做个鬼脸假装安静一阵,又算混过去了。

有了姐妹们的声援,秋蓉心理上稍稍好受些。虽然社会舆论总体上是支持徐阿姨声讨她的,但只要不看电视不看报纸,那些舆论对她就起不了什么作用。她更在意的是身边人们对她的态度。她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她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但这一切并不是她所能决定的,从头至尾,她都有一种被人推着不知所措的感觉。好在有几个不辨是非的朋友在她身边,要不然,她可能真的撑不下去了。对她来说,每上一次法庭每面对一次媒体每碰到一个对此事有看法的路人,都无异于剥掉一层皮。

但这官司像她所遇到过的所有烦心事一样,总如用针挑土一样进展缓慢。这使得痛感像抽丝剥茧一样扯得她生生的痛。

她觉得这可能就是她的命吧!命中注定的事,躲无可躲。

和她有相同感觉的还有叶子。在她和小杨儿为秋蓉助阵的那天,她意外地与自己的命运做了一次大碰撞。在出法庭的时候,她被正巧来办事的小孟看到,小孟鬼使神差地跟踪她来到发廊门外。

小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踪叶子。可能是今天的叶子与往日有太多的不同。往日他们见面,总是通过电话联系。每一次,叶子都穿着淑女装,头发很清纯地披在肩上。脸上薄施淡妆,既好看,又不浮华。让人感觉像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生。叶子喜欢这样的自己,小孟也喜欢。

但今天的叶子穿着一件看起来很骚包的粉红皮衣,黑色皮裤套一双粉红的软皮靴子。头发高高的盘着,亮出白而细的脖子。脸上和眼上涂着腮红和眼影,睫毛被睫毛膏涂得支棱着指向前方,几乎完全变了一个人。

小孟本来没认出她。只远远看见几个红红绿绿的时尚女人叽叽喳喳地从前方走过。

他不敢抬头看。因为以往他专注地看过城里女孩,被人骂过老土。

但她的声音还是被他听出来了。循着声音,她仔细看,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影子呈现在他眼前。

他最初没有把她当成叶子。只是觉得看到她与叶子某些地方有相似之处,感觉很亲切,于是不自觉地跟着走了一程。他和叶子已经有些日子不见面了,他有点想看她。

他就被自己的感觉指挥着悄悄跟在女人们身后,看她们妖艳而美丽的背景;听她们发出的笑语声。

越走,他越觉得这个女人像叶子。而当她们拉开卷帘门进到发廊里时,他看到门上挂着的招牌上写着:“叶子发廊。”以他当新闻记者的生活常识,不用细想已基本明白是怎么样一回事了。

这时的小孟心情很复杂,身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破碎了一样,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在他体内突然充满一种五味杂陈的奇怪感觉。

这其中,苦味来自于清纯偶像被突然打碎的痛苦;酸味来自于几年来叶子资助他读书的谜底被打开;在这两种味之外,还有一种若隐若现的甜味,不是特别强烈,但却是在一点一点地升温和加热,并逐渐将酸和苦的味道挤了出去——一直存在于叶子和他之间的那道无形的墙似乎也在这天下午土崩瓦解了。他原本以为叶子和他之间存在的鸿沟,其实并不存在。叶子和他一样,都是社会最底层几乎被忽略和忘却的人;叶子并不像她自己所装扮的那样强大。她也需要有人呵护和爱,而这个人就是我——此前一直觉得没有资格不敢爱她的小孟。

回想着多少次他们四目相对欲言又止的情景,他的眼泪一下子模糊了双眼。

“叶子发廊”的招牌,在眼泪中一下子变成一片混乱色彩。

他觉得自己应该见见叶子,把他心里的话一古脑儿全抖出来。于是鼓鼓气,拿出手机,哆嗦着按下一串信息:叶子,我要见你,有话对你说!

很快,电话里跳出几个欢快的字:好啊!今晚七点,河边!

