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粉红发廊》连载(三十一)大结局

《粉红发廊》连载(三十一)大结局

 31、大结局

就在秋蓉离开的第三天,小魏出事了。她跟着一个年轻客人出去,从此再没有回来。三天后,叶子正在为店里缺人手而大为光火的时候,电视新闻报道,在郊外的一间出租屋里发现一具女尸。林芳尖叫一声:是小魏。

叶子也看清了,是小魏,她身上穿的衣服是和叶子一道去买的,她认得。

叶子马上叫林芳把卷帘门拉下来。她仿佛已感觉警察正开着警车风一般向这时赶过来。

她的腿有些发麻,心脏像一台赛摩的发动机一样狂乱地震动着。

一个大活人,一个昨天还活蹦乱跳盘算着这一次出台之后就回家,从此不再出来的女人;一个早已为老公买好了衣服和烟酒,准备回家过日子的女人,突然就像一个肥皂泡那样的消失了。

几年来,在发廊里,她看过太多的人来来往往。包括不久前死去的小江,以及那些从外面飘然而来又飘然而去的女人们,都没有给她留下太深刻的印象。而惟独小魏,让她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感觉。

也许和她一样都是沉浸在爱情之中的人,她和小魏在很多事情上的看法和想法都一致,小杨儿一直说她们穿连裆裤,叶子和小魏只是笑,因为她们身上的确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她们俩都沉浸在柔情蜜意的爱情中。两个人都喜欢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她们的想法,大多被林芳和秋蓉嗤之为不切实际。叶子早年写过诗,骨子里多少有些文艺气息,而小魏没事总爱拿支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神秘兮兮的不给人看。

两个女人喜爱看的电视和喜欢的衣服款式都相近,爱吃的东西味道也很接近。因此一起上街的时间也比别人多得多,说的话也比别人多。

叶子知道,小魏正掰着手指头算日子,她在本子上写的,是每天挣的钱,以及家里所欠的账目,还有就是对老公的思念。尽管她每晚十二点之后都会给老公打1分钟的电话,但她觉得这远远不够,她想把对老公的思念原原本本记下来,到回家那天,一页一页地念给他听。

叶子清楚地记得,小魏出事前的那天晚上,她们一起吃夜宵的情景:就着两杯热啤酒和一盘烧烤,两个人聊得很开心。叶子讲自己和小孟的婚期准备情况,过年之后的打算和想法。小魏听了之后,羡慕得啧啧的,在替叶子高兴之余,悄悄地告诉她:家里的债马上就还完了,再在这里呆两天,买点过年的东西,趁着车票还没涨价,早早地回去。

这天夜里,两个女人喝了很多酒,晕晕乎乎说了很多话。叶子甚至给小魏讲了与小孟的初吻,说当时小魏的脸吓得惨白,两片嘴唇像结了冰一般,既冷且硬。

小魏也讲了自己的初吻,发现初吻的男人们有极为相似的憨和笨,于是就开心的笑了起来。

那天的笑声传得很远,直到几天后仍在叶子的耳朵里盘旋。

叶子想:如果早知道是这么一回事,她那天晚上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小魏出台的!如果那样的话,今天小魏已背上给老公买的烟和酒,还有那些记录她朝思暮想的文字回家了。今天的天气很好,冬日少有的一个暖阳映照着,正适合回家。

而如今,这些东西静静地躺在发廊的一角,让人忍不住伤心。

在片刻的痛苦之后,叶子冷静下来。她知道出了人命,警方一定会查到店里来。这样的话,这家小店原本做的见不得人的生意就会曝光,而她也可能受到追究。虽然很多人都在做这种事,但人家没有出人命案,也就属于可追究可不追究的。而她的小店出了这事,看来是在劫难逃了。

如果这样的话,她和小孟的婚事,以及想起来还算美好的未来肯定会像一块被子弹击中的挡风玻璃那样崩得粉碎。这是她不愿看到,更不愿接受的。

在头脑空白了片刻之后,她做出决定,得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能走多远走多远,先出去暂避一段时间再说。她看过很多人,无论是借了别人的钱还是打架伤了人,都选用这招,出去躲上小半年又回来。到时,说不定警察已忘了这事,一切又从头开始。

她从皮包里掏出300元钱递给林芳说:你把这些东西给小魏送回家去。你去过那个地方,知道路……让小魏的心意……回她老公那里。不要告诉他……她已经死了……唉!