小孟把眼泪一擦,高兴地往家里跑去。在距离七点这两个小时里,他洗了澡,换了干净衣服,刮了脸,买了鲜花并且胡乱地扒了一碗方便面,出门前特意刷了牙。这是他每一次见叶子前例行要做的事,今天做得特别仔细。他预感到今晚也许有特别的事会发生。

叶子像以往一样准时,梳着以往的发型,穿着以往的衣服,一脸以往的清澈笑容。这让小孟感觉下午遇到的也许不是她。原先想好的许多话,突然卡在嘴边说不出来了。

还是聊工作开始。聊身体聊同事聊见到听到的奇闻。他们并肩往前走时,凉丝丝的风轻轻地把叶子身上好闻的茉莉花香水轻轻地送过来,挠得他的鼻子和心情一阵阵发痒。

冬日的河边人迹罕至,以往树丛边卿卿我我的情侣们早躲在暖和地方去了,只留下掉光叶子的柳树很干瘪地在风中发抖。

在河道拐弯的一处平地上,叶子突然站住,问:你不是说有话要说么?

……

小孟的血一阵上涌,脸一下子变得滚烫。

河堤上的路灯光很微弱,但仍然能看出他脸色的剧变。叶子从这些变化中,已隐隐感觉出了些什么。

叶子经历了很多男女之事,但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她和很多男人有过性行为,但从没有和一个男人接过吻。

但她想知道,发自内心爱一个人和被一个人爱是什么样的滋味?小孟急剧上升的体温和木讷的语言让她有一种预感:一切都在逼近一个临界点,像用力拼命吹一个气球,气球越大,它爆炸的紧迫感就越强。而爆炸之前那一刻的沉默,也就越令人难受。

她的心已疯跳得像一只吃了辣椒的耗子,在她的体内冲撞着,奔突着,似乎在寻找一个出口。

此刻,小孟的心也像另一只老鼠样疯跳着、撞击着。以一副人肉炸弹按响引爆按钮一样的姿态,他终于将心中压抑了很久的一句话说了出来:

叶子!我爱你!

这是叶子预料的,也是意料之外的。她被突如其来的幸福感震得有些晕了,周围空气的温度正在急剧上升,耳朵滚烫得像要熟了一般。

她本能地想表现出一点响应,但又怕自己的反应吓坏胆小的小孟。她如果表示接受,会不会显得不够矜持,太过于迫不及待了?这让她多少有些没面子。

而如果她稍稍有半点的迟疑和犹豫,又怕惊吓到小孟,使他那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一下子灰飞烟灭。

四目相对,彼此眼中都看到星星点点的火光。

小孟很拘谨,但很执着,他鼓足一口气,拉住叶子的手,一股透心彻骨的凉意激起他他产生想把它捂热的愿望。

他用两只手将叶子的双手合在一起,感觉叶子的手在轻轻的颤栗。

叶子闭上眼睛,幸福地享受这份安详而温暖的感觉。为了这一瞬间的温暖,她已经等了好多年了。

他们就这样四手相握地站在江边,一直到东方发白,太阳像刚打破的鲜鸡蛋那样从东方的天幕上浸出来,把世界浸上一层鲜艳的新红。

这将是今年冬天最难得的一个晴天,既温暖,又干净。

叶子倚在小孟的肩上,轻声问:你……会不会……后悔?

小孟咬咬牙,坚定的说:无论今后我们遇上多么艰难多么痛苦的局面,我都坚决不后悔!

真的?

真的!

哪怕是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以前都干过什么之后?

是的!无论你是干什么的,你以前干过什么!

包括……

包括!

小孟坚定的样子让叶子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受,她觉得这样有些委曲小孟,她想说:“小孟,我配不上你。”但话到嘴边又实在出不了口,因为她实在不想让小孟离开自己。

东边的天空越来越明亮。灿烂的阳光和洁净的天空足以让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敞亮起来,包括叶子的心情。

她紧紧握住小孟的手说: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一定要告诉我!

小孟脸胀得通红说:不会!就是杀了我,也不会!

叶子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害怕他再说出什么让她不愿意听到的话来。

小孟拉着她的手,轻轻吻了一下。见她没有制止,就轻轻地向她的嘴唇侵了过去。

叶子闭上眼睛,静等那渴望已久的幸福降临。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