叶子说这些话时,胸闷得像压了块石头。几句话说完,已有些喘不过气来。

林芳本来不太愿意。但想着小魏平时伏在小桌上一个字一个字写信的样子,忍不住眼泪刷地落下来。接过钱,点点头说:放心,我一定送到。

林芳把小魏早已捆绑好的提包扛起来,出门打的直奔车站而去。

店里只剩下叶子一个人了。阳光从店门外射进来,把她的眼睛射得生生的痛。她回身想收拾点什么,但环顾整个发廊,一台旧彩电,几张破沙发,一张连理发剪也没有的梳妆台,一个旧电炒锅、几张按摩床和污渍斑斑的枕头……

这就是发廊的所有东西,与几个女人一道,构成一个世界,一个叶子几年来沉迷其中难以望到尽头的世界。如今,女人们不在了,一切便都已经不存在了,留下的这些死物,一钱不值。

叶子回想当年自己像被人抽了魂似的从发廊门口走过的情景,发廊门口那两个漆黑的字“招聘”把她引进门来。五年时间眨眼就过去了,这五年里,我看了很多事情也亲身经历了许多事情,她曾经为自己设想了不下于一千种的离开方式,而此时,以这种近乎于逃难式的方式离开,却是她没有想到过的。

她想带走点什么,但又什么都不想带。这五年时光对她来说仿佛是做了一场梦,她想留点什么来作为经历这场梦的证据。但又怕留下的东西,勾起她心中的隐伤。

最终她决定什么也不带,出门将卷帘门锁上。这时,远远的拐子骑着儿童自行车过来,看见她,一笑说:叶子姐,今天不开门?又去逛街?

叶子把手上的卷帘门钥匙交给他,说:拐子,你把这钥匙拿去交给街道办刘主任,让她把押金给你,另外,屋里的东西都给你了,要卖要用都随你。

拐子不解地看着她说:你这是……

我还有事……我去结婚了……旅行!

叶子觉得自己没必要骗拐子,但嘴上却还是忍不住拐了个弯,对他说了一半实话。

拐子的脸上顿时愁容满面。他带着哭腔说:你们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走了……

叶子本想说句我们还会回来之类的话安慰安慰他,但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再不会回来了。

叶子叫上一辆出租,上车。

拐子和他背后的叶子发廊,以及周围熟悉的街景,像淋了雨的水彩画一样消融、混乱,直至消失。

在火车站,她将银行账户上的钱转存到新开的账户上,账户是以她的本名开的,她觉得这个名字非常非常陌生。

她用公用电话给小孟打了电话,说自己要回老家去办些事情,让他一定等自己回来。

小孟虽然觉得很意外,但仍然令她放心地说:一定!

几天后,林芳从小魏的老家回来,她把东西交到天生手中,赶在自己眼泪冲出眼眶之前就逃了,留下还没反应过味来的天生站在那里发呆。

在回来的路上,她已打好主意,等回到家,一定给天生写一封信,把这个不敢当面告诉他的噩耗报告给他。

回城后她没敢往发廊去,在新买的二手房里呆了两个月,直到电视上报道说杀死小魏的凶手已经被抓住了,才又打算出门去找点事做。

她小心翼翼地出门,到叶子发廊去看看。发廊的店面,已租给一家专为人办理丧事的联络处,屋子正中央放着各种纸房子纸冰箱和童男童女,一点都看不出当日她熟悉的痕迹……

店门口挂着一个大大的花圈,让人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远处,别的几家发廊里,时不时闪过一两个女人妖艳或慵懒的身影……

(完)

终于发完了,谢谢您一路跟随到此。如果方便的话,请跟帖写下您看这部小说的感想,这对于我今后的创作有很重要的意义。谢谢!

推荐 